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混世王 > 第六百七十章 冲杀
    夜色朦胧,距离还是很远,秦厉看的不是很清楚,但还是看到山下黑压压的全都是人,人喊马劄,一片厮杀之声。

    乖乖隆地咚!余大猷和黄天只率领着八百人,看到的人要比八百人多的很多。

    他娘的!狄道的匪盗憋了这么长时间,今日总算是出动了。秦厉越来越明白,这群狄道的乱匪绝对是一帮有目的而来的人。他们完全为了龙脉。

    此时来不及多想了,手里提着风火游龙棍飞奔而下。很快到了山下,定睛细看,哪里能看到自己人的影子。外面有很多是骑着马的悍匪。悍匪每人手里一把砍刀,有的是一柄细长的刀。这种刀秦厉貌似见过,记得和戚继光在一起的时候,戚继光使用的就是这样一把刀。

    对了!倭刀,这他娘的是倭刀呐!日本人用的刀。莫非这里面有倭国人?

    不错,骑在马上的那彪悍匪盗是大明的人,可是在步下行动也非常利落的人,那无疑就是倭国人了。瞧他们的个头,每个人差不多都不会有一米五的样子。日本的小矬子。

    在狄道这地方又出现了日本人。

    秦厉的一双虎眼瞬间便通红了,他娘的!小日本子真是阴魂不散呐。到了啥时候也能看到他们的踪影。竟然跑到狄道打起了龙脉的主意,行!今日我秦厉来了,你们一个也甭想活着离开了。

    他暗暗下了决心,一双愤怒的虎眼在乱哄哄的人群搜寻着自己的队伍。然而让秦厉失望的是哪里能见到自己人的影子?

    山下整个是一个乱斗场。

    完蛋,余大猷和黄天率领的八百私兵被人家全部包围在了里面,怪不得此时他们没有用上用手榴弹呢?怎么办?

    难道我的八百私兵就这样被他们给全部杀死了?这次出来丧失了全部的弟兄和私兵,然后龙脉的宝藏被这群小矬子全部抢走?甭说这样的结果对不起嘉靖皇帝了,便宜了日本小矬子这事就绝对不能干,干了就会天理难容。

    正好有几个骑在马上的彪悍匪盗发现了秦厉,秦厉毫不迟疑的便舞动风火游龙棍,棍带风声,几乎是使用了全身的力气,只是腾空一棍,便是有一名彪悍脑袋被砸了个稀巴烂,落下马去。

    秦厉飞身上马,手中风火游龙棍大开大合,通红着一双眼睛杀入了战团。

    这样的场景以前只是在电影和电视上见到过,不成想今天秦厉便亲自参与其中了。一时间胸膛中的一股热血沸腾不已。杀,全部杀光他们。

    在键马从中穿梭的小矬子日本匪盗发现了秦厉,不由分说便有几个冲了过来。嘴里叽里呱啦的说着,手里的倭刀上下纷飞,恨不得立刻砍下秦厉的脑袋。

    他们是一群穷凶极恶之徒,然而今日遇到的却是秦厉。秦厉看到那日本的小矬子,几乎都陷入了疯狂之态。大明的匪盗也就罢了,这些日本的小矬子更是可恨。在我秦厉手下焉有你们的命在。

    荆楚长剑和丈二棍法的招式轮番施展开,不停的砸到小矬子的身上,立刻便骨断筋折。

    “厉害!这小子厉害!杀死他,杀死他!”更多人的开始叫嚣,更多的人围拢了秦厉。

    秦厉脸色涨红,一双眼睛喷出愤怒无比的火焰。眼前明显被他们杀出了一条血路,沿着这条路一直向人群的正中央杀去。

    余大猷和黄天奉了秦厉的命令一直在山下防守。他们知道,来狄道差不多有二十天了,可是这二十天一直没见到过匪盗的踪影,他们像突然之间从人间蒸发了一样。秦老大这次表面上来狄道剿灭乱匪的,实际上是来挖取龙脉的宝藏。

    显然狄道的乱匪这时候隐藏起来,他们是另有目的。很简单的事情,他们就是冲着龙脉来的。今日龙脉便全部被挖出来了,狄道的乱匪也就应该出现了。

    余大猷虽然表面看是个非常鲁莽的人,但他的心思有时候也是非常细腻的。再加上黄天的辅佐,两人配合的倒是相得益彰,很是默契。他们都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今天晚上狄道的乱匪说不准就会出现呐!

    据各方面的传言,狄道的乱匪有一万多人呐。自己手下却只有八百人,让八百人去对抗一万多悍匪,这可是一件非常凶险的事呐!然而余大猷和黄天非但没有感到半丝的胆怯,相反倒是精神百倍,很是兴奋。

    这样的仗打起来才过瘾呐!

    就在今日晚上,陆炳刚刚上山,两人便做了详细周密的防守。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防守很是周密,但乱匪出现的速度和他们的战力还是让他们一时半会儿不能适应。

    十九个特种兵自然不用说,他们经多见广,跟着秦老大腥风血雨的不知打过多少仗了。面对这样的一群凶悍的匪盗他们兴奋不已,每一个人都是冲锋向前。

    可那八百私兵刚开始的时候却是有些手忙脚乱。

    他们虽然是从兴王的兵马中精挑细选出来,又在京城秦厉府里经过了刻苦训练,但毕竟这样大的战斗场合还是第一次遇到。见到铺天盖地,形成包围圈的乱匪,他们有的不禁心生怯意。

    尽管秦厉曾再三跟他们强调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尤其是到了真正的战场,必须要完全听命于首领的指挥。然而一时的手忙脚乱,浑然忘记了余大猷和黄天的指挥,竟然各自为战了。

    机会是非常短暂的是,稍纵即逝。等他们明白余大猷和黄天的命令的时候,显然已经晚了。乱匪们将他们团团包围在中间。八百私兵竟然各自为战了。

    依照余大猷和黄天的想法,他们是想和匪盗们形成一个对峙的局面,然后让手榴弹发挥出巨大作用。然而场面一下子失控,一下子就成了这样,一眼混战的局面哪里还能用得上什么手榴弹呀?

    此时此刻匪盗中有私兵,私兵中有匪盗。手榴弹扔出去伤到的必定会有自己人。

    余大猷和黄天对视了一眼,完了,秦老大交给我们的私兵可能就要这样毁于一旦了。秦老大呐,我们对不住你呀!

    他们两人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但是毕竟跟随了秦厉这么久,内心虽然无比愧疚,但此时却抱定了战死沙场的决心。

    两人朝着私兵聚集的地方冲杀过去,余大猷的大嗓门不停的喊叫,“跟在老在身后,跟在老子身后,我们要冲出重围。”

    黄天则夹杂在私兵之中,一边拼命的战斗着,一边对私兵们做着指挥。

    不得不说私兵虽然经过了一时的慌乱,但此时都镇静下来。奶奶滴!不就是死吗?我们当兵为的不就是当兵吃饷,为国尽忠吗?老子今日死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呐。

    一旦和匪盗们战斗起来,他们的表现还是相当不错的。毕竟是进过了精挑细选和艰苦的训练。匪盗们虽凶悍,但私兵们毫不示弱,战斗了大约有一炷香的功夫,到了这时候私兵的伤亡其实是很小的。

    让余大猷和黄天一直很纳闷的是据说狄道的这股乱匪足有万余之众,可是现在看来参加战斗的也不过三千人的样子。难道传说有误,还是乱匪并没有倾巢而出?

    不过八百人对三千人总比八百人对一万人要好的多吧。两人伤心沮丧的心情之余,倒是有几分庆幸。

    收拢起来的私兵越来越多了,现在差不多有四百人的样子了。另外的四百人显然还在乱匪的包围中,难于脱身。

    此时特种兵们发挥出了他们的潜能,在乱走之中手里的片刀上下纷飞,片刀对付的是匪盗的砍刀和日本小矬子的倭刀。但却没有半点儿吃力的样子,十九个特种兵在老大大虎的率领下,杀入包围圈,解救着一个个的私兵。

    此时他们好像很快形成了一种默契,冲出去。只要冲出去我们就有战胜他们,杀死他们的希望。毕竟每一个私兵手里那五个手榴弹就能派上用场了呐。

    利玛窦虽然身材高挑,但他明显虚弱了一些。余大猷早已安排利玛窦要时刻不离自己左右,紧紧跟在自己身边。在余大猷看来,利玛窦可是秦厉的宝贝,谁死了他也不能死呐。现在的利玛窦不知从哪里弄了一把片刀,他脸色凝重,用力把手里的片刀挥舞开护住自己的身体。最可笑的是他这样一个没有半点儿武艺,没有一点实战经验的人竟然也杀死了一个彪悍的匪盗,这让利玛窦一时兴奋了不少。

    余大猷将手里的砍刀舞动如飞,一方面要照顾好利玛窦,另外还有领着他身后将近五百人的私兵突围。

    毕竟是世外高人李良钦的徒弟,又跟着秦厉参加了大大小小很多的战阵。余大猷此时虽然浑身是血,但却精神亢奋,很是冷静。

    余大猷身后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凝成了一股绳,拼命抵抗者外围的匪盗,慢慢的,艰难的朝外冲杀。

    “老大!老大来了,老大来救我们了!”大虎在把一名私兵安全的送到了余大猷身后,忽然瞥见暗夜里一匹健马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见人就打,见人就杀。

    不是秦老大是谁?秦老大如何会忘了他自己的兄弟们呢?

    随着大虎的一声喊叫,群情激奋,大家的热情在一瞬间就高涨起来。是呀,有老大在身边,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特种兵天下无敌,秦老大的私兵也是铁军。

    此时秦厉越杀越兴奋,他武艺高强,此时又有一腔子的愤恨在燃烧。乱匪也好,日本的小矬子也罢,在他眼里根本就算不得什么?防仿佛他们站在那里就是要等着秦厉去宰杀呐。

    他娘的!小爷今日就是要杀死杀光你们。日本的小岛难道占不下你们了,要跑到我大明的疆土上来?对了,你们不是来了么?总有一天我秦厉也会杀到你们的小岛上,杀光你们。要你们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

    越是这样想,行动就越是利落,下手就越凶狠。

    身上,脸上几乎都沾满了匪盗的鲜血和碎肉,秦厉的一张脸看不清原来的模样了。终于停在了余大猷身边,“师哥,冲出去,你们跟在我身后,这群匪盗其实他娘的不过是纸老虎。”

    虽然天色昏暗,但身后的私兵终于都集中到了一起,此时私兵在中间,秦厉在前面开路,余大猷、黄天、大虎等十九个特种兵分别围绕在私兵的左右、后面,大家杀红了眼睛,拼了性命般朝外杀出去。

    “不要让他们跑了,杀死他们,杀死他们我们就能得到无数的宝贝了,这辈子吃喝都不用发愁了。”匪盗们嘶叫着,纳闷着。夹杂在他们中间的小矬子们也不甘落后,也跟着叽里呱啦的喊叫。但他们面对着秦厉那悍勇的身姿,面对着遮掩一群如狼似虎的队伍,他们还是犹豫了。因为他们清楚的看到刚才有很多的同伴靠近了这支铁一样的队伍马上失去了宝贵的生命。

    的确,自从见到了秦厉之后,无论是余大猷、黄天、十九个特种兵还是秦厉的私兵们,他们顿时就有了主心骨一样,精神为之一震。

    此时此刻,若是把秦厉比作雄狮的话,他手下人便是凶猛的战狼。这样一支队伍,即使困住了他们又能怎么样呢?匪盗们的斗志明显低沉了很多,他们几乎不敢靠近了。秦厉的前面明显出现了一条道路。

    催动战马,勇往直前,后面的私兵们紧紧跟上,马上就要冲杀出去了。

    “上!都给老子上!”一个蓄着小黑胡子的小矬子粗犷的声音喊道。

    他明显是倭国人,但说的却是大明的语言。让人惊奇的是那些小矬子好像也能听懂他的语言。他们互相看看,终于鼓足了勇气迈步上前。

    “秦厉,想跑是吗?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想跑门都没有。宝藏挖出来了是吗?挖出来你就能带走吗?哼哼!今日就叫你知道知道什么叫白忙活,说来还真是应该谢谢你呐!”那小矬子站在远处,大声喊道。

    倭国人慢慢的逼近了,他们也影响了那些骑在马上的匪盗。匪盗们此时也慢慢朝秦厉的方向聚拢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