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混世王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我一力承当
    “来人,给我把一群狂妄之徒拿下,回去后本官细细审问,看看他们到底是何方盗贼?”何源沉声命令。

    好嘛,他一下便给秦厉定了性,盗贼。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他身后早有十名官兵翻身下马,大步走上前来。

    这何源果真是蛮横无理之人。秦厉心下早已有了计较,抓便是让他抓了,反正他又不是没被人抓过。在江都的时候被县丞抓过,在河间府更是被吴桂芳抓过。可抓了最后又怎么样了,还不是把他们一个个都收拾了。

    余大猷、大虎、周帆此时早已做好了准备,他们早已把片刀擎在手里,单等秦厉一句话,便是要和这群官兵厮杀了。在他们想来,不管你是谁,只要对老大不利,那对不起,咱们就片刀上见高低,用片刀说话吧。

    可秦厉却是伸出双手,做好了被抓的准备,这顿时让他们三人好生纳闷。

    纳闷归纳闷,但他们还是学着秦厉的样子,也做出一副老老实实被抓的样子。

    他们心里很清楚,此时的老大可不是以前的老大了。现在老大可是堂堂的河间知府呀,那是正四品的朝廷命官,眼前的守备抓了他?哼!那以后说不得他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十名官兵马上要对秦厉等人绳捆索绑了,这时候突然几匹健马飞奔而来,转瞬便是来在何源近前。为首一人身穿大红的官服,头上戴着前高后低的乌纱帽。他身后马上几人全都是皂色服饰,做差役打扮。

    “守备大人且慢动手!”他一脸仓皇说道。

    何源不禁一愣,急忙伸手阻止了那十名官兵,“慢着!”

    因为眼前这人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他便是曲阜知县方璞。方璞四十多岁,白面无须,身上带着一副文气。但就这样一个人却偏偏骑马而来,可见他也是有些许功夫之人。

    十名官兵得了何源的命令,早已退后。小李飞镖又是在秦厉耳边低语,“小兄弟,他是曲阜知县方璞,也是一个奸狡之徒。”

    这李欢说话倒是很有意思,在介绍了姓名之后,往往要跟上一句评价。不知他这评价是他的个人好恶,还是百姓们的一致意见。不过此时秦厉细看那方璞,见方璞的一双眼睛分明是细长形,而且滴溜溜的乱转。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一个人的眼睛很难看出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更是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行。

    当然了,这只是秦厉的个人本领,毕竟察言观色是他的长项。在后世的时候秦厉做混混,没有点儿眼色,看不出点儿眉眼高低,没有点儿识人之术,那也不是容易混下去的。

    方璞轻声说道,“守备大人可能不知,眼前这人是锦衣卫,名叫秦宇。”

    何源闻听,顿时色变。谈虎色变,可这大明的锦衣卫何止是猛虎呀,他是无数人的梦魇,比猛虎要凶猛万分。真若是惹上了锦衣卫,那以后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孔文博呀孔文博,你这到底是何意?这不是要把我何源往火坑里推吗?我何源从一个小小的卫所官兵做起,而且混到了一方守备,我容易吗?

    再说了,我家里可是有妻儿老小呐!惹上了锦衣卫,我那妻儿老小还活不活呀?可恶,这孔文博个老东西真是可恶呐!何源虽然是孔家的走狗,那也是孔家付出了巨大代价的,没有孔家那数不清的银子,要何源为孔家卖命,你以为何源是傻子吗?

    为孔家卖命只是一种说法,还真个就把命搭进去呀?所以为孔家做事也是有底线的。何源马上看秦厉的眼神分明就有了一种惧意。

    方璞和何源低语,秦厉因为距离的稍稍远些,并不是听的很清楚。也多亏了他的武艺到了一定高度,耳聪目明。恍惚听到了他们说自己是锦衣卫。

    秦厉只是给捕快张麻子暴露了一下锦衣卫的身份。秦厉料想那张麻子必定会告知知县。

    看此时何源那略带恐惧的脸色,秦厉心下不禁暗喜。锦衣卫,还真是不简单呐!哼!小爷就是锦衣卫,看你能耐我何?

    何源的脸色在刹那间变化多端,最后他还是无奈的摇摇头,竟然朝秦厉投来一个尴尬的微笑,他一挥手这便要撤退了。可就在这时候,粮行大门内传来一声轻咳,随后是一个气愤的声音,“何源,何大人,一个锦衣卫就把你吓成这样,哼!真是没用的东西。抓人,出了什么事情,有我为你做主,我一力承当。”

    声音中透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

    秦厉扭头看去,见一干瘦的老者,精神矍铄,在他身后站立着三个中年男子。全部是一身长袍,举止倒是非常文雅。

    小李飞镖李欢见了,立时色变。不过他此时知道了秦厉的身份,锦衣卫,他还是稍稍盘算后便打定了主意。他声音颤抖的在秦厉耳边说道,“那便是孔家的族长孔文博,他身后是他的三个儿子孔息、孔休、孔正。他们就是这曲阜城的大恶人!”

    大恶人!这评价让秦厉有些无语。

    乖乖隆地咚!终于出现了,这曲阜的老大终于露面了。不过也真是的,他们既然为孔定国出头,也足见绝不是什么好人了。

    秦厉暗暗想到。

    说来真是怪了,这孔文博一露面,顿时让何源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精神振奋了。何源厉声道,“抓人,既然老太爷说了,我们还怕他作甚!”

    这一下秦厉更是无语了,看来这孔文博的力量的确是大。大的让何源都不得不从。

    秦厉哪里知道,何源虽然下了这道命令,却也是咬着牙下的,他的那颗心现在是砰砰的跳呀。

    何源深知孔文博的力量不可小觑,既然他说了他一力承当,在何源想来,孔文博定然是能够承担的。现在不听孔文博的话,得罪了孔文博,可能立刻自己的官位就不保了。

    可现在若是抓了这锦衣卫,反正这是在曲阜,就这么一个锦衣卫,想来有孔文博的力量,也定然不会向外走露了消息。向外走露不了消息,即便是把这锦衣卫杀了,也不会有太大的事情。

    这便是孔文博的力量。只要是孔文博出面,这曲阜城说要翻个个儿,也并不是有多难。

    官兵可不管你是什么锦衣卫,他们只听上官的命令。从这点说,何源治军也是有点儿道道的。仍然是那十个官兵,他们大步上前,这就又要抓秦厉。

    不料知县方璞却是大声说道,“老太爷,不能抓呀,抓了可是要后患无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