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混世王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别有洞天
    此时余大猷早就把庞家庄那一家七口放了。他们细细听完了知县大人李宽的哭诉,无不撇嘴。尤其是那老汉,更是颤声说道,“知府大人,切不可听他的一面之词,满口胡说呐,他若是好官了,那太阳就要从西边出来了,那大公鸡都会下蛋哩。他为百姓考虑?真是不知道这几年里他到底是为百姓考虑什么了,只看到他搜刮百姓,鱼肉百姓哩。

    知府大人,杀了他吧,杀了他!”

    这一家七口在马上去见阎王的节骨眼上竟然活过来了。他们自然非常欣喜。对秦厉充满了感激。同时他们也早就听出来了秦厉这个年纪不大的人是知府大人。

    从秦厉微服私访,联系在他们家的表现,他们一家人都认定了秦厉应该是个好官。

    他们一家七口是穷苦的百姓,他们竟然这样说,这让秦厉不禁又是细细看了一下李宽,还是无法看清楚李宽的真正嘴脸。

    从来了这肃宁县发生的种种看,李宽不应该是个好官,可他不是个好官,为何会有这样寒酸的生活呢?他搜刮民脂民膏,搜刮来的那些东西都去哪里呢?

    沈炼聪明的紧,自然是猜出了秦厉的心思,他上前狠狠踹了一脚李宽,说道,“都到这时候了你还巧舌如簧,哼!看来你他娘的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沈炼的一脚踹在李宽的胸口,疼的李宽翻了翻白眼,险些背过气去。

    “秦大哥,请随我来!”沈炼上前拉住秦厉的手很是着急的说。李宽现在在院子里,虽然是他现在断了一条腿,但还是要防备万一,可不能让这厮跑了。于是秦厉便招呼周帆和十一虎两个人紧紧看住李宽。

    看沈炼说的严肃,便是招呼其他人紧紧跟在自己身后,一行人迈开大步去了后院。

    不管是前院还是后院,此时都是有很多打手和伏兵的尸体,血腥之气弥漫在空气中。后院和前院几乎是一样的布置,都是年久失修的破房子,用力推开那屋门。这是一间客厅,一个老女人正瘫坐在地上,他的身边是一个蜷缩着的男子。

    老女人四十多岁,面容憔悴。男子二十几岁,一样的面容憔悴,脸上没有血色。此时的老女人正十分爱抚的抚摸着那男子的头,轻声安慰道,“儿子,没事儿,一切都会好的。我们是可怜人,可怜人会有好报的。知府大人不会杀我们的,他要杀的是那遭千刀的李宽。李宽就是禽兽呐!”

    乖乖隆地咚!乱,这李宽府里却是有点儿乱。沈炼用手一指那老女人,道,“秦大哥,她是李宽的正室李氏,那瘫子是李宽的儿子李希。

    这母子是李宽最为痛恨的人,所以也只有他们二人是住在这里的。”

    从沈炼的话中很容易判断出李宽这处宅院只是个幌子,他应该还有真正的住处。可肃宁县城的房舍都是这样的,哪里有什么豪宅呀?李宽的真正住处难不成离这里很远?

    秦厉心下想着,就听沈炼又说道,“这李希是个瘫子,早已没有了生育的本事。可他却是娶了十一个老婆,每一个老婆都是美若天仙。当然了,这些老婆从表面上看是李希的老婆,其实都他娘的是李宽的女人。

    李宽这人老奸巨猾,他不是知县吗?是知县就不能太张狂,太扎眼了,所以他只是娶了一个女人,便是这眼前的李氏。背地里他则是和他儿子的十一个老婆鬼混。

    哼!单单是这一点,就能看出这李宽是何等的禽兽。

    对了,前院中那小男孩名义上他的孙子,其实则是他的儿子。虽然李宽整日和十一个好年华,美貌的女人混在一起,但几年来就生下来那么一个小孩子。大哥请想,那李宽焉有不疼爱的道理?可不管怎么说那孩子也是个孽种呀,既然是孽障,我如何能让他继续活下去?”

    沈炼最大的特点便是嫉恶如仇,有这样的人,有这样的事,他怎么能不气愤填膺,杀之而后快。

    秦厉总算是明白了,李宽原来是只禽兽呀,他是一只有悖人伦的禽兽。

    穿过厅堂,后面竟然还有一个不大的小院,小院收拾的很干净,但一眼便能看出房屋中有好长时间不曾住过人了。沈炼站在院中神秘的一笑,道,“秦大哥请看,这里便是李宽的真正住处了!”

    但见沈炼弯腰下去,只是轻轻一搬,一块五尺见方的木板便被掀开了。木板下面赫然出现了一个洞口。洞口里清晰的看到用石头砌成的台阶。那石头都不是简单普通的石头,一看便知是非常贵重的花岗岩石。不用看了,单单是这台阶就讲究的很,也是奢侈的很。

    他娘的,原来这家伙属老鼠的,他会打洞。他的真正住处是在地下呐。

    沈炼“跄踉”一声抽出了绣春刀。秦厉自然也是把风火游龙棍擎在了手里,余大猷、慕容冰、大虎等人都是把冰刃抓在了手里。不用问,沈炼这是要领着大家下去了。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洞天,此时还无人清楚。

    沈炼在前,秦厉紧随其后,后面是慕容冰、大虎等齐齐的沿着精美的台阶朝下而走。走了约莫有十几蹬台阶,眼前便是十分空阔明亮了。

    红烛高燃,照如白昼。这里还不时的散发着阵阵香气。秦厉四处搜寻一下,很容易的便是发现了四周围竟然种满了奇花异草。

    乖乖隆地咚!这地下见不到阳光,没想到还能生长这些东西呐。秦厉知道,这些植物都应该是非常名贵的。不需要阳光的东西就能生长,也不知道李宽这家伙是从哪里弄来的。

    桌椅都是一水大理石和上好的楠木做成,透着无比的华贵,显然这里是一处厅堂。穿过厅堂,呈现在眼前的是一间间的房屋。房屋门有的敞开着,有的紧闭着,时不时从里面还传出阵阵调笑声和吆喝声。太熟悉了,他们在是打麻将哩。

    沈炼并不惊扰那些人,而是静悄悄的朝前走,越是往前面走越是感觉明亮,到了最后竟然是出现了阳光。眼前又是一个空旷的所在,沈炼又是弯腰抬起了一块木板。木板下面又是一个洞口,洞口里仍然是精美的台阶。

    沈炼朝秦厉微微一笑,道,“秦大哥,这里面便是李宽的宝库了。大哥看了就彻底明白李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