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混世王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官不修衙
    他娘的!不就是个生产工具落后的问题吗?没生产工具咱就制造吧!反正是后世见过很多先进的生产工具,就不信凭现在的条件就制作不出来。1小≧说  >

    秦厉心下这样想着,脸上却是很郑重的说道,“老人家,据我所知,过完年后知府大人要有新的生产工具下来呐!所以,依我之见,老人家还是在年前好好歇息,等来年大干一场吧!”

    秦厉说这话的时候,很明显的是身上散出一股威严。这种威严让那老汉肃然一惊,而此时的秦厉等人却是再也没有半分的停留,出了庭院扬长而去。

    老汉凝望着秦厉一行人的背影,迷惑不解,不禁叹道,“莫名其妙,真就莫名其妙呐!”

    秦厉等人出了庞家庄,打马如飞直奔肃宁城。谁都能清晰看出秦厉一直在隐忍着,此时的秦厉的怒气散出来。也难怪了,那是花费了府衙很多银子从山东买回来的肥猪呐,就是想让百姓能过上一个好年,可是谁能想到肃宁知县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把猪肉扣住不。

    慕容冰的白马一直在秦厉身边,在慕容冰印象里他还从来没感受到过秦厉这么大的火。此时慕容冰能切实感觉到秦厉那浓浓的怒气。俞大猷等人这时候几乎都做好了准备,到了肃宁县那是一定要让那知县等人好看,必须要向他们讨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因为马跑的快了,天近黄昏,五个人便进了肃宁城。毕竟是县城,此时多多少少能让秦厉感受到些许过年的气氛。不过和其它县城相比,这肃宁县怎么说也是萧条了不少。

    他娘的!同样是知县,为什么别的县就不是这么穷困,李宽这家伙咋就如此模样,他到底是如何治理的这肃宁县呀?

    此时秦厉越的愤怒。

    五匹马很快便停在县衙门前,县衙破败不堪,哪里还有县衙的样子。他娘的,打土豪分田地怎么说也是得了点儿银子呀,你李宽一文钱没给老百姓,难道还不修缮一下官衙吗?莫非真就应了那句话,官不修衙,客不修店?这李宽过日子也太节省了吧,可是节省下来的银子他去做了什么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大明的官员在过年的时候是有十来天的假期的。这十来天里县衙中没人当差也是正常,秦厉并不以为意。好在知道知县李宽就是本地人,他的宅院便是在这肃宁县城中。几个人稍稍打听,便是问清楚了李宽的住处。

    距离县衙不远,一处破旧的府邸便是李宽的住所。单单看这处宅院,秦厉不禁皱起眉头。府门破败不堪,甚至可以看到上面有个大洞。长年日晒雨淋,年久失修,大门早已失去光彩。不过眼看就要过年了,府门上方高高悬挂着两个红艳艳大灯笼,倒也有些节日来临的气氛。

    秦厉下马,余大猷大虎等人早就奔上前去,咚咚的敲门。

    里面一个老迈的声音响起,“谁呀?”

    “吱呀”一声,大门缓缓开了一道缝隙,从门缝里挤出一颗花白的脑袋。借着清晰的月光,看那老者面容枯槁,无精打采,好像多少天不曾进食的一副病态。

    秦厉抱拳拱手,轻声道,“河间知府秦厉想见见知县大人!”

    其实这时候本不应该秦厉说话,李宽只是个小小的知县,秦厉要见他,只需要让余大猷等高喊一声,那李宽还不是乖乖的出来迎接吗。可此时秦厉越感到蹊跷了,如果说李宽是个贪婪之人,他贪墨了府衙下的猪肉据为己有,这李宽家的生活过的应该着实不错呐。可现在是单单看到他的宅院,这等破落模样,秦厉料想,李宽家的日子不应该会好到哪里去。

    尤其是见到那守门的老者,秦厉更是心声恻隐。他暗暗想道,莫非这李宽确实有难言之隐,他这肃宁县真的是穷苦如斯?

    总之,在事情没有彻底弄清楚之前,还是没必要摆出一副怒容。李宽若真是一个积德行善,辛辛苦苦经营肃宁的知县,秦厉若此时对他动怒了,这到后来秦厉还真是感觉对不住李宽呐。

    总之,现在秦厉想的是反正李宽也跑不到哪里去了。索性就慢慢的了解一下这李宽,做到先礼后兵,也不失了他这个河间知府的身份。

    那守门的老者似乎耳朵也不太好使,又是问了一声,余大猷实在忍不住了,禁不住大声一吼,“河间知府来了,快去禀报那知县,叫他出来迎接秦大人!”

    声若洪钟,又是带着无穷的气愤,吓得那老者孱弱的身体竟然颤抖了好一阵,才算镇定下来。

    也难怪了,此时的余大猷没有不怒的道理,此时天都黑了,中午饭都是没吃,到这时候早就饿得前心贴后心了。更重要的是这李宽也着实可恶,府衙下来的猪肉百姓们竟然没见到分毫。他本是嫉恶如仇之人,现在能做到这样一时相当不错了。若不是有秦厉在场,估计余大猷早就蹦过去,砸烂了这本就破烂的大门了。

    “咣当!”一下,紧紧闭上了大门。

    秦厉和余大猷等面面相觑,这下好了,人家干脆不见面了,真是叫人哭笑不得呐!余大猷再也难以抑制胸中怒火,这就要招呼大虎、魏祖上前砸门了,却是被秦厉止住。“稍等片刻,看他到底是耍什么花样?”

    余大猷才作罢,宽厚的胸膛呼呼喘着粗气闪在一旁。

    院内,老者急匆匆禀报而去。

    很快,大门敞开,李宽领着几个家仆从里面出来,见了秦厉的面,几乎不敢抬头,倒头便拜,口中颤巍巍道,“肃宁知县李宽不知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还望大人多多见谅。”

    秦厉低头看那李宽,不禁更是纳闷。

    李宽四十岁上下,他身为知县,此时没穿官服,这也可以说得过去。毕竟这时候正是假期,又是在家中,秦厉来的突然。

    可李宽竟然穿的一身粗布衣裳,上面是补丁压着补丁,虽清洗的很干净,但就这身衣服,就是寻常百姓穿的也要比他好的多呐!

    乖乖隆地咚!真是怪了,难道李宽的日子竟落魄到了这种程度?不应该呀,这肃宁县绝对是有诡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