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混世王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在牢中办公
    其实两个狱卒和范亮都是一样的心思,他们都是心内惴惴不安,对秦厉持怀疑态度了。>≧      也难怪了,放眼整个河间大牢,这里都是吴桂芳的人。再有,整个河间府衙,又有哪里不是吴桂芳和李开先的人呀?

    他们手里有那么多人,而且眼前这位葛大人却是单枪匹马,虽然他的小娘子看去也是个武艺高强的人,但他们武艺再高,也是斗不过成千上万的人呀?要知道,河间府这地方没有别的特产,就是他奶奶的多有地主豪强。地主豪强下面又是有许多的打手和家奴。

    可是现在不站在葛大人这一边,那杀人不眨眼的锦衣卫说不定又要如鬼似魅的出现了。哎呦!对了,说起来锦衣卫,锦衣卫无处不在,他们哪里会不知道河间府大牢现在是什么情况呀。既然他们没有露面,那便是说明葛大人还不是处在了难以活命的危险之地。

    想明白了这一层,他们三人倒是显得很镇定了。

    察言观色一直是秦厉的强项,这是在穿越大明之前便有的特殊本领。他虎目微微眯着,嘴角微扬,流露一丝不屑,看一眼身边的慕容冰。此时的慕容冰一副无所谓的淡定模样,这让秦厉很是满意。

    其实现在秦厉并不了解慕容冰的心思,慕容冰一来是相信秦厉,二来嘛,对于慕容冰来说,什么也不重要,和亲亲相公,心爱的男人只要是在一起她就心满意足了。哪怕是跟着秦厉去死,慕容冰也是甘之如饴。

    这便是那至高无上的爱情。

    秦厉说道,“你们不必担心,今日你们站在了我这一边算是站对了。我一定不会让你们三个人失望。”秦厉说的声音很轻,但听在范亮三人耳朵里无异于是打了一剂强心剂。这个时候他们太需要鼓励了,太需要吃颗定心丸了。

    秦厉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他们心花怒放,得意非凡,大大的为自己的选择赞叹了。

    “实话和你们说了,我并不是什么保定府容县的知县,也不叫什么葛青章。我叫秦厉,我便是新来的河间知府!”

    河间知府!我的天呐!他原来就是大名鼎鼎的秦大人,他是知府。哼!知府和一个小小的同知斗,或是和李开先那通判斗,这下有的看了。不过这秦大人可是以前干出了不少事,名扬天下的人物呐!想来这回吴桂芳和李开先是必定要倒霉了。跟着他们混的那些人如果再不开眼,恐怕后果也是不堪设想呐。

    “你们三人现在是不能出去了,但本官想让你们把我是知府的消息散布出去,本官到底要看看这河间府有多少人还有用,有多少人是不可救药了。一句话,从现在开始,本官这个河间知府就上任了,本官就在这牢狱之中处理公务。”秦厉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很有气魄。

    乖乖隆地咚!在牢狱中办公,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亘古未有。这秦大人果然不是个简单人。

    三人领命而去,他们不能出监狱,但是围住这座监狱的狱吏都是以前的同伴,说话的交情还是有的。只是简单的一宣扬,整个河间府大牢便炸开了锅。狱吏们惊讶不已,他们此时无所适从,顿时乱糟糟起来。

    就是连牢狱中的囚犯也是震惊不已,我的天那,怪不得那人那么牛呢?原来他是河间知府。那吴桂芳胆敢把知府大人关起来,真是不知死活呀。也难怪了,这河间府是个特殊的地方,吴桂芳和李开先两个人穿一条腿的裤子。他们两个真若是联合起来,这位知府大人还真不一定就有战胜了他们的把握。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呀。

    众人哪里会明白秦厉的心思和志气,秦厉想的是强龙不但要压住地头蛇,还要把地头蛇剁个稀巴烂呐。

    还别说,经过范亮这三个人一宣扬,那些狱吏还真是心惊胆战起来。他们虽然都是吴桂芳和李开先的人,但谁也很清楚在河间府吴桂芳和李开先并不是最大的官,人家这位知府既然敢来河间,想必就有办法收拾了吴桂芳和李开先。唉!这可如何是好?得了,听命当差,走一步看一步吧!

    众人大部分都是这样的心思了,他们哪里还会一心一意的为吴桂芳卖命和秦厉为敌呀。

    秦厉是河间知府,被吴桂芳抓进河间府大牢的消息传播的太快,从早晨过了一个时辰,整个河间府便是尽人皆知。

    尤其是各地州县的知州、知县,还有河间府衙的众多官员,此时他们心里都是敲起鼓来了。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和秦厉为敌吗?秦厉是大明少有的少年才俊,是了不起的人。他老丈人又是内阁辅杨廷和,难道和他为敌会有好处吗?

    心内惴惴不安,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也不乏当机立断者,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经过风浪,比较聪明的人,他们对事情的展做了清晰的判断。秦厉被抓进大牢,这是人家知府大人在河间烧起来的第一把火,他这是在考验我们呐。到底看一看我们谁有投诚之意?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人家秦厉既然敢来河间上任,说明人家早已成竹在胸了。吴桂芳,哼!那只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

    他们毫不迟疑的赶奔河间府监狱,穿过狱吏的层层包围便是来到了秦厉所在的牢房,他们给秦厉行礼问安而来。

    包围监狱的狱吏们思想早就开了小差,有官员来见秦厉,他们根本不拦截。更有甚者还跟着那些官员来面见秦厉,向秦厉请罪而来。

    对于这些来见自己的人,秦厉都是一一牢牢记住了他们的名字。不用问了,这些人和吴桂芳之流的关系不是很铁。呵呵!既然不和吴桂芳铁,那就跟着我秦厉混吧。

    河间府虽然连根烂了,但要想把整个河间府的官员都换掉,那是绝无可能的。要知道,整个河间大大小小的官员要有多少呀。真要是全部拿下了,去哪里找那么多人来替补呀?

    河间府大牢一时间热闹起来,每隔一段时间便是有官员要进入大牢。见过秦厉之后便是从里面大摇大摆的出来,对围困监狱的狱吏视若无睹。

    此时吴桂芳和李开先正在商议对策。听到秦厉公布了他是河间知府,并且现在有很多官员竟然去见秦厉了,他们不禁大惊失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