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混世王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秦世瑞
    保定府衙后宅,高金的会客厅。

    高金坐在主位,高忠和秦厉则是坐在客位上。

    高金四十岁上下的年纪,年龄虽然不大,但可能是岁月的沧桑,也可能是保定府的现实情况,真是让他愁白了头。他的头已经花白,一双眼睛虽然炯炯有神,但也难以掩饰住眼底深处的忧伤。

    高金对高忠还是听说过的,怎么说高忠也是皇上身边的太监,是皇上的红人。而且现在又是提督锦衣卫,可谓位高权重。对这样的人物,高金自然是不敢得罪,只好百般尊敬。

    高金对秦厉也是听说过的。秦厉创立的分年级,分学科教学,高金很是赞同。在保定府还真是推行了这样的教学模式。在高金心里早已感觉秦厉是个非常聪明,而且有远见卓识之人。虽然他现在的位置不高,但在高金看来,秦厉的前途应该不可限量。

    呵呵!若这么说的话,秦厉的名声还是很大的哩。

    高金听说过自己,秦厉心下就很是得意。

    但随后秦厉便是一脸凝重的详细问清楚了保定府的现实情况。保定府现在是十室九空,就是十家里面剩下的一家,也是苟延残喘,眼看着也要远赴他乡去讨饭了。

    保定府的富户们虽然很有钱,但钱有时候并不是万能的。再他娘的有钱也是买不来粮食不是?保定府附近的粮食可以说到了今天算是全都没了。所以很多富户的日子现在也很是不好过,他们便是打算举家搬迁了。

    高金已经向朝廷上了四道奏折,每一张奏折都是倍言保定府的灾情十万火急,急盼着朝廷救援呐!怎奈一连四道奏折都已经出去七八天了,却都是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秦厉听了,暗暗想到,内阁辅杨廷和可是杨绮梦的老爹呀,这位杨大人说来最后终归是我的老丈人哩。他是内阁辅,这保定府的巨大灾情难道他就不知道?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早就听闻这位杨大人乃是一个清官,一个很为百姓办事的官呐!可是他为什么要眼看着保定府的灾民一股股的威逼京城呢?

    难道这里面会有什么隐情?

    秦厉心里是这样想,嘴上自然没有说出来。再有,高忠其实是很清楚朝廷的现实情况,但具体的情况高忠还是没有和秦厉说起。怎么说呢,很简单的原因,高忠是正德身边的太监。因为有前几次的太监乱政,当今张太后在很多时候是不允许太监妄议朝政的。

    反正秦厉进京后一切都会知晓,所以平常很是多嘴多舌,说起话来从来没完没了的高忠却是对秦厉隐瞒了京城的事情。

    高金脸色阴郁,沉声说道,“高公公,秦大人,说来我高金虽然是保定知府,是朝廷的正四品官。但在很多时候我高金还是要倚仗高公公和秦大人这样的皇上身边的人呐!”

    不得不说高金说的实情,地方的知府甭说是一年,就是多年见不到皇上的那是大有人在呀。你想呀,连皇上的面都没见过,皇上从哪里去认识你呀?皇上不认识你,自然就不会想着你了。

    高金便是这样的人,正德出行按理说是经过保定了。可是保定因为距离京城太近,正德这位仁兄为了躲开朝廷中的那些老家伙,干脆并没进保定府,只是偷偷路过。

    正德并且严厉下旨不允许在保定停留,不让保定府搞任何接待。

    正德出行本来玩乐的性质很大,高金又是一个一心为民,非常刚正的官员,自然对正德的出行不屑一顾。所以这正是和了他的意愿,根本就不去见皇上。

    当时没见皇上是省事了,也省银子了。可现在要用到皇上了,皇上哪里会想起他呀?

    这是高金个人的心思。所以高金一而再,再而三的便是和高忠、秦厉搞好关系,渴望他们能在正德跟前说起保定之事,让朝廷快快赈灾。

    说来对于高金的话,高忠自然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个太监,国家大事和他没有半两银子的关系。再有,高忠这人说来毕竟还是自私的。百姓的生活咋样关他屁事?所以他只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罢了。

    可秦厉却是不同了。秦厉心里虽然有个人的小九九,小算盘。但看到那么多瘦弱的孩童,奄奄一息的老者,面黄肌瘦的百姓们。秦厉心里的感觉是酸酸的。

    怎么说自己也是个穿越者,难道穿越来了大明就不能让大明有所改变,就不能让大明的百姓过上幸福的好日子么?个人享受是必不可少的,但百姓的生活还是要管的。

    所以在高金说话的时候,秦厉是非常认真的在听。高金不是傻子,谁重视他他是看的出来的。所以在很大程度他便是倚仗秦厉了。

    三人说了好一通,总之都是现在的保定府灾情甚重。高金请求秦厉和高忠务必要把保定府的事情放在心上,务必要和皇上说,和辅大人说。让赈灾的粮食送来。

    高忠的表现让秦厉也很是不满,但秦厉转念一想却是想通了高忠的心理。说来这样的事情还真是让高忠一个太监不好说。

    反正高金现在是心急如焚,秦厉和高忠此时也是无能相帮,在了解了保定灾民的些许情况和保定府库的情况后,秦厉和高金告辞。

    自始至终高忠始终是跟在秦厉身边的。在高金把秦厉和高忠送出府衙之时,秦厉突然面色一凝,问道,“高大人,保定府的秦家现在怎么样了?”

    说来秦家是保定府的大户,族长秦世瑞在保定府也是个知名人物。高金顿时一愣,而后便是恍然大悟,哎呦,秦厉,秦世瑞,乖乖隆地咚!原来他们是一秦家呀!

    这……这……刚才的话看来真是白说了。

    高金想起保定府的秦世瑞,那张脸不禁在刹那间便是阴沉下来。想起秦厉和秦世瑞是本家,开始时候高金对秦厉本来是和颜悦色,很有好感的。可此时他明显是冷冷的看着秦厉,那一双充满忧郁的眼睛里充满了痛恨。

    秦厉其实只是随口一问,但见高金陡然色变,不禁好奇心起。哼!想来这秦世瑞定然还是原来的德行,行!小爷我既然来了保定,不去会会秦世瑞也确实有点儿说不过去了。

    不过,在去会秦世瑞之前,秦厉却是向高金耳语一通,听的高金先是皱眉不语,犹豫不决,而后却是喜笑颜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