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混世王 > 第二百九十六章 郡主被杀了
    是夜,兴王的卧房,朱厚熜垂手侍立,兴王朱佑杬却是冷冷的看着他。    兴王的双眉正紧紧皱起,不时的用手指指一下朱厚熜,却是又说出不话来。

    兴王这次是真的怒了,朱厚熜的胆子也太大了点吧?竟然私自答应给秦厉三成的宝藏,这三成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秦厉将会富可敌国,而且还要受到兴王的保护。

    虽然秦厉最后说只要龙脉的一成,但那一成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呐。秦厉只是一个小小的云骑尉,一个少年,一个少年便是要拥有了那么多的财宝,这……这以后还会有谁能控制的住他?

    老爹如此动怒,朱厚熜虽非常担心,但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不服气。他暗暗想到,老爹呐,您可知道那龙脉地图是人家秦厉的呀,地图在人家手里,给人家一成宝藏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若不是秦厉这个人对我忠心,十分讲哥们义气,他不贡献出龙脉地图,而是把地图给了当今朝廷,我们能有什么办法?恐怕我们会半文钱都是得不到。

    有了这巨大的宝藏,我们就可以做很多事情,就可以扩张我们的实力。

    无论朱厚熜怎么想他都是想不明白,这明明是秦厉的地图,怎么到了老爹这里弄的跟老爹自己的一样了呢?什么时候老爹变的这么不讲道理了呀?

    呵呵!说来这时候的朱厚熜还是有点儿嫩了。毕竟姜是老的辣,朱厚熜的心思还是远远比不上兴王的。

    龙脉是什么?竟然是“龙”那便是国家的命脉,虽说是当年项羽埋藏下来的。但怎么说也是国家的财产,和个人是没有半点儿关系的。秦厉作为大明朝廷的正六品云骑尉,现了龙脉的地图那相对于大明朝廷来说等于是立下了功劳。立下功劳应该受到朝廷的奖赏。可具体奖赏什么,如何奖赏,那主动权是完全在朝廷手里的。并不是秦厉能讨价还价的。

    可现在秦厉把地图献给兴王,自然可以讨要条件。因为兴王毕竟代表的不是朝廷,从很大程度是代表个人的。但此时的兴王却是有足够的力量能和朝廷讲条件,从兴王能明目张胆的招揽人才,就可以断定兴王此时和朝廷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

    只不过这种默契是在暗地里进行的,还不能公之于众。

    秦厉正是抓住了这一点,便是巧妙的获取了他最大的利益。

    兴王不得不重新审视秦厉,这个秦厉可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呀,他应该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忽而,兴王注视朱厚熜的目光变得和善了很多。一种慈父的关爱在兴王的眼睛里荡漾着。说来熜儿身边真能有像是秦厉这样一个人辅佐还真是熜儿的幸运呐。秦厉真若是个傻子的话,那他对熜儿还能有什么用?

    “熜儿,事已如此,也不便再更改了。总不能让秦厉那崽子说我们言而无信。熜儿以后记住了,这秦厉是个可用之人,所以你们之间务必要保持和增进朋友之情。但熜儿也必须要提防秦厉,倒不是此人有什么野心,秦厉这人是个很聪明的人呐!”兴王慢悠悠的说。

    兴王的话让朱厚熜弄了个似懂非懂。他心想,不管怎么说秦厉对我忠心,既然他忠心,那我们以后就是铁关系。呵呵!当然了,这种铁关系是建立在他为我服务的基础之上的。

    这便是帝王的心思,说来现在的朱厚熜便是产生了帝王的心思。

    ……

    此时已是三更天,朱厚熜刚刚从父王那里回来合衣躺在床上。说到底搞定了龙脉的事情,兴王还是很高兴的。他这一兴奋,自然难以入眠。朱厚熜和李时珍就都要陪着。

    说是搞定了龙脉之事,也只是和秦厉达成了口头协议。因为现在秦厉身上并没带着龙脉的地图。地图此时正在绮梦和慕容冰手里。她们这时正在狄道辛辛苦苦的按照地图搜寻龙脉的位置。

    两个聪明的美女又何尝不知道这龙脉是国家命脉,不可能是落在秦厉一人手里的。况且就是真的落在秦厉手里,秦厉也是无福消受的。要知道,以个人的力量去对抗国家,那就是在作死呐。

    但是她们也相信自己相公的本事。既然掌握了这龙脉的地图,亲亲相公便是能从中分一杯羹的。当然了,至于相公这一杯羹能分的多少,在很大程度上还要靠她们两个美女的辛苦努力呐。

    两名大美女虽然辛苦,但心里却是非常甜蜜的。说到底这也是为将来和秦厉组建幸福美满的家庭而在努力呀。

    ……

    “不好了,不好了,世子爷,出大事了,郡主死了!”一名丫鬟脸色苍白的匆匆闯进朱厚熜的卧房禀报道。

    朱厚熜一激灵从床上跳下,着急道,“说清楚,到底是谁死了?”

    本来是听的很清楚了,朱厚熜还是问道。

    在兴王府只有一个郡主,一个公主。公主自然是永淳公主,她因为是得到了皇上的册封,所以才称呼公主。郡主自然是善化郡主了,他因为年龄稍稍小一些,再有也是兴王的侧妃所出,所以还没得到皇上的赐封。

    “善化郡主,是善化郡主死了!”那丫鬟吞吞吐吐的又是重复了一遍,便是泣不成声了。她是善化郡主的贴身丫鬟,她们之间的感情一直是很好的。抛开感情不说,郡主死了,她应该有不可推脱的责任呐!

    朱厚熜虽然和善化郡主向来都是不和,但乍听此噩耗也是浑身一颤,好不容易才稳定了心神。问道,“郡主是怎么死的?”

    “郡主……郡主是被人杀死的。就在今夜,奴婢伺候完郡主歇下后,奴婢也回了自己的房间。大约在三更天的时候,突然听到郡主房内郡主的一声惨叫,奴婢就……就匆忙跑进郡主的房间,郡主已经倒在了血泊中,凶手早就跑了。

    奴婢先是把郡主身边的人全部唤醒,然后奴婢便是来向世子禀报了。”

    朱厚熜愣愣的点点头,暗暗想到,郡主被杀了。今日秦厉刚刚是拒绝了他和郡主的婚事,郡主却是就被杀了。而且恰恰是秦厉到王爷府的第一个晚上郡主便是死了,难道郡主的死和秦厉有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