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混世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皇上很高兴
    第二天日上三竿,秦厉才迷迷糊糊睁开睡眼。昨天晚上太累了,一个人对付那么多教徒,而且大部分都是江湖上有些功夫的人。到底秦厉这具躯壳毕竟才有十六岁,体力还是不足的。

    秦厉起床后简单收拾一下,娇妻林嫣儿早已将做好的饭菜放在桌上。他简单吃了一些,缓缓从屋中出来去县学的教谕厅堂。

    此时上课的钟声早已响过,县学早已上课了。龙德友不愧为得力干将,他早已吃透了秦厉办学的思路,完全按照秦厉的指示去做。将县学打理的井然有序,有条不紊。

    秦厉这个教谕俨然成了摆设,虽然秦厉还要教授体育课,但龙德友只看了几次秦厉上课,也便领悟了不少。他索性便代替秦厉去教授体育课了。

    当然了,龙德友有些不明白的事情还是要向秦厉请教的。这时候秦厉都会不厌其烦的去给他讲解,直到他完全领悟为止。

    在秦厉想来,真正会当领导的不是要事必躬亲,累个臭死。而是要收拢人心,善于用人。秦厉现在乐的当个甩手掌柜,整日优哉游哉的那种神仙日子有多好啊。

    秦厉走进教谕厅堂,书童刘凤正皱着眉头趴在桌前,心翼翼的用铅笔写字。秦厉轻轻抚摸了一下他的脑袋,微笑道,“刘凤啊,我看你不必在这里写字了,干脆去一年级跟着上课得了。”

    刘凤瞬间张大了眼睛,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啥?秦大哥,我也能去上课?”

    刘凤聪明伶俐,而且酷爱读书。心里话,他对那些在学舍中能坐着上课的人早已羡慕死了。听秦厉这样。立时兴奋的手舞足蹈。

    可很快刘凤的神情便暗淡下来,他怯懦的看了一眼秦厉,轻声道,“秦大哥我不能去。我是您的书童,是您救了我姐姐,又让我吃饱穿暖。我就是来伺候您的,我咋能这么不懂事丢下您去读书呢?”

    “呵呵!你不去读书才是不懂事哩!你个家伙!”秦厉笑道。

    秦厉哪曾想到,就今天他这个不经意的决3↓3↓3↓3↓,m.∽.co≯m定却为大明培养了一个家,大藏书家。同时也为后世留下了很多宝贵资料。

    秦厉无所事事,坐于桌前闭目养神,黄天突然大步进来。

    黄天从南京送信回来了。此时他虽风尘仆仆,但却是一脸欣喜。

    刚见了秦厉的面,便是道,“秦厉兄弟。好消息,好消息呐!我将书信交给了毕云公公,毕公公很快便送给了皇上。你猜怎么着,皇上看见了那铅笔,喜不自胜,对你是大加夸奖一番呐!当即就下了旨意在大明推广铅笔。派人送往京城让内阁去抓紧办理了。

    皇上他赐你个举人都觉得是了,早知你能办好县学,并不拘一格。不落俗套,还能发明出铅笔。当时就应该赐你个进士哩!

    再有。皇上着人按照图形制作出了西服,呵呵!皇上穿上那叫一个美呀!龙袍都不穿了,皇上他老人家竟然穿着西服在南京城骑马游街一番呐!我在南京城逗留了两日,这回可算是有幸能一睹龙颜哩!”

    黄天完,直勾勾的看着秦厉,满眼都是羡慕和崇敬。

    他心里暗暗想到。秦厉哪是什么少年才俊,分明是妖孽,妖孽怪才呀!日后跟着秦厉混,少不得会光宗耀祖,名垂青史。

    秦厉淡然一笑。心道,皇上这是喜欢西服,真若是见到林娘娘再穿上那比基尼,呵呵!还不是更会欢喜死呀!

    黄天坐定之后,秦厉突然问道,“算起来皇上在南京住了差不多两个月了吧,黄兄可曾听宁王送到了南京?”

    黄天闷声道,“我还真是特意扫听了这件事,来真是奇怪了,江西巡抚王阳明早就抓住了宁王,可这么长时间了,愣是还没送到南京。皇上好像为这事儿也很着急呐!”

    秦厉不禁纳闷不已。

    秦厉和黄天哪里知道,王阳明送宁王到南京这一路可谓凶险重重,波折不断。不别的,老太监张永和佞臣江彬就是两大阻力。他们岂能让王阳明把宁王安稳的送到南京,独霸了功劳?这两人因为争抢功劳,早已和王阳明耗上了。

    秦厉稍作沉思,又是问道,“在南京可曾听江彬贼子有什么妄动?”

    秦厉早已得知江彬要在南京对皇上不利,他毕竟和正德皇帝相处了一段时间,对正德这位仁兄还是很记挂的。人嘛,毕竟是感情动物。

    黄天轻轻摇头,道,“那江彬整天不离皇上左右,把皇上哄得甚是开心,倒是没听他有什么妄动?”

    秦厉微微头,才稍稍安心。

    等秦厉把问题都问完了,黄天这才坐下问起县学中这几天有什么大事发生。

    秦厉轻描淡写的将他一人闯入陈兴旺家,恶斗百余名教徒,捣毁江都白莲教的事情了出来。

    黄天顿时瞪大了眼睛,更是对秦厉充满了敬佩。这秦厉真是了不得呀!有胆有才有后台,这以后得有多么光明的前途啊!

    不死心塌地的跟着秦厉混,那不成彻头彻尾的傻逼了吗?

    呵呵!黄天不知道秦厉还有逆天气运在身,若是知道了,估计他会羡慕的当场吐血呐。

    两人刚刚闲聊了一会儿,两名锦衣卫旗官轻轻走了进来。秦厉一眼便认出这两人正是葛彪派去跟踪陈兴旺的两个。

    来锦衣卫在人前都是一脸冷漠,非常骄横的。可他们二人知道秦厉和他们的头上司葛彪关系匪浅,所以在秦厉跟前很是拘谨心。

    二人一脸郑重的向秦厉禀报在扬州运河渡口,有一个芦苇荡,在芦苇荡中藏匿着十几条大船。大船上装载的都是私盐。陈兴旺便是上了大船。

    两名锦衣卫清楚后便和秦厉告辞离开。

    秦厉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丝冷笑,道,“狐狸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十几条大船的私盐啊,那得能解决多少老百姓吃盐难的问题。看来江都白莲教还是要彻底清剿啊。”

    秦厉只是个县学教谕,他当然没有清剿白莲教的权利。但是他打定了主意要拿下这十几船的私盐,为百姓做一件好事。郑运林自然是指望不上,在秦厉眼里那迟早是个挨刀的货。他便想到了扬州知府蒋瑶。

    秦厉喃喃道,“蒋瑶这知府其实内心还算不错,就是有儿迂腐。今日干脆去找他一趟,看他如何处理这江都白莲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