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混世王 > 第一百零五章 蒋瑶来了
    李博刚走到县衙大院,一骑快马风驰电掣般跑了进来。差役飞身下马,一路跑着直奔县衙里面向知县禀报去了。

    李博很纳闷,出了什么大事,让差役如此着急,莫非那监察御史王元正快到了?一想到王元正来了一定要见秦厉,李博心里也是分外紧张,七上八下的。

    也难怪了,李博很清楚他在江都县干下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真若是惹怒了王元正,甭说他这个县丞的官位不保,恐怕王元正连他的家都给抄了。

    要知道王元正身上的权利,“小事独断,大事奏裁”像免去一个小小的县丞之职,抄一个县丞的家,那对于王元正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十分小的事。

    此时李博脑子里是一团浆糊,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就见知县郑运林穿戴整齐,后边跟着众多差役从衙门口快速走了出来。

    要说郑运林召集人也真够快的,那报信的差役只是进去了盏茶时间,他这便收拾利落出来了。看来是铁定有大事发生了。

    郑运林一眼瞥见了李博,阴沉着脸没好气的说,“你还愣着干啥?快快随本官去迎接知府大人。知府大人这便到了!”

    言罢,理也不再理会李博,快步出了大院。

    李博心里“咯噔”一下,暗想,真快啊!这扬州知府是给王元正打前站来了。他来了,那王元正也就快到了。

    扬州知府蒋瑶是他们的顶头上司,他来了,李博若是不去相见,显然是有失礼节。蒋瑶若真是怪罪下来,他可吃罪不起。李博几乎是想都没想,匆忙正了正衣冠,尾随在了郑运林身后。

    刚刚出了县衙,就见几匹健马缓缓而来。为首一人正是扬州知府蒋瑶。

    蒋瑶听说监察御史王元正要来江都县,便丝毫不敢怠慢,直接领着几个人骑马赶了过来。

    王元正是监察御史,虽然只是个正七品官。但他是“代天子巡狩”,皇上虽然嗜好玩乐不值得尊敬,但蒋瑶知道皇上此时正在南京。这王元正却是内阁派下来的。内阁首辅杨廷和可是厉害角色,为人清正不说,而且手段狠辣。

    在蒋瑶看来,他可以不拿正德皇帝当回事,但绝不能不重视杨廷和。况且在蒋瑶心里是一直很敬重杨廷和,把杨廷和当成了他的心中偶像。

    蒋瑶勒住马缰,巍然坐在马上。

    郑运林和李博急忙上前,跪倒磕头,高声道,“下官见过知府大人。”

    说来郑运林和蒋瑶是同年进士,两人私下关系一直不错。但私下归私下,此时见了蒋瑶还是要行跪拜大礼的。毕竟蒋瑶是朝廷的正四品大员,而郑运林只是个小小的正七品知县,从级别上两人差的远呐。

    蒋瑶面色平和,扫视了一下郑运林和李博,这才从马上下来,上前说道,“二位请起!”

    郑运林和李博这才站起身,郑运林满面春风,上前说道,“知府大人,您这来我江都县也不提前打个招呼,让卑职好好准备一下。如此匆忙迎接知府大人,卑职做的不周了!”

    李博也是满脸赔笑,谄媚的望着蒋瑶。

    蒋瑶一摆手道,“事情紧急,本官心里也是着急啊!”

    郑运林急忙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一行人缓缓步入县衙的会客厅堂。

    差役上好了茶,郑运林一挥手让他们都退下,厅堂中只剩下蒋瑶。同知刘天民,知县郑运林和县丞李博四人。

    蒋瑶沉声说道,“本官此时来只是为一件事,傍晚时分监察御史王元正便要到江都县了。这次王大人来不是要巡查官员,只是为江都县学教谕秦厉送来十万两银子。”

    说到这里,蒋瑶面色一沉,道,“据本官所知,这十万两银子是内阁和户部好不容易凑起来的。专门用于江都县学的建设,所以你们千万不能打这十万两银子的主意,一定要专款专用!

    再有,嘱咐那教谕秦厉,这十万两银子一定要用在实处,用在刀刃上。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啊,这县学修缮的一定要成为我大明最好的县学!郑大人和李大人一定要监督那秦厉,秦厉毕竟是个少年,你等一定要看紧了他,且不可让他浪费一文钱呐!那可都是我大明百姓的血汗钱呐!”

    “卑职明白!”郑运林和李博诺诺连声道。

    蒋瑶稍稍沉默,呷了一口茶,接着说道,“对了,王大人是专程给秦厉送银子来,那秦厉现在哪里?快快让他来见本官!”

    蒋瑶的话刚说完,李博就懵了,霎时间老脸通红。郑运林也是一脸尴尬。蒋瑶是什么人,为官这么多年了,眼睛毛都是空的。说来他对知县郑运林在江都县为官是有所了解的。郑运林为官一任,可以说在江都县一无所为。但好在郑运林也没干啥违法的勾当,江都县还算安定,百姓也能安居乐业。

    况且蒋瑶和郑运林的私交很是不错,索性对郑运林也就听之任之了。反正再有不到半年的时间,郑运林便要进京述职,离开江都县了。

    蒋瑶立刻发现情形有些不对,又见郑运林朝李博使眼色,意思是说,你闯的篓子你和知府大人说吧。蒋瑶顺势问道,“怎么?李大人,莫非那秦厉不在江都,他还没到任?”

    说来蒋瑶从内心深处还是对秦厉不放心的。秦厉毕竟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年纪轻轻。年轻人嘛,办事从来没个准稿子。

    再有,蒋瑶对秦厉一直很有看法,一直把秦厉当成奸邪小人,况且秦厉又没读过书。

    蒋瑶早已断定秦厉是干不好县学教谕的。

    此时见李博和郑运林脸色异常,便更加笃定秦厉在江都县学搞的一塌糊涂,已然被赶出了江都县。

    李博磕磕绊绊的说道,“秦厉到任是到任了,只不过他在县学胡作非为,已然被下官下了大牢。”

    蒋瑶听了旋即眉头皱了起来,虽说他知道秦厉干不好教谕,但一个堂堂的正七品官被一个正八品的县丞下了大牢。从这点儿上看,这李博做的便有些过分了。

    说来要处置秦厉,是必须要禀报给知府蒋瑶的。秦厉毕竟是朝廷的正七品官儿嘛!

    蒋瑶先自有了几分不悦。在蒋瑶跟前,李博自知不能说谎,只能实话实说。

    蒋瑶毕竟是一心为民的官儿,待李博将事情经过说出,蒋瑶顿时怒不可遏。厉声说道,“什么也别说了,什么都可以放一放,李博,李大人,本官要你立即放人!若是放不出秦厉,本官便先拿了你这个县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