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明混世王 > 第七十一章 百无一用是书生
    每个烧饼三文钱,米粥一碗一文钱。掌柜的那账本上却画着圆圆的十三个烧饼,五只大碗。在每个烧饼的下面画着三条竖道儿,很是规整。在每只大碗下则分别画着一条竖道儿。这些竖道儿像极了摆放整齐的火柴棍,掌柜的正一根根的数着那些火柴棍。

    乖乖隆地咚!这是多么古老的算术方法啊!最让秦厉感觉可笑的是,掌柜的可能没读过什么书,这样算也就罢了。那瘦猴子般的秀才竟然也是看着账本,一条条的数着竖道儿。

    这是秀才么?秀才就这数学水平?秦厉一时间懵了。

    林家开设着赌坊,秦厉清晰记得林家赌坊的两名伙计在算账之时用的是九九歌。那两个伙计虽说精明了些,做伙计时间长了,但说来也没读过什么书,可是在算账方面眼前的秀才竟然比不上那两个伙计。

    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呐!

    两个人磨磨唧唧的数着竖道儿,数的秦厉是既感觉可笑,又是心烦,张口说道,“不用数了,四十四文钱!”

    那瘦猴秀才和掌柜的均是一愣,瘦猴秀才回头乜斜了秦厉一眼,看秦厉一身青布长衫,看去也像是个读书人,正所谓文人相轻,面露不悦,很轻蔑的哼了一声,“哼!你算是哪根葱?我钱肥乃是秀才出身,难道还算不出这个账么?用得着你来指手画脚?”

    钱肥高高扬起尖尖的下颏,傲慢之气十足,俨然不把秦厉放在眼里。

    秦厉并不着恼,穿越大明快有一年了,早已领教了这些穷酸秀才的酸劲儿。微微一笑道,“我看钱兄台仪表不俗,定然是个秀才。烦劳您快些,我这也等着结账哩!”

    “四十四文,你说四十四文便是四十四文吗?待本秀才算出来若不是四十四文,看本秀才如何收拾你!”钱肥又狠狠白了秦厉一眼,这才转过头去,和掌柜的继续数起来。

    两人终于数完了,恰恰是四十四条竖道。那掌柜的倒是个精明人,立即朝秦厉微微一笑,赞叹道,“这位兄弟真是神算子,神算子呐!”

    钱肥脸上微微发红,再也不看秦厉,从那串铜钱中数出四十四个递给掌柜的。而后却又愤愤道,“哼!本秀才偏偏不给你四十四文,来,再来一文,四十五文!”

    钱肥又抛出去一枚铜钱,这才回身朝秦厉冷冷的看了一眼,上前拍了一下秦厉的肩膀,忽而换做一副老气横秋,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兄弟,你可知我钱肥乃是扬州秀才,你当我真不会速算吗?本秀才只是想让掌柜的慢慢算出,这些不读书之人脑子慢着呢,本秀才一定让他心知肚明,省的到时候说我欺骗于他。

    你小小年纪,看你有几分聪明,应该在家好好读书,读取功名才对,出来如此张狂枉费青春呐!你以为你是扬州秦厉吗?那小子不读书却走了狗屎运,御赐了举人,那样的事儿在咱们扬州可不会有喽!小兄弟好好想一想吧。本秀才送你一句良言:做人一定要低调,再低调!”

    钱肥最后重重的拍了一下秦厉的肩膀,这才转身而去。他说话倒是口齿清楚,给秦厉说这样一番话,很像是一个长辈在谆谆教诲晚辈一样。秦厉则微微弓着腰,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惹得一旁的林嫣儿掩着嘴吃吃的轻笑。

    钱肥刚刚迈出两步,秦厉却一把拉住他,急急的问道,“钱兄慢走,小弟来扬州时间不长,兄台刚才说的那秦厉是怎么回事?他是个很牛的人吗?”

    “呸!牛个屁呀!一个不读书的小混混,靠着发明麻将巴结上了皇上,骗得皇上开心,让皇上御赐了他个举人。其实,唉!他整个一个不学无术,阿谀奉承之徒。本秀才最看不惯的就是他那种人了,有朝一日本秀才见到了那小子,一定好好难为难为他。”钱肥说起秦厉,更是一脸的不屑,甚是鄙夷。

    很想听听别人对自己的赞美之词,满足一下小小虚荣心,不料钱肥竟然这样说自己,秦厉一时心里窝火。尤其是在自己的小娇妻林嫣儿跟前,更是感觉有些丢面子。秦厉便有了教训一下这穷酸秀才的心思。

    秦厉灵机一动,淡然一笑,尽力使自己镇定下来,道,“原来如此,今日听了兄台之言,才知那秦厉是个什么人呐!不过小弟还是有一点儿不明白。兄台刚才说扬州人杰地灵,能人很多,为什么扬州这么多能人,偏偏是秦厉发明出麻将,可那些能人,尤其是像兄台这样的秀才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为何未能发明出麻将,让秦厉那小子得了先呢?”

    “这……这,歪门邪道,本秀才不屑为之!”钱肥一脸傲气说道。

    秦厉点点头,他早有心理准备,秀才嘛,人家读的书多,尤其是像眼前这位脸皮厚的秀才,是不容易说倒的。他接着问道,“兄台刚才说你也会速算之法,不知兄台能否告知在下你用的是哪种速算之法?”

    “这……这……”钱肥哪里会什么速算之法,一时竟然被秦厉问的张口结舌。

    秦厉微微一笑,道,“小弟深知钱兄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钱兄刚才告诉小弟做人要低调嘛。”

    “对……呵呵,本秀才便是真人不露相,故意藏拙,低调行事。”钱肥眼睛一亮说道。

    秦厉微微皱起眉头,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道,“小弟只是用的九九歌。没有什么好法子呀!唉!”

    接下来秦厉以飞快的速度背诵了一遍乘法口诀九九歌。在后世这是二年级小学生背诵的滚瓜烂熟的东西,可在钱肥听来,却是像在听天书一般。和钱肥同桌的那几个读书人听的更是双眉紧皱,闻所未闻。

    呵呵!一个九九歌便把他们一众读书人唬的一愣一愣的,真是让人啼笑皆非呐!

    秦厉见他们那种懵懂无知但却装的不屑一顾的表情,更加嘚瑟,张口又道,“钱兄乃扬州知名秀才,诗词歌赋定然烂熟于胸。小弟近来偶然看到一首诗,不知是哪位诗人所作,还请钱兄指教!”

    说起诗词来,钱肥顿时兴趣大增,急忙道,“快快诵与本秀才听,本秀才最精通的便是诗文。本秀才学贯古今,自忖哪位名家的诗词都能说出,不然也考不中秀才!”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他那几个朋友笑笑,一脸的得意。

    林嫣儿刚刚听秦厉背诵了九九歌,顿感十分惊奇。暗道,相公呀,你真是个怪人呐,你脑子里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东西呀?可是你并不读书,今日却要拽出一首诗来,还想难住眼前这位牛气的秀才,相公你可就是失算了,这不是作茧自缚,自取其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