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苍泪之浮生珏 > 第一零三章 迟迟相送
    “牺儿,下雪了!要不要起来看看?”

    “下雪……有什么稀奇,让我再睡一会儿……睡一会儿……”哈欠连天的小凤凰翻了个身,七扭八歪的身形霸占了整个床榻。

    风阙无奈一笑,为她轻轻盖好暖被,转身来到寝殿之外。

    这是今年的初雪。辰元宫轻轻笼着一层细碎晶透的银亮之色,百草溪如云中玉带蜿蜒婀娜,升腾着稀薄梦幻的青雾。随侍一早已经交代人将前后殿必经之路清扫干净,此时眼看天色又阴沉下来,雪花越来越密,洋洋洒洒,倒像是一场大的风雪在即。

    风阙身披雪袍,来到雪里,伸出一只手接住几片簌簌雪花……如今这双手可以握得住权柄之剑,却再也握不住青葱岁月、似水流年。匆匆已有半载,等到风雪过后,冬去春来,那桐花河边再现漫天花雨之时,大概就是离别之期了……他轻轻咳了两声,来到千云亭中,花墙后转来一个人影,隔着迷离飞雪一时看不清楚。

    “国主,太学院的夫子来问,今日是每月国主亲自询问部族子弟课业的日子,不知要安排在哪里。”亭外跪奏侍卫恭谨回禀。

    “就在前殿吧,未时请所有子弟过来。”侍卫领旨退下。

    风阙独自在亭中发呆,风雪中又现出两个人影,一高一矮,白袍翻飞,与这天地几乎融为一色,竟是玉山七子中的纳雪和玄月。

    风阙看清是这两人,走下石阶,径直来到玄月眼前,“师父……”,轻声一唤,目中已盈盈有泪。风阙抬头看着纳雪,“是师尊让你们来的吗?”

    “正是,师尊前几日出关,一直挂念着你,让我带玄月师弟来看看。”

    “师尊他还好吗?闭关这么久,可有……可有什么不妥?”风阙心中担心凌虚神尊为自己一年之寿数受反噬之苦,却不知如何言说。

    “师尊还好,你不用太过忧心。只是玄月如今的修为不能久留于此,你们且叙叙话,等过阵子他心智再开些,我可以常带他来看你。”

    风阙闻言稍有落寞之色,转头看着玄月,双眸又温柔起来。

    “师父,可还记得徒儿?记得这里?”

    玄月眨了眨莹亮清澈的眼睛,歪着小脑袋笑了,“记得记得,你是那一动不动的怪人,这里……这里是……”玄月四下张望,一脸迷茫。

    “不要紧,我是风阙,是你的徒儿,这里是从前师父和徒儿一起住过的地方,你看看,可还喜欢?”风阙牵起玄月的小手,带他缓步来到百草溪边,“你以前常在这里给徒儿舞剑,舞的很好,徒儿当时羡慕的不得了,只盼着能有一日像师父那样威风凛凛……”

    “玄月喜欢这里,玄月也喜欢玄圃,你无聊的时候就来玄圃找我玩儿吧,师尊说那里是我的家!”

    “徒儿记下了,徒儿听师父的……”大概是雪花迷离了双眼,风阙眼中一热,瞬间已看不清玄月。

    “三师兄!真的是你!还有……”凤里牺不知何时已站在风阙身后,看着他身边的这个十二三岁的孩子。

    “哦我认得你,你是那个只会哭的仙子……”童言无忌,凤里牺却觉得大大没有面子,当着纳雪和风阙的面,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风阙温柔的看着凤里牺,“牺儿,这就是玄月。”

    “哦……你就是玄月啊,那个小火精?不错不错!”凤里牺笑意盈盈围着玄月转了一圈,“这某人心心念念的师父原来长得如此心疼,这小脸儿嫩的都能拧出水来……”说话间小凤凰伸出手来就要摸玄月的小脸儿,不料玄月腰间提气突然喷出一口火来,吓得小凤凰急忙闪身避开。

    “呦呵!火气这么大,你不记得我啦?是我小凤凰当日在不周山救了你,还亲自送你回到师尊身边的,你怎么能恩将仇报,用火烧我?”凤里牺当然知道他重生之后已不可能记得自己,可玄月这可爱的模样实在稀罕,竟忍不住想要逗逗他。

    玄月抬头看了看风阙,一脸不信,“这仙子说的可是真的?”

    风阙笑着点点头,“恐怕是真的,她救下你的时候,还顺便用你的精火烤了一个红薯和一只雪鸡来解馋……”风阙坏坏的瞄了一眼凤里牺,果然,凤里牺瞪起了眼睛,想要狠狠捶他一顿。

    辰元宫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热闹了,看着玄月在百草溪边飞身纵跃,追着小凤凰喊着要打她屁股,立在千云亭下的风阙墨瞳如雾,心思飘渺。纳雪站在他的身旁倒背着云袖,目光被小凤凰灵动的翩翩身影所牵引,亦是默默无语,心潮起伏。

    “纳雪,你觉得持琴仙子如何?”听风阙如此直呼自己名号,又问得莫名其妙,纳雪转头看了看他,“此言何意啊?”

    “恕风阙直言,观你神情,你与牺儿的交情可不像是只有数月的同门之谊,可是情由心生,爱慕牺儿已久?”

    “你此言……当真是莫名其妙,我纳雪又不是瞎子,当然看得出来你与师妹情投意合,自然……自然不会横刀夺爱……”纳雪话未说完已觉不妥,急忙自圆其说,“纳雪之前确实也识得师妹,但自问绝无非分之想,你莫要胡言乱语,自乱心神。”最后两句已然带有怒气,大概是被一个凡人戳中心事,恼羞成怒了……

    “风阙并非要对纳雪神君无礼,只是神君想必清楚,风阙碌碌凡人一个,寿数也不长久,若是他日……他日牺儿需要一个人陪她度过无尽岁月、撑起一方女君的重任,翱翔四海,纵横天地,我倒宁愿那个人,可以是你纳雪……”

    纳雪眯起双眼,身旁这形槁影灰、面白如雪之人把自己心事说得透彻,自己却是对他一无所知,看不清楚。

    “神君不必介意,若是风阙有所冒犯,只当是我久病成痴,言语无状罢了……”风阙走出千云亭,云袖轻轻飞舞,扰乱漫天雪花,眼前三个嬉笑追逐的人影令纳雪不禁感慨,或许自己还不够洒脱,否则为什么竟融不进去这世间最美的画卷……

    离别之际,风阙在玄月跟前双膝跪下,心意沉沉,“师父,徒儿当日还欠师父一个正式的拜师之礼,如今有缘再见,就在此地让他二人做个见证,师父在上,请受徒儿风阙三拜!”

    风阙在一片苍茫风雪中伏地拜倒,玄月见了十分开心,拍手笑道,“我玄月果然收了个乖徒弟,日后让你的师爷爷也一起来和你玩儿,如何?”

    凤里牺看着跪在地上一脸不舍的风阙,不知为何鼻子有些发酸,“好了风阙,日后你若想他,我可以带你去凌虚宫看他。”风阙强忍眼泪,起身转向凤里牺,“对了牺儿,玄月的木剑可在身上,不如就今日还给他。”凤里牺点头幻出木剑交与玄月。

    “这是什么?一把……木剑?”

    “这是师爷爷从前送给你的,如今能重新回到你手中,也是缘分。”

    玄月手中摆弄着木剑,听风阙说是凌虚神尊送给自己的东西,十分满意的点点头。

    “回去吧,莫让师尊担心。”

    纳雪似还有话想说,看了看风阙身边的师妹,把话咽了回去,牵起玄月的手消失不见。

    风阙再难忍住泪水,背对着牺儿,双手在袖袍里握成拳头,心中知道这或许就是与玄月的永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