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老子就是要战争 > 第七十六章 急报
    “我的腰……”“给我白活丹……”“我应该还能抢救吧……”

    战争打完,医疗营中络绎不绝的哀嚎之声。

    这时候骁骑营的将士们虽不能说全军覆没,却也已经躺下了七七八八。

    一个个家伙面色苍白,身体发颤,看起来仿佛风一吹就会随时到底不起的样子。

    如果不是经历了整场战斗,仅仅只看这画面,怕以为这一群人才是输家。

    “你这只军队强归强,但是每次打完之后,近乎全都趴下去了!”

    秦雄看着医疗营中被骁骑营占据的床位,忍不住的吐槽道,“要不你换个军团天赋吧!”

    “换个天赋哪里来这么强爆发力!”李适道,“至少我觉得推不掉这群黄巾!”

    秦雄听到李适的话,思索了一下却也不得不承认,在那不知名的光辉照耀过后,整个黄巾军的士变得截然不同了。

    如果没有李适这种潜力爆发的军团天赋,能够将战斗力陡然提升一个档次。

    这场战争能安然下场就很不错了。

    在这点上,潜力爆发这个天赋还真的是不能轻易换掉。

    尤其随着一次次潜力爆发,李适的骁骑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强。

    现在,哪怕不开启潜力爆发这个军团天赋,战斗力也能维持在一天赋顶流位置。

    而潜力爆发一段能够增幅全属性10%,维持到体内能量消耗殆尽。

    潜力爆发二阶段能够增幅全属性30%,维持到肌肉与脂肪被消耗殆尽。

    这样的属性增幅表现在战斗力上可是让骁骑营得到几何倍数的强化。

    这样的战斗力,李适相信与三天赋的军团碰一碰想来也未必会输。

    且潜力爆发完,然后从战斗中恢复,骁骑营的素质会有显著提升。

    而随着骁骑营基础素质不断增幅,潜力爆发所获得增幅的比例开始不断的下降。

    李适有些怀疑,等到潜力爆发主动开启,带不来增幅时就是骁骑营的质走到极限的时候。

    另外,这时候的骁骑营的将士们,虽然在潜力爆发后,鬼哭狼嚎,面色苍白,但比较起当初刚刚觉醒这潜力爆发军团属性时,潜力爆发后便要被医疗营抬走的画面却是好太多了。

    现在也不过只是些肌肉萎缩,浑身抽筋,以及营养不良,多喝点枸杞茶,终归是好的。

    至少从这种程度来说,骁骑营的身体已经开始去主动适应这个军团天赋了。

    所以,对潜力爆发这个军团天赋,李适怀疑真正大成是潜力爆发所带来的增幅几近于无。

    那对绝大多数将士来说,就是已经把自己的身体开发到极致了。

    到那时候也许能够比肩三天赋的军团,也许能抗衡四天赋全面发展的军团。

    谁知道呢,至少这一条道路对于现在的李适来说,还相当遥远,走起来遥遥无期。

    李适看看秦雄,道,“好了,我的骁骑营受伤不眼严重,更多是脱力,而不是受伤。

    让医疗营做简单的医疗处理便能腾出手来救援大家,等一会儿就好了。”

    “这就好,这就好!”秦雄听到李适的话连连点头。

    西凉的人都知道,李适的医疗营建立起来是给自己的骁骑营配套的。

    因为骁骑营打完架,第一时间便被抬到医疗营里面治疗,之后才给其他各营治疗。

    这点对西凉的人来说虽然有点微词,但也没有人觉得不公平。

    毕竟医疗营是李适自己组建起来的,自然先给骁骑营用,其他的人等着就是了。

    “我说老大,你为什么不也跟我一样建立个医疗营给全军用呢?”李适问道。

    “没钱,没人!”秦雄还没有回答,李文优却先回答道,

    “你当读书的女子这么好找嘛!还不是被你搜刮干净!

    最重要的是,当初感觉有你的医疗营顶着就够用了,准备明后年再来搭建的。

    没想到,黄巾军这次战斗这么有韧性,倒让医疗营救起来有些人手不够用了!”

    说实话,李文优是真感觉李适的医疗营顶着就暂时够用了。

    毕竟西凉大军靠硬化防御军团天赋在正面厮杀时,绝大多数都受伤不是那么严重。

    而正规的西凉大军也没有李适的军团使用潜力导致爆发完后会需要医疗营紧急治疗。

    所以正规的西凉大军对于治疗营的要求,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非常高。

    但那里想到这次跟张宝交手,先是曙光军团,后是龙将出没,以及黄巾军悍不畏死的人海战术,真计较起来,还真是差点就翻车了,这就导致医疗营有些不够用了。

    “好吧,随你!”李适看着李文优道,“那些被俘虏的黄巾军……我看你在命他们挖坑。”

    “嗯?”听到这话,李文优的脸色不变,只是目光直视李适道,“你想要保他们!”

    “嗯!”李适点点头,看着李文优说道,“我们天水需要人力,总比你活埋了好!”

    “他们可是黄巾余孽……”李文优听到李适的话,看着李适却还是摇摇头。

    “我们天水有几个人的身份背景是干净的。”李适倒是毫不在意的说道,“再说这些黄巾贼再惨也是我华夏子民,妖族都有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为什么他们不行!”

    “不行不行!”秦雄在一边听到李适的话,果断拒绝道,“我知道李适你小子心善。

    但你可要清楚,且说你未必能救多少人,更不要说救了他们怕是会恶了仙皇,更重要的是,我们手上没有那么多粮食。

    这可是五万人,想要把他们从冀州送到我们西凉,这一路上要吃掉多少粮食啊!

    所以还是一了百了杀了干净,每个人头都是功绩。”

    李适听到秦雄的话稍稍沉默了一下,不得不承认秦雄所说的并没有错。

    就算是自己想要救人,但这么多的人,西凉军根本就不可能拿出那么多粮食出来。

    更不要说把这群人,从这冀州送到西凉了。

    朝廷对黄巾军的向来是杀无赦,所以这一群黄巾军虽然投降了,但想要处理他们的唯一办法,居然是杀降,而自己却是只能眼睁睁看着。

    李适不由感到可笑。

    “把他们卖附近的世家大户呢!”李适抬起头对李文优道。

    “虽然我也很想要卖,但你别看大户与世家会收纳流民,实际上对这种手上沾了血的农民却是向来敬而远之,因为他们杀过人了,这样的人用起来不方便。”

    李文优说到这里,却也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李适也明白了,杀过人的流民,跟没有杀过人的流民,终究是两种人。

    李文优看着李适脸上的不忍之色,道,“要怪就怪这么世道吧。

    我很想要把他们留下来,但不可能把他们带回西凉的,朝廷也不会允许我们这么做的。”

    李适听到这话却有几分沉默,第一次的感觉到了自己手中权利太小了。

    看起来是自己等人决定了这群黄巾蛾贼的命运,但严格意义来说,自己也不过只是被世道摆弄的棋子。

    但没办法,造反是高风险行业,既然他们打输了,那就要有死全家的觉悟。

    李适倒也没有再去阻止李文优什么,而李文优也略过了这个话题。

    毕竟一个注定无法改变的事情,继续谈论也没什么意义。

    而李适只感觉这批人命不好,如果这战是打完张角的最后一战,那自己以收奴隶的名义说不定还能带上一批人回西凉。

    但现在自己说什么也不可能留下这批人来浪费粮食的。

    毕竟,在战争期间粮食紧缺,就算自己的骁骑营们手中的牛肉也快要见底了。

    而在众人处理好这些事情进行收尾,毕竟不论是杀降,还是埋尸,总归要些时间处理。

    李适因为心情不好,便独自骑着马匹在四周晃荡着,呼吸着带着血腥味的空气。

    这时候,李适见到一小队越骑向军营方向奔跑而来,李适皱起眉头近了后,认出领头的人是越骑的一个曲长。

    李适大声喝到,“王小二,你来此地何事?”

    “是李校尉?!”这王小二见到李适脸上到是流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大声道,“李校尉,我奉徐荣校尉之命,特来送广宗急报,要即刻交给秦雄北中郎将。”

    李适听到这话微微一愣,这时候李适才回过神来,这次送信的是小队越骑!

    越骑这样的送信模式李适只是听卢子干说过一次,那是送最紧急的信件才会让这样的越骑小队出发,利用得就是越骑小队的军团天赋云气固化能力,保证一路畅通无阻。

    当然,这仅限战区内的信件传递,如果是跨越战区的,那还是走其他渠道,毕竟马匹支撑不起这么高强度长距离的作业。

    “跟我去见秦雄北中郎将!”李适果断对这只小队成员说道。

    很快的,李适带着这支小队成员来到秦雄营帐,这时秦雄与李文优在商量着要事。

    等到李适带着这支小队进来,都感觉到有几分不妙。

    这时候的王小二把手中的急报送给秦雄,自然是未拆分的状态。

    秦雄打开了急报后,骤然脸色难看起来,“广宗的封锁被张角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