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珠光宝器 > 第二六四章 大结局
    乌鸦本就是鸟类,何况还是只乌鸦妖,虽说它是火属性的,但它天生会飞,有了大乌鸦这只妖宠,钟苒和大白狼的行进速度就更快了。

    可就在她们找到了能够返回地球的空间薄弱点,往回找那些修真者的时候,遇到的,却是一支正被螟蛉族打得屁滚尿流的队伍。

    之前还被人类修真者压着打的螟蛉族,倒是农奴翻身了。

    这里面的人,要是没有钟苒在意的,她倒是还没什么,可问题是当她看到三个螟蛉族一同夹攻赵颖的时候,钟苒的眼神就开始变了。

    虽然,那三个螟蛉族一个都没跑,都死在了钟苒的太阳真火下,但是阻挡不及,赵颖还是被咬下了一大块血肉,而在此之前,赵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师父……咳咳!你总算回来了。”倒在钟苒的怀里,赵颖努力地挤出一个笑容,只是满脸的惨白,映衬着嘴角不断涌出的血液,实在是叫人不忍直视。

    “别说话了!”眼见伴随着血液流出的内脏碎块,钟苒的鼻子就一阵泛酸。自打重生以后,她哪里遇到过这样的生离死别啊。

    不断地往赵颖嘴里塞着药,明知道这时候就算大罗金丹也没有用了,但钟苒仍不愿意放弃,这是她二徒弟啊。

    “师父……带我回家……”赵颖没说什么冠冕堂皇地话,她也想活着,作为一名孤儿,她比任何人都想活着,要不然,也不能够在那么多的孤儿群体中脱颖而出了。

    只是,这一回。她想要活下去的这个小小心愿,只怕是达不成了。

    “好!我带你回家,你先睡一会儿……睡吧……”钟苒是个爱哭鬼,这个时候,眼泪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将赵颖小心翼翼地放在大白狼的身边,她便转身加入了战斗。

    好在螟蛉族已经分散开来。这此地的螟蛉族并不多。要不然,以这会儿螟蛉族大幅度提升的实力,钟苒自己都不能够身而退。

    本来还有近一半的人类修士。此刻却只剩下了十余人,每个人的身上都有十几处的伤势,而赵颖,这会儿已经只剩下了出的气。

    “嗷!”大白狼因为某种原因。并不能加入螟蛉族与人类修士的战斗,但是大乌鸦却没什么顾虑。它是钟苒的妖宠,那就等于是站在人类修士一边的,事实上,要不是大乌鸦。钟苒肯定也跟其他修士一样,早就伤痕累累了。

    “嘎嘎!主人,快跑!好多螟蛉族往这边来了!”嘎嘎听到大白的狼嚎。仔细偏着鸟头,辨认了一下。突然惊惧地一把将钟苒拉上了自己的背。

    钟苒的怀里还抱着赵颖,被嘎嘎一拉之下,居然叫它给得逞了,眼见着嘎嘎就要飞走,钟苒连连喊停。

    “等一下,嘎嘎,你能变到多大?”既然嘎嘎能够缩小到巴掌大,自然就能够变大。

    听到主人这会儿居然还想看自己变魔术,嘎嘎有些着急,却又很无奈的照做,只一眨眼的功夫,嘎嘎就变作了数十米大的一只巨鸟。

    徐逸清和龚铭是最先清醒过来的,迅速地拉着身边的人爬上了鸟背,其他的修真者也不是笨蛋,很快也醒悟了过来。

    对此,嘎嘎很是不满的想要给这些对自己不敬的人类一点教训,可谁让主人发话了呢,无奈,嘎嘎只能当一回众人的坐骑了。

    因为已经找好了返回地球的空间薄弱点,所以就算后面有螟蛉族追着,时不时的,还有螟蛉族从不同方位冒出来,但嘎嘎总算不负众望,将众人送到了指定地点。

    一百个人进来,却只剩下十来个人回去,其中,大半还是钟苒的人,有几个门派可以说是军覆没了。

    由于螟蛉族还在追截人类修士,所以大家也没心思感怀秋伤,只等着打开了空间薄弱点,就回去地球。

    嘎嘎是钟苒的妖宠,自然是钟苒到哪儿,它也到哪儿的,而大白狼,钟苒忍不住又问了次它的意见,大白狼不肯跟钟苒走,它要留在阵法空间,陪伴那个人的痕迹……

    “啊!出现了!”阵法空间外头,气氛已经变得剑拔弩张,很是沉重,半空中突然出现的光幕,却让所有的人绷紧了皮肤。

    果然是阵法空间重新开启了,各大门派的人,都很是期盼的望着那道光门,不料,却只等来了稀稀拉拉的十来个人。

    要是除掉钟苒她们八个,其余的人算在一起,居然才只有七个!

    七个啊!哪怕是进入阵法空间的门派都不止七个了呀!

    “周瑾!你师妹她们呢?”此时,姜无用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但是因为身份玉牌还没碎掉,所以他还不愿意接受某个现实。

    “……”

    “啪!啪!啪!”

    没等周瑾回答,随着一连串的碎裂声,各大门派的掌门都神情惊惧地愣在了当场。

    “怎么会?怎么会!阵法空间不是机缘吗?怎会如此!”

    “噗!儿啊——”

    各大门派的精英弟子,不少都是跟门派的高层沾亲带故的,要不然,哪里来的那么多修炼资源啊。

    这会儿随着身份玉简的碎裂,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的惊惧的表情,丝毫不做伪的。

    惊惧之后,就是迁怒,见到钟苒一行,就只陨落了一人,还把尸体都给带出来了,各大门派的眼神要是能够杀人,足以将钟苒给杀死。

    要说钟苒的修为也高,会不会自己门下的精英弟子,就是死在她手里的呢?

    但就在大家想要一起冲上去找钟苒要个说法的时候,一个幸存下来的修真者,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师父!螟蛉族!是螟蛉族!”

    看着一个大男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抱着他师父的大腿痛哭流涕,本是很奇特的事情。但这会儿,大家的心思,显然都被他的话给震惊了。

    “螟蛉族?”

    ……

    正因为螟蛉族现世的消息,各大门派的人都顾不上谴责钟苒,纷纷带着门下弟子回转,已经没有弟子幸存的门派,那就跑得更快。总不能让门派断了传承吧。

    虽说这次进入阵法空间是各大门派自己愿意的。而且当初为了争抢名额,各大门派内耗也损失了不少,现在这样的结果。很多人都难以接受,但比起螟蛉族的出现,这些事情,似乎都可以丢到一边了。

    阵法空间是昆仑派打开的。现在招惹了螟蛉族这种生物,实在是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昆仑派至少还剩下了一个周瑾呢,有的门派是军覆没啊,所以大家的怒气再一次转向了昆仑派。

    螟蛉族现世,天地劫难开启。人类即将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机。

    本来,对于钟苒推行的民修真计划,地球修真界但凡是觉得自己传承深远的修士。都对此嗤之以鼻。

    但没两天,居然就有人主动联系起了国安九局。他们要为国家培养修真者!

    钟苒这几天可谓是操碎了心,赵颖若是那么死了,倒还好,顶多是让人疼痛一时,问题是她被钟苒吊着一口气,一时之间,死还死不了。

    如此一来,钟苒这个做师父的,肯定得使出各种手段让徒弟活啊,除了炼丹,她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可是在心慌意乱之下,钟苒炼丹连连出错,几天过去了,专门为赵颖准备的丹药居然还没有炼成。

    螟蛉族现世,天地劫难开启,相当于世界末日就要来到,这是前世没有过的事情!

    钟苒开始怀疑,难道是自己这只蝴蝶的翅膀,造成了天地劫难吗?

    这个时候,徐逸清却回了一趟美国,将钟苒一家子都从美国接到了蜀山派,比较起来,天地劫难若是真的发生,蜀山派这边的大阵还是能够抵御一时的,更何况,钟苒已经把这里当作是根据地了。

    一家人,就算是死,也是应该死在一起的吧。

    有了家人的到来,钟苒的心便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在见了一次家人后,钟苒就再次钻进了地火室,当天晚上,她就炼成了一炉护心丹。

    两天后,赵颖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一般,从死神手中挣扎逃脱。

    各大门派的人,其实都在看着钟苒呢,知道了连钟苒抱回的那具尸体都能够复活,已经冷静一些的各派掌门皆是悔不当初。

    早知道,一开始跟钟苒打好交道多好啊!而他们呢?各个都自恃是名门正派,直到精英弟子都死绝了才明白,要是早抱好钟苒的大腿,哪里会死那么多的人呢?

    看人家蜀山派的弟子,就活了四个!

    因为怀疑是自己的原因,造成了天地劫难,钟苒开始尽心尽力的普及面修真计划,很多原先都没来得及行动的修真门派,迅速地加入了进来。

    钟苒没有别的工作,就是炼丹。十年后,人类修真者在无穷尽的丹药辅助下,真正做到了民修真。

    哪怕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也有专人为他们洗精伐髓。

    而异族,比如说白种人,黑种人,也各有各的传承。白人自然是上帝天使了,黑种人……各个部落的图腾,也有众多的神灵降世。

    因为要对抗共同的敌人,螟蛉族,就连吸血鬼和狼人都坐到了一起喝下午茶。

    十年的时间里,螟蛉族却并没有突破阵法空间的那道光门,而人类修真者,在商讨之后,却决定要主动出击……

    “钟璞——”

    哪个不着调地娘,会给自己的亲儿子取名叫钟璞的啊,除了钟苒还能有谁,再有两天,就是“远征大军”前往阵法空间的日子了,钟苒本打算趁着这两日,跟儿子好好亲热一番,此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想不到,钟璞这个家伙居然又在调戏小姑娘了!

    这小子也不知道像谁,明明同他一块儿长大的舅舅钟苇到现在还像个懵懵懂懂的孩子,钟璞却是打小就爱招惹女同学,从幼儿园到小学,钟苒见儿子的机会不多,但是每次都能逮到他在招惹小姑娘,也真当是本事了。

    听到娘亲的喊声,钟璞却只是吐吐舌,在一千零壹号“小女友”的脸上亲了一口,这才蹦蹦跳跳地朝钟苒跑过来。

    “妈妈!璞璞想死你了,a~a~a~”

    好嘛,又是这一招对付她,可谁叫钟苒就吃儿子这一套呢?

    小小年纪的钟璞,可以说是地球修真界最亮眼的一颗星了,这小子才十岁多,就已经突破了筑基期,还是在没有服用筑基丹的情况下,所有的人都说他是前无古人的天才修真者,地球修真界的传承以后就得落在他身上了。

    钟璞的来历,可以说一直是钟苒心中的一个谜团,她究竟是怎么怀孕的,其实她到现在都没一点印象。

    这都十年过去了,徐逸清依然还在奋斗的路上,钟苒就跟一个没有心的人,哪怕之前钟爸、钟妈都逼着钟苒结婚,可偏偏钟苒就是没听过。

    再说下去,她就拿自己同裴宇墨的那本结婚证来滥竽充数。

    外界很多人,都以为钟璞是炼丹宗师钟苒和魔帝裴宇墨的孩子,只有钟苒身边的人才知道,哪儿啊,钟璞这个小魔童是徐逸清的娃儿!

    经过这十年,钟苒心中隐约有个念头,却总也抓不住,确切的说是她不愿意去抓住。

    直到再次进入阵法空间讨伐螟蛉族的这一次,钟璞居然胆大包天的跟了进去……

    “钟苒,别哭了,璞璞一定会没事的,他那么聪明!”徐逸清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钟苒才好,这是他第一次见钟苒哭得那么伤心。

    钟苒的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按说她不该如此的啊。

    她是不担心钟璞会有事,那个家伙简直就是妖孽转世,除了小家伙刚出生的那几个月安静得像个小天使之外,接下来的时候,他压根就没让人担心过,让人担心的是要面对他的那些人!

    重生十几年,直到今天,钟苒才发现自己的人生就是个悲剧啊,尼玛辛辛苦苦的生下来的儿子,居然是……居然是……

    心好累啊,感觉再也不会爱了。

    钟苒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阵法空间里的螟蛉族已经被灭杀殆尽了,至于螟蛉族的那个世界,据说小得跟小王子的星球似的,嘎嘎一把火,就将螟蛉族的诞生星球灭成了渣渣。

    末日的危机过去了,地球却变成了神魔乱舞的世界。

    如今,各个种族因为外来威胁都团结在一起,不知道在螟蛉族消失以后,他们的和平还能够保持多久。

    “钟璞!有本事,你丫的,这辈子都不要给我出现!”钟苒哭够了,就开始大喊,听这音量,貌似真不是担心儿子,而是……被人摆了一道。

    可不是,好大的一道啊!(未完待续)R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