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毒妻入局 > 第二百二十二章春乏秋困夏打盹
    面对含忧的目光,发自内心的担忧,风姿卓越的女子,冷雪鹊打了个寒战,她略平复心绪,决定以利相诱。却是巧妙地以个人的观点来发表。

    “依姐姐看来。越国本属大月秦。殿下登基,你做了皇后。你父王就是国丈。那还分什么越国与月秦。天下都是你的相公的。也是你父王的!”

    环铃郡主恍然大悟是哦了一声,窃喜会儿,凑近冷雪鹊耳畔,神秘地道:“你说得也对。昨日,太子哥哥就问我了。如果我也心许于他。他就马上求皇上派使臣到越国向我父王提亲。”

    动作神速!冷雪鹊差点又大赞。

    她满目喜悦,也凑近环铃郡主耳畔,“马上就是选秀之日了。几千佳丽。你若不答应。殿下可就要是别人的啦!”

    “姐姐!瞧你说的!”环铃郡主轻轻地捶了冷雪鹊两拳,羞得捂面向前跑去。

    她越过月轩璞,让月轩璞瞠目结舌地驻足,后回头瞧向冷雪鹊。

    “郡主怎么啦?”

    冷雪鹊忍不住一笑,疾步追上月轩璞,悄然道:“你我观得不错!末来的皇后非郡主无疑。”

    冷颜对于环铃郡主的到来欣喜若狂。他一边招呼他们三人坐,一边问着环铃郡主现在住什么地方?

    环铃郡主当然不好意思说了,而冷雪鹊赶紧悄悄给冷颜使眼色。

    冷颜细打量环铃郡主。这才发现她羞得满脸通红,他马上就会意过来。

    国事他不参与,他只关心她的安危。于她住在太子府甚感欣慰。毕竟,那主人地位至高,优秀杰出。是天下女子盼嫁的对象。

    他落心了。一边与他们叙话,一边出言逗着环铃郡主。

    嘻嘻哈哈一番话,冷雪鹊看出,冷颜与环铃郡主关系似若亲兄妹。

    无叶在这时迈进门来。他施了礼后,从怀中抽出月轩璞让他保管的那画来。

    画一出现,冷雪鹊的心落到了幽谷。

    虽说不在意那画中人是谁了。可真正看到画,却又是那么介意。心有一点点疼。神情也极不自然。

    她很快垂首。淡定地喝着茶水。目光落到了地下。

    “少夫人!”无叶把画缓缓摊开,凑到冷雪鹊眼睑下。

    她眨巴了下眼睑。心中迷惑不解。不懂无叶为何要把画给她看。

    冷颜凑了上来,手指慢慢地指向飘飞在女子脸侧的一缕发丝。

    冷雪鹊顺着看去。敛眉,突然一把接过那画,三步并着二步走到窗前,定睛一看。眼中刹时就绽放出喜悦的光芒。

    原来,女子右唇下竟然有粒小小的黑痣。只不过。那痣太小,又被飘飞的发丝半掩,同是墨色,若不细看。真看不出来。

    无叶缓缓走上来,“少夫人!这画自你走后。就一直是无叶在代少爷保管。无叶担保。这画少爷没有再触摸。”

    “轩璞!是我误会你啦!”冷雪鹊抬眸,亦是红了眼眶。

    月轩璞温文一笑。“其实!画的时候很是茫然。只不过,出来的人竟是你。当时我也很惊诧。后来。我想通了。正如我给殿下说的那话一样。心动的原来是枕边人!”

    “哈哈!”

    他夫妻俩人真情流露,让无叶与冷颜跟着伤感。却不料,那环铃郡主若是窥到了什么大秘密。

    她眼珠子一转,坏坏地环指他们俩,道:“原来。你们夫妻俩也会有误会的时候!”

    这话引得屋内的人都笑了。

    眨眼间,五月十八就到。

    那举国欢庆的日子。当一切礼毕,诏书落音。皇宫里所有的花儿都绽放,吐露芬芳,空气中带香。

    各处的宫人们前来报喜。使圣明殿内的大臣们惊喜交集。

    他们津津乐道那定是老天送给离轩辕的大礼。又是一番毕恭毕敬、唯唯诺诺正规叩拜。却不知那是正移步换影前来恭贺的冷雪鹊悄然挥袖施法送给离轩辕的礼物。

    身着冕服、坐在金壁辉煌龙椅上的离轩辕心知肚明。他朝月轩璞遥遥一笑。尔后,眼神示意总管太监宣读册封离玉辕为太子的圣旨。

    三呼声再度响起。一袭四爪蟒袍的离玉辕有模有样地走到殿中央,向离轩辕行跪拜大礼。

    礼成。群臣簇拥着新皇来到正南门城墙。那里刹时就响起若似春雷的百姓朝拜声。

    万众欢呼声中。宫门前的广场上点燃烟花。

    砰砰的巨响在天空爆开,绚丽多彩的点光让碧蓝如洗的天空色彩绚丽,梦幻迷离。

    离玉辕虽昂首站在离轩辕身边,但个子终是太矮,他兴奋地拉扯着后面的冷雪鹊裙子,“伯娘伯娘!抱我看抱我看!”

    小白猫心性警惕,这么热闹喧嚣的日子它早躲了。不见踪影。

    旁边的环铃郡主俯身来抱离玉辕。离玉辕只一凝,就张开双臂,喜滋滋地扑向环铃郡主。

    离轩辕登基,恩泽有别于历朝历代君王。他没大赦天下。而是让各地开仓放粮。

    按照他的解释,有罪不能因他获得赦免。必须受到惩治。无灾开仓放粮,才能体现出他的圣明皇恩。

    次日,西南就有捷报传来。异族节节败退。凤天在一次交战中阵亡。一月之内异族有望投降。

    这是天大的好消息。离轩辕在早朝封了月轩璞为太子太傅后,又在鸿义殿大宴群臣。

    太尉府。得到消息的李飞絮一听月轩璞被封为了太子太傅。就好奇地问月皓南太子太傅为何官职。

    当听到太子太傅的职责后,李飞絮流露出一缕失望,“没实权!”

    月皓南得意地摸着胡须道:“话也不能这样说。太傅为正一品,也参与朝政。”

    坐在喝茶的冷雪鹊不吭一声,心里自是想起了秦澜留给月轩璞的纸条。

    她有心让月轩璞再度辞官,可离轩辕刚刚登基。时机不对,也就只得过段时日再说,却脱口而出,“无官一身轻!”

    月皓南一怔,目光闪向冷雪鹊,“媳妇啊!你这是什么话?”

    冷雪鹊尴尬地笑笑,掩饰道:“我随口说说。”

    李飞絮正色道:“这话可不能乱说!”

    冷雪鹊只得点头附合。会儿后。她说身体不适,想回去休息。

    心情沉重,脚步难免拖拉。出门时还特意扶了下门框。

    “这小鹊儿是不是有了?这若是有了。那段日子她可不在府……”

    屋内李飞絮的话声极小,可刚迈出门槛的冷雪鹊还是听清楚了。

    一股寒气从脚升起,她只觉得头顶压着一片黑黑的乌云,久久地停留。

    月妈眼珠子一转。赶紧搀扶着她离开。

    都是兮紫烟害的!若不是她怀恨有意诬告自己与表哥不清白,婆婆怎么会对自己有喜这么敏感。现在。难保婆婆心里又在怀疑自己与谁不清楚呢!

    冷雪鹊三思之下,觉得怀了孩子的事再也不能瞒着李飞絮。但这事得月轩璞告诉他们。

    晚间,月轩璞回来,却酒气熏天。醉得一塌糊涂。冷雪鹊也只有把心里的话藏在心里,没对他说。

    一夜很快过去,嗜睡的她醒来时。他已经上早朝去了。

    孩子一事不能耽搁。她来到南侧门,欲等他下早朝。可众臣都走完了。就是不见他出来。问得一个宫人,宫人说,他从侧门去太子府了。

    他一定很忙!她这样想着,黯然神伤地回转。不知不觉中竟走到了雪鹊别苑。既然来了,也就将就进去了。

    婉春等人于她的到来又是惊又是喜。小丫头抚着泪说道:“小姐!前日,轰轰隆隆的,热闹非常。可奴与闭月姐姐们没敢出门。要是知道你与少爷都在皇宫城墙上,奴怎么的也得去瞧瞧。”

    热闹的场面冷雪鹊最不喜欢。那城墙上陪着离轩辕与民同乐只不过是一会儿。

    瞧着几个丫鬟不能见人也有段时日了,她便对她们如今风雨已过,她们可以随便出门。

    “太好了!被老夫人看到。老夫人不会骂小姐吧!”婉春高兴之余,又不免担心。

    冷雪鹊只得再次道:“不会啦!”

    春乏秋困夏打盹,何况她怀孕了。也就在雪鹊别苑一睡就是一天,眼见天黑了,便急忙叫小轿准备回府。

    刚出了门,就见月轩璞骑马而来。

    他一脸焦急,平日里话本不多,这会儿话更是少了,只是在她扶上轿时轻轻地责怪,“出府也不跟谁说。害得娘到处找你。”

    本就受了委屈想找他诉说,可迎来的却是他的责怪。她张了张嘴,想解释,可心头有气,话也没说出口。

    “这儿虽好,但娘与爹却不知道。你还是少来。”天黑,他没看见她泪水盈眶,放下帘布,继续数落,那责备的味更重了。

    她唿啦啦一掀帘布,一步跳了下来,带着一股风就向苑门走去。

    他在背后问:“你干嘛?”

    “我不回去啦!省得你娘怀疑我对你不忠。”她愤愤不平地道,也不管他如何,径直向苑中深处走去。

    相送的婉春几人呆呆地站在苑门前,一时没反应过来。

    “少夫人这是怎么啦?”半晌,月轩璞才问婉春。

    婉春一脸茫然,闭月几人也摇了摇头。

    他无奈,只得追她去。

    一盏油灯下,他干咳两声,缓缓走到她身旁的椅子坐下,酝酿片刻,轻轻地问她怎么啦?

    她眼泪扑簌簌滚落,抽泣顷刻,才断断续续地把今日李飞絮的怀疑给他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