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毒妻入局 > 第一百六十一章鲁先生死得蹊跷
    男院内。

    鲁先生已经被抬出了屋子停在门前的地下。而李飞絮与月皓南等人居然也到场了。

    那地方好似有印象。曾经见过。冷雪鹊心头一惊,下意识地环目四顾。

    她细看之下,突然发现李大夫与鲁先生相捱住着。也就隔个三四米。中间一个花坛、一株半大槐树。

    怪不得这么眼熟。鉴于昨日刚在兮紫烟面前装得弱不禁风。冷雪鹊放缓了脚步慢慢向月皓南与李飞絮走去。

    连城连壁伸手欲唤冷雪鹊,却张了张嘴,顾忌身前的李飞絮,因而未喊出声来。

    冷雪鹊身子好似十分僵硬,连给月皓南与李飞絮施礼都没有往日灵活。

    月妈的搀扶下她挺直了腰板,尔后又朝躺在草地下的鲁先生尸体移去。她的目光掠过鲁先生的尸体,最后锁住鲁先生脖颈的红紫伤痕。

    红紫痕迹延伸得过长。若是上吊自杀只在前端以及下颌,根本不会有半圈。她心惊胆战地蹲下,伸手摸向那颈部。又惊讶地发现鲁先生颈部软绵绵,竟然被生生折断。

    上吊脖颈更不可能折断。这愈加证明鲁先生不是自杀,只是这凶手的力道也太大了。估计是位内功深厚的武林高手。

    冷雪鹊又查看了鲁先生的双手,发现鲁先生两只手的手指明显怪异弯曲。

    她三步并两步来到鲁先生的屋内。

    屋内门窗完好,桌椅饰物摆放整齐,床上被褥也叠好。只有一张椅子横斜倒在地下。而梁上悬挂着一根被剪断的绳子。

    那绳子在她的眼前微微晃悠,好似上面还悬挂着个人。

    如果深夜自杀,不可能被褥都是叠好的?只有一个可能。凶手是鲁先生认识的人。为了掩盖杀人留下的痕迹。画蛇添足。凶手连被褥都帮忙叠好了。

    鲁先生应是在睡梦中被人猛然用绳索勒住脖子。而施毒手的人武功太高,以至于他没机会挣扎,只是手指怪异弯曲。

    冷雪鹊在心中得出结论。缓缓地步出屋来。她的视线逐一扫过所有人,最后紧紧锁住相捱李飞絮而站的二管家。

    二管家是最大的嫌疑人。他为了自保。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可他一脸沉痛、悲戚之色,丝毫瞧不出一丝破绽。

    “公公!婆婆!鲁先生死得蹊跷。应该报官。”

    李飞絮怪怪地一瞅冷雪鹊,“李大夫都检验过尸体了。分明是深夜自杀。报什么官。你想太尉府丑闻满天飞吗?”

    太尉府的丑闻已经够多,只是没人知晓。冷雪鹊有深意的目光闪向好似在思考的月皓南。

    月皓南平素不怎么说话。可每逢关键时刻。他都由心地迸发出正义感。

    冷雪鹊把希望寄在了月皓南身上。不为别的,只为了那曾是一条活鲜鲜的生命。

    月皓南似有感应地抬眸,他随后干咳两声道:“鲁先生在府中一呆五年。尽职尽责。不可少给他家人银子。”

    “公公!”冷雪鹊要的不可是这样的结果。她蹙着眉不甘心地小唤了声月皓南。

    月皓南沉默几秒。低头转身离开。

    府中的主心骨如此发话,这事肯定就这样定了。

    冷雪鹊呆呆地站在原地,灰暗无光的眼眸一直追随着月皓南高大的背影。

    李飞絮瞅一眼李梅脸上的猫抓印,脸上强行堆上一抹笑意。朝冷雪鹊道:“鹊儿!素闻你的那猫身强力壮,利爪獠牙。我苑中老鼠成群了。借我用两天。”

    府中经常放药药老鼠,还用着猫吗?而且根本没听说竹苑闹鼠患。冷雪鹊知道小白猫一借不会复返,她莲步轻移,慢吞吞地向朝李飞絮走去。走近时。礼貌性地福了福身子,巧言道:“婆婆!小白猫笨得很。可能是媳妇与轩璞娇养了吧!它竟然不会捉老鼠。而且在轩璞眼中,它若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轩璞疼着呢!”

    李飞絮脸色刹那间阴沉下来。可媳妇话里提到儿子。她要讽刺也得文明些。

    身旁的连城本快言快语,在李飞絮酝酿暗讽之言时接过冷雪鹊的话道:“少夫人说得是。少爷还时常抱着这猫睡觉。想是沾染上了老鼠定不能再与之近距离接触……”

    连壁心思要灵活些。早瞅着李飞絮脸色不好,也就轻轻地拽了连城的衣袖一下。连城住嘴。而李飞絮也不好再说什么。暗自气愤地转身追月皓南去了。

    冷雪鹊转过身望向远处的鲁先生尸体。心里暗想:这事不能这样算了。

    月妈瞅了一眼地下躺着的尸体,好似那尸体要站起来似的。她害怕地朝冷雪鹊道:“少夫人!回吧!”

    冷雪鹊眸光移开,正好看见一直木然站在尸体旁的李大夫。

    李大夫垂着头,那身长衫轻轻颤抖,显然吓得不轻。

    李大夫此刻表现得太过害怕。

    身为大夫,见惯了生老病死,面对一个死人再怎么得也不会双腿打颤。而且就算他没发现鲁先生脖颈断裂,也会发现鲁先生手指的事,那不是一个自杀人的症状。

    只有一个可能,他害怕说出来会惹祸上身。还有,经过那晚夜访李大夫。李大夫俨然有晚睡的习惯。他与鲁先生住得这般近,不可能连一点动响也没听着。

    夜深人静,凶手光明正大从门而入。木质不好的门开合会发出刺耳的吱呀声。

    “李大夫!这久府中不太平。你可要关上门窗。”

    冷雪鹊朝李大夫留下一个诡异的笑负手离开。

    “流年不利。今年的事出得真多。”紧跟着冷雪鹊身后的月妈心中狐疑泛开,由此联想到很多,一路没停嘴,一直自言自语。

    冷雪鹊也任月妈絮絮叨叨,反正年纪大的妇人都这样。

    她们出了男院的门,冷不丁就见前方小道两个人影缓行。

    兮紫烟与秋菊!冷雪鹊心里一咯噔,眸中溢出一丝疑惑。兮紫烟明明紧随李飞絮而走,怎么这时候还在这儿?

    这女子是故意等自己吗?

    冷雪鹊下意识地轻轻地磨了磨牙。如果是故意等自己这女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指尖捏着一枝花的美丽女子扭头,就像是突然听到冷雪鹊的脚步声所做出的自然反应。她嘴角噙着缕好看的浅笑,手中那支不再娇艳的花反映衬着她如玉的容颜。好个有人比花娇,人比花艳。

    “表嫂!你说鲁先生怎么就自杀了?”

    听这话的意思应是来探自己口风。女子身边的丫鬟秋菊更是心虚得不敢看自己。冷雪鹊心中有数,脚步不停。

    她含笑风轻云淡地道:“我与鲁先生不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哦!鲁先生死得太惨了。”兮紫烟的表情在这一刻戏剧性地变得十分难过。

    冷雪鹊也硬是挤出两滴眼泪相陪。

    兮紫烟又慢慢地道:“我也与他不熟。要说熟也就是二管家与老夫人。但这段时间二管家患了口疾,时常不在府。倒是老夫人与他打交道得多些。”

    这些话好像是在点明此事不关女子的事。也不关二管家的事。倒是与婆婆有关了。但显然是与黑账有关。与黑账有关就恰恰说明李飞絮对此事不知道。冷雪鹊听着,却没接嘴,岂不料,兮紫烟又道:“表嫂!谢谢你昨日送我布匹。我谱写了一首曲子。紫烟大胆,想请表嫂到兰阁指导。”

    血雨腥风。女子伙同其它人一招接着一招迎头砸向自己。如不是心里知道女子口腹蜜剑,定会随她前去。冷雪鹊不想与兮紫烟再深谈下去,当然也不会到兰阁。她轻轻地揉着太阳穴,满眼真诚,苦着脸借口清晨的风太凉,头疼如裂要先行一步。

    兮紫烟眉头一拧,却不好再说什么。

    远行了十多米,远远地把兮紫烟抛到脑后,月妈才奇怪地叨叨,“紫烟小姐今日好怪!前几日老妇还听到她给下人说少夫人如何的心肠恶毒,如何的铁石心肠。连贴身丫鬟死了都没掉过一滴眼泪。听那口气就是与少夫人势不两立。但想不到今日竟会这般热情的对少夫人。就是昨日少夫人送布匹前去也是冷冷淡淡的!不过,少夫人这招玩得妙,装弱势好!”

    月妈竟也看出冷雪鹊是故意在兮紫烟面前示弱。可月妈不知道,冷雪鹊自从流产后就没好好休息,在一连的打击之下,实在是强撑着。而兮紫烟自打她进府开始,就一直明里暗里的与她作对。那背地里说小话更是自然的,在情理之中,早不是新鲜事了。因此她心知肚明。

    如今出了人命。再不是小事。得采取相应措施。

    冷雪鹊远眺着前方伫立在香樟树中的翘角亭台,清波流转之际扭头吩咐,“月妈!刚才那一幕让我突然感到身体不适。要到前面的亭台歇歇。天又有些凉。你帮我拿件披风去。”

    月妈眼前闪过鲁先生的尸体,在风害怕地缩了缩脖子。她施礼后转身向鹊归苑方向小跑而去。

    落叶当翩跹飞舞,凉风嗖嗖。又四下静静,再无一人。

    冷雪鹊环目四顾,放下心来。就挑了无人走动的树中小道飞袭,眨眼的功夫来到听风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