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毒妻入局 > 第九十章大手笔惊大管家
    “你别动了好不好,省得我一会儿不老实。”

    月轩璞已是变得生硬的话传来,令冷雪鹊的心彻底冷了下来。

    还说自己不懂风情,他何尝又懂得什么,连女人的暗示都不明白。

    想像中,他应该如虎如狼一样立即霸道地覆上她,而她佯装着不愿意,一番抵抗,最后投降。

    那是情调,房中之乐,而她始终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与她的相处,他定会忘了那早不属于他的女子。

    “我睡了,你再也别烦我。”她负气地翻过身背对着他,又不甘心地命令,“从今儿开始,不准你宿在外面,也不准你碰我。”

    他稍稍一怔,好似不解她为何突然生气,但虽没成夫妻,卧在一张榻上已成事实,也就不在对她凶巴巴,懒洋洋地道:“知道了。”

    她服了他,如此听话,又天真的想,如不是在榻上他也是这般听话就好了,但想想,好似不可能,大男子作风的男人应也只有在榻上时才会这般温顺如小羊。

    当她再度醒来时身边已空,又犹如那许多个一人独守的夜晚。而小白猫焦躁地在身边轻盈走动。敛眉凝神把小白猫抱了起来,略带着鼻腔味的话充满了怜爱,“小雪!饿了吧?”

    小白猫娇滴滴地叫唤两声,她直道小白猫通人性,能听得懂她说话。

    许是外面等候的人听到了动静,就推门进来,婉春第一个甜嗲地挨近她,挤眉弄眼地试探着问:“小姐!昨晚你们又……”

    羞花、闭月、沉鱼、落雁四人更是遏制不住地捂嘴轻声偷笑。

    冷雪鹊佯装着镇定,未答话,下了榻,梳妆完毕,也正好是早饭的时间。

    鱼端来了,小白猫急不可待地叫唤着,闭月给小白猫拌好饭,就道要去看看小菜园,出了门。

    冷雪鹊吃饭时无意之间就瞟到了软榻上的枕头不一样,含筷发呆会儿,就让羞花把张氏做的枕头拿来,吃完饭要做一个绣枕。

    做枕头得先绣面上的戏水鸳鸯,而刺绣的功夫又不好,她就突发奇想,拿出纸笔,想先把那鸳鸯画出来。

    一天的时间,报废了二三十页纸后,那一对戏水鸳鸯终于栩栩如生地呈现在丫鬟们的眼前。

    陶瓷灯抬到几案上,冷雪鹊一针一针照着张氏的绣法绣起来。

    时间如流沙一般慢慢地从指尖流逝,丫鬟们退了下去,而她才绣出一只鸳鸯的头。

    一股风袭进来,她扭头,就见月轩璞一步迈进。

    他果然遵守所嘱不宿在外面,回了鹊归苑,没有什么比这让她高兴的了。

    她当即放下手的活,欣喜若狂地扑上前,双手撒娇似的吊在他的脖间,嘴里问:“你吃饭没?”

    “用了。在太子府用的。”他愣了愣,好似不习惯她这小女生的动作,僵直的站着。

    她抿唇一笑,知道动作过大,让他吃惊,赶紧装得温婉矜持,拉着他的手向坐榻坐去,恰在此时听闻小白猫叫唤,也就又下了榻,给小白猫捣拾起鱼拌饭来。

    他走近,好奇地看着,突然问:“这食盒你也能改装,不过,你这方法与热水罐儿一样。”

    “嘿嘿!”她扭头,没电磁炉与电炉,而厨房相隔甚远,总不至于小白猫肚子饿了就让下人们往厨房跑吧!“我也是照着热水罐儿的原理所改的。”

    他默默地看着她所做,霍地发现她做事有条理,一点也不笨,特别是那专供小白猫的沙盆,就由心地震憾。袖袍里的十指悄然动了动,蓦然冲动地从后一把抱住她,轻轻地摇晃起来,“你真聪明!那小盆真是妙!”

    冷雪鹊听闻月轩璞称赞,心里美不胜收。上榻了,她猛然狠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他便问她何事。

    她愁眉苦脸地道今日绣了一天的鸳鸯,忘记把银票给无叶送到相府去。

    他赫然一笑,小女人是冰雪聪明,可好像记忆有点差,竟然把这么重大的事给忘了,“也不急在一时,明日记得就行。”

    她惦记着银票的事,因而一直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很长的时间都没睡着。而他呼吸平稳,好似倦鸟突然有了窝。

    次日,她来到碧海苑,守候在门前的李冬子忙点头哈腰施礼。

    她第一次有了颜面受太尉府下人的礼,紧接着独自进入,找出那银票合在一起,想了想,抽出两张给月轩璞依旧藏在软床榻的垫褥下,又把一张放到袖中,这才让李冬子去传无叶。

    无叶如往常一样来得挺快。

    她就把那用封好口的红包递给无叶,让他赶紧给送到相府去。

    无叶捻了捻手中的大红包,脖子伸得老长,这可是一大笔惊人的钱,而这新进府的女子总是大手笔。

    头一次给月府小姐的开口钱就是一千两,后来又出手两千两银票让自己保管,用着她必需之时的经费,现在单凭这又宽又厚的红封就知道里面的数目大得吓人,饶是他思维敏捷也没回过神来,当即震呆了。

    “少……少夫人!这钱……这钱少爷知道吗?”

    冷雪鹊伸手轻轻地拍了拍无叶的肩头,“放心好啦!我让小冬子光明正大的地传你,难道这事少爷会不知道?”

    “哦哦!这就好!”无叶呼出一口长气,正等拱手出门,她又凑近他照着昨日月轩璞说的话说了一遍。

    无叶稍稍一怔后,就道:“这是少爷教的?”

    “嗯!”她脸上的笑意浓郁,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昨日收获不小,而她多多少少也从进府来的经历中领悟到了些真谛。每次有事发生,她受了委屈,月轩璞都会对她一点,直至今日不光认了她,还坦言有点喜欢。

    无叶脸上隐有一缕笑意,再次施礼道:“恭喜少夫人!”

    冷雪鹊一脸悦色,挥手让无叶赶快前去,还叮嘱多带两个护卫同行,但此事不能让第四个人知道。

    无叶彻底口服心服,道:“无叶做事少夫人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