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家三口穿越记 > 第83章 解闷
    ~

    这日张瑾是在床上用的午饭,她是没觉得自个有这样娇贵,偏平哥儿犯倔,执意不让她起来,只叫秋梧端进来。

    靳氏知道了,还以为她脚难受的厉害,几乎要请太医来瞧,幸而她拦住了。真要为这点事请来瞧了,以荥阳侯那喜怒无常的性子,只怕更有她受的。

    “今儿不做午睡了,我刚来,只在二夫人那儿见了长辈,上午在老太爷那儿也罢了,这会子得了空,按礼要给叔叔婶婶去问安。”尤其是两位叔叔,张瑾还没见着头回。

    正过来服侍平哥儿更衣的禾香听了,转身道:“姑娘,我看您也不必去了。”

    “怎么了?”张瑾疑道。

    “今日奴婢陪少爷去那两房请安的时候,和大爷是在的,奴婢说姑娘在荥阳侯那儿,午后去请安,大爷只说不必了,和奶奶倒是说,不为请安,平日里欢迎姑娘多去做做。启二奶奶那边,启二爷不在,启二奶奶没说两句就请咱们少爷出来了,还说启二爷下衙晚,姑娘不必专程再去,心意二爷已领了。”

    禾香说得条理清楚,张瑾也听得很明白,不禁庆幸自己当初将禾香送到了平哥儿身边。如今长大几岁,禾香越发有她姐姐的影子了。

    记得那时是考虑平哥儿身边没有得力的人,靳氏身边大丫鬟原不多,且事情多,而她自己身边人多,倒用不上两个大丫鬟。于是靳氏为平哥儿发愁时,张瑾就提了禾香。

    因为平哥儿小,是养在靳氏身边的,而禾香的亲姐姐枣香也在靳氏屋里,两姐妹感情极好,倒也从善如流。

    正走神的功夫,落在禾香的眼里,还以为是犹豫,她补道:“奴婢知道姑娘聪颖,但姑娘别多想,大约是两位爷都忙呢。不过忙归忙,和大爷倒是十分的喜欢咱们少爷,要不是少爷记挂着姑娘在老太爷那儿受苦,和大爷是一定要强留了少爷吃饭,走时还送了一串珊瑚珠子、玉兔把件并一双镶珍珠的蜀绣孩儿鞋……”

    “是么?”张瑾挑了挑眉,可没听说张和燕是这样热情的人呢。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过他们不要自己请安,那她还省了事儿,自此不提。

    接下来几日,张瑾便安心在侯府里属于张生燕的院子里住着,除了早间去给二夫人请安,没有再遭过荥阳侯的为难。其实也见不到荥阳侯,甚至见二夫人也不容易,她常年吃斋念佛,一个月有半月不见人,要么去京都郊外的万寿庵清修。

    “二夫人最是一颗佛心,不爱这缛节,五姑娘要想表孝心,与其请安,倒不如抄本经书送给二夫人,那见了定然欢喜。”说话的是二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之一,名叫香巧。

    香巧虽然是正经支了主意,但张瑾半点没听进去,她又不在侯府常住,不过是尽面子情罢了,哪里是真为表孝心。不过香巧既然把话说出来了,那她也不能一点表示没有。

    “多谢姐姐指点我,这几日我就安心在屋里抄经,不来打扰二夫人了。只是二太太那边……”张瑾看了秋梧一眼,她就又递了荷包过去。

    香巧收了,轻轻一模也摸出金叶子的形儿来,不由笑容越发真切,道:“二太太那边您也不必担心,只说是给二夫人抄经,知道五姑娘这样孝顺,夸奖还来不及,哪儿还能怪姑娘。”

    张瑾羞赧一笑,然后轻快的走了,并且一连几日都睡了懒觉。

    至于抄经,有秋萍在。

    几个秋字丫鬟里,她读书最有慧根,学的快,尤其一笔字,与张瑾有八分像。

    张瑾不想知道荥阳侯府的两房斗争,只盼着能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度过这个年尾,明年开春就奔赴新生活。

    只是身在这漩涡里头,就没有独善其身的道理,她不想理会杂事,杂事自然找上门。

    “五妹妹真是咱们姐妹里最孝顺的,小小年纪就能将经文抄得这样工整了?我看三妹比你大两岁,字还远不如你呢。”

    张琇一进门就看到张瑾案桌上摆放抄好的经书,略扫了一眼,张嘴就夸。

    作为对比组的三妹自然老大不乐意,仔细盯着那纸上的字想找出刺儿来,无奈没找着,哼声道:“女子无才便是德,五妹有这功夫,不如学学四妹,多花些时间在女红上……”

    张琇瞪了她一眼,道:“就你话多,女红也不见得你拿得出手,之前把牡丹绣成大蛇的是谁来着?”然后又亲热的搂着张瑾,笑说:“别跟你三姐计较,她就是个炮仗,跟谁都是一点就着!”

    张瑾自然不计较,不过是个宠坏的小孩子,不要紧。

    不过眼下平哥儿也在,他更加是个小孩子,又把他姐姐看得最要紧,哪里肯听这话。虽然这话的意思他还不大懂,但是张琼的表情那样不屑,是十分明显的。

    但是他毕竟是靳氏一手带大的,一向讲规矩惯了,虽然不喜欢张琼,也不至于吵闹,至多是用防备的眼神盯着张琼。

    张琇与张瑾两人都没察觉,正在寒暄着交流感情。

    “……就那日见了一面,后来就没见着五妹的,我还问我娘,说到底请了五妹来屋里坐没有?我娘说请了呀,只是这姑娘太孝顺了,竟然闷在屋里天天抄经……”张琇说到这儿,就握着张瑾的手,道:“我娘亲担心你闷坏了,这不,就打发我们来陪你解闷。你可不要嫌我们吵!”

    “哪儿的话,我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辜负了大奶奶的一番好意。”张瑾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正要说下文,却被张琼一声“你总盯着我干什么!”给打断。

    平哥儿噘着嘴,不说话。

    张瑾与张琇两人不禁莫名其妙,各自安抚了家属,张琇又将话题转到了平哥儿身上,笑着问:“平哥儿,这几**都陪着你姐姐不出门,闷不闷?过两日大爷去南郊打围,你想不想跟着去看看热闹?”

    ~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