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家三口穿越记 > 第80章 见亲
    ~

    余人也不及多看,靳氏已带张瑾与平哥儿行到了二夫人跟前,有个红衣裳的圆脸丫鬟上前放下绣垫。

    张瑾原以为就她与平哥儿要跪,不想绣垫却是三个,果然靳氏居中,端正的向二夫人磕了三个头,又奉了茶道:“孙媳随三爷南下外放,六年未归,不曾侍奉夫人左右,委实有愧。如今来向夫人请罪,只求原谅孙媳的不孝。”

    “这是哪儿的话,你随老三去徽州,原就是老太爷的意思。你若留下来,岂不是对老太爷不孝了。”

    二夫人伸手虚扶起靳氏,脸上笑容如绽出了菊花,她慈爱的看着地上跪着张瑾与平哥儿,各赏了只和田白玉如意双猴佩。两人道谢着接了,她的目光却只落在平哥儿身上。

    “这就是平哥儿?”

    张瑾已经习惯古人重视子嗣的程度,此时不等靳氏提醒,她就轻撞了一下平哥儿,领着他与二夫人请安。吉祥话也是一早练过的。

    差不多的话,大约从更小的孩子的嘴里说出来更讨喜,二夫人笑盈盈的看了身边丫鬟一眼,平哥儿就被人抱到了二夫人身边。

    平哥儿虽然性子安静,但并不怯场。众人的目光虽汇聚在他一人身上,他也并不畏惧躲闪,反而冲二夫人微微《 一笑,喊了一声“曾祖母”。

    “可真是个好孩子。”二夫人这下更高兴了,拉着平哥儿不松手。

    就连下首的二太太也笑了笑。道:“可不是,难怪夫人高兴,这可还是您头一回听到孩子喊‘曾祖母’罢?说起来,升哥儿也一岁有余了,老二媳妇也该早些教好他说话才是,可不能总是咿咿呀呀,叫那些丫鬟都惯坏了。”

    老二媳妇说的就是启二奶奶,她比靳氏年长几岁,生得柳眉鹿目,穿着酱紫色绣杏黄如意绕枝长比甲。因其气质过于温婉。头上珠翠都是丰盛,但却显得负荷不住。

    果然,她的声音态度也是婉转有余,声量不足:“太太说得是。回头我定好好教训她们。不敢惯坏了升哥儿。”

    竟这般唯唯诺诺!

    张瑾心里吃惊。虽然已听说了启二奶奶不如和大奶奶,却也没想到弱势到这样明显。

    靳氏开口道:“荷姑,还不向你祖母、伯母们请安。”

    这么一说。二太太张开还要说话的嘴就不好说了,张瑾连忙带笑恭敬的向二太太,和大奶奶、启二奶奶请安。

    接着,平哥儿也从二夫人的炕床上下了来,与他姐姐一样规矩的向众人请安。

    末了不只长辈,还要与姐姐弟弟们见礼。

    张瑾这一辈现如今有姐妹兄弟七人,元姑娘张琇,三姑娘张琼是二房和大奶奶所出,二姑娘张瑶是长房启二奶奶所出,四姑娘张珍则是长房庶出。

    升哥儿行七,今年才一岁多,穿着件猩红毡被乳娘抱在怀里。

    亲伯母启二奶奶并不多话,名上的堂伯母和大奶奶却十分亲热。

    和大奶奶比启二奶奶还要年长有些,偏穿得十分鲜艳,好在她生得桃腮风言,顾盼生辉,令人只有眼前一亮的份儿。

    她先搂着平哥儿夸了一通,然后又拉着张瑾左看右看,啧啧称赞:“当初荷姑还不到两岁,如今一晃眼就这样大了,看看这粉雕玉琢的样子。三弟妹可别生气,我觉着荷姑将来是必要青出于蓝的!”说着又温的问了荷姑在徽州的景况,可读了书,喜欢吃什么,一下子将气氛推得热闹起来。

    还是二夫人忍不住打断,笑道:“好了!快让孩子们坐下,你这是问人呢,还是逼债呢!”

    屋内众人都笑了,张琇上前拉住和大奶奶,回头笑道:“三婶可莫见怪,我娘这是喜欢的,她常说没能有个乖巧漂亮的女儿,这是在拿荷姑过瘾呢。”

    “可叫你这丫头说对了。”和大奶奶越发大笑,向二夫人指着自己大小两个女儿道:“夫人您瞧,我这大丫头乖巧,但实在说不上漂亮,我这三丫头倒是漂亮,却也委实不算乖巧……”

    张琇大方受着这取笑,张琼却并不,听到后一句立马瘪嘴抗议,大叫了一声“娘——”

    “您听您听!”和大奶奶告状一般的向二夫人望去。

    二夫人这回真笑了,张琼一跺脚,扑到了她的怀里,使劲儿撒娇起来,二太太更是倾身过去哄她。

    张瑾一看她这模式,就知张琼不管脾性如何,但很得长辈欢心。

    靳氏摇摇头,转眼瞧见张琇,便笑了:“绣姐儿眼看着就这样大了,过两年就要及笄了罢?”

    张琇绯红着脸点头,二夫人一边拍着怀里的张琼,一边笑道:“咱们绣姐儿是嫡长女,届时及笄可不是小事,你可不能缺席。”

    两年后不缺席,那是要专程赶回来了?

    张瑾微微挑眉,靳氏却是微笑着颔首:“夫人这是哪儿的话,自家侄女,便不够格做赞者,正经也该帮手筹备才是,只要大嫂不嫌我愚笨了。”

    “三弟妹若还愚笨,那天下就没有聪明人了!有三弟妹帮忙筹备,绣姐儿也好沾沾她三婶的才气。”

    和大奶奶很是奉承了靳氏一番,众人又说了会子话,从徽州的风物到京中这几年的家事。模式大约都是二夫人引话头,靳氏有礼有节,和大奶奶捧场,二太太刺两句,启二奶奶偶尔应一两声,实在绕不过去了,就顺着二夫人、二太太作答。

    天色向晚,众人将散未散之际,来了个管事娘子来请,都叫“施大娘”。

    这施大娘张瑾只知道一个,那就是施有福的娘子,听说也是荥阳侯屋里管事的。荥阳侯只有几个不上台面的妾室,屋里的事物都是施大娘处置。

    果然,施大娘是奉荥阳侯的命来请靳氏过去的,“老太爷还有三爷从外头回来了,听着三奶奶回了,请三奶奶过去说话呢。”

    “怎还叫施大娘来请,我这就过去。”靳氏连忙起身,这又领着张瑾与平哥儿给二夫人、二太太告罪。

    二夫人啜了口茶,淡淡笑道:“快去罢,老太爷身子骨不比从前了,又还不服老,你们可别叫他老人家久等了。”

    ~(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