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截教仙 > 第六百五十四章.四圣攻金鳌(下)
    说时迟,那时快。

    元始天尊从被孔宣以五色神光拿了,到丢回到诛仙剑阵之中,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

    元始天尊的反应已经够快的了,可当他反应过来时,以被混沌钟撞翻在地。

    铛……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能把混沌钟都震响,那这一撞可是不轻啊。

    这一撞,直将元始天尊撞飞出去,直接把他撞出了绝仙门,撞出了诛仙剑阵。

    飞出诛仙剑阵,元始天尊在空中猛地一挺,立起身子,脸上一片铁青。

    想想分分钟前,自己就站在这里狂笑。不想分分钟之中,就连连被人落了几次面皮。

    陈九公也就罢了,那是混元圣人,而且自己在他手里吃亏也不下一次了。可是那孔宣连三尸的未斩,自己被他的五色神光拿了,又被丢入阵中,这是奇耻大辱啊。就这个,真是比当年被陈九公暴打还要耻辱啊。

    恼羞成怒的元始天尊,手中现出盘古幡,就要杀回诛仙剑阵。

    这时,一个声音随风飘来,“师兄,莫要冲动。”

    洪荒中,能叫元始天尊一声师兄的,没有几个。也就是女娲娘娘、通天教主、玉帝、王母。

    通天教主是不可能了,玉帝、王母此时都在诛仙剑阵中,当然也不可能。那么这位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彩霞飘飘,香气弥漫,祥云朵朵,花洒东海。

    女娲娘娘飘然而至,来在元始天尊身旁,微微一礼,“见过师兄。”

    如果是以前的元始天尊,肯定是用鼻子发出嗯的一声,也就完了。可自被陈九公打伤后。元始天尊就好像懂得了什么叫礼貌。

    这不,即使在暴怒之中,元始天尊也向女娲娘娘回礼。

    “师兄,那陈九公诡计多端,师兄莫要中了他的算计,还是等佛门二位教主来了,再破他大阵,灭他截教。”

    女娲娘娘这是在提醒元始天尊,同时也是给他个台阶下。

    元始天尊一琢磨,就感觉女娲娘娘说的十分在理。现在的陈九公是摆明了不想和自己死磕。即使自己杀入阵中,也是枉然。不如等阿弥陀佛和准提佛母来了,合四圣之力,再破他诛仙剑阵,灭他截教。

    想明白了其中因果,元始天尊暗暗点头,正要与女娲娘娘说两句客套话,好把这一页暂且翻过去。可就在这时,绝仙门传出孔宣的声音。“元始小儿,不过如此!”

    元始天尊闻言,被气得头上青筋暴跳。他方才出诛仙剑阵时,曾留下一句话。说诛仙剑阵不过如此。也就在刚说完那话不就,就被狠狠地落了面皮。现在孔宣称他为元始小儿,还说他不过如此,这不是打脸。又是什么?

    见元始天尊有些下不来台,女娲娘娘连忙说道:“师兄,莫要与他们呈口舌之争。明日就是他截教灭教之时。”

    “师妹所言甚是。”元始天尊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咬牙切齿地说道。

    二圣就在绝仙门前等候,等到明日西方二圣到来,好四圣联手,攻破诛仙。像封神劫时一样,要使截教覆灭。

    圣人看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可是这一日,却让四圣知道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阿弥陀佛和准提佛母在八宝功德池前,早就坐不住了,只等着十年期满,杀至东海,找陈九公报仇雪恨。而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呢,坐在绝仙门前,只听从门中传来无数人的取笑声。

    这些出言取笑的,都是截教的晚辈弟子,有八代的,有九代的,还有十代了。以他们的身份,无论他们怎么取笑,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都无法反驳。身份差距太大,二圣和他们对骂,都感觉掉价。

    元始天尊恨得牙根痒痒,怒道:“截教门下,根性浅薄,皆不为人子。”

    一旁的女娲娘娘也气得够呛,刚才竟然有人骂她是妖妇,其实想想说女娲娘娘是妖妇,也没有错,但女娲娘娘这么多年哪里听得过这个。只见这位妖教教主粉面含煞,凤目中闪着寒光。

    女娲娘娘气量狭小,是出了名的。想当年,纣王不过题诗一首,就气得她遣出轩辕坟三妖,祸乱商汤江山。现在被人骂作妖妇,又岂能容忍,“师兄所言甚是!待破了他诛仙剑阵,就要截教门下个个遭劫!”

    女娲娘娘这么一说,绝仙门里骂得更欢了。虽说这会与圣人结下因果,遭圣人记恨,但都到这份儿上了,还寻思多有什么用啊。就是不骂,等他们破了诛仙剑阵,也不会自己这些人好过,那干嘛不骂呢。

    就这样,截教弟子越骂越难听。别忘了,此时的绝仙门是三仙岛所化,在三仙岛上不只有孔宣、云霄娘娘这样的大神通者,还有截教晚辈弟子,在其中有一些人连仙道都未成。如果是有道真,有些话自然是不好出口,但那些小辈弟子,可就不惯着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了。骂着骂着,一个人间的污秽言语都涌了出来,只把女娲娘娘气得花枝乱颤,恨得元始嘴唇颤抖。

    当听到有人说他和女娲娘娘有一腿时,元始天尊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么多年也没听过这般骂法啊,直气得他冲到绝仙门前,大喊道:“陈九公!可敢出阵与我一战!”

    元始天尊话音刚落,还没等到陈九公迎战,就听绝仙门里传来了截教弟子的声音,“元始小儿,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也配与我家祖师一战?”

    元始天尊闻言,脸上一片潮红,那潮红色一闪而过,元始天尊脸上浮上一层青色。想他元始天尊乃盘古元神三分所化,自一出世就有大罗金仙顶峰修为,这么多年来也没不知道什么叫撒尿啊,就更别说照照自己了。

    “师兄,莫要理会他们,只等明日破阵罢了。”女娲娘娘凤目中杀机一闪,对元始天尊说了一句,然后就闭上了双眼,周身玄光大作,将截教众弟子的声音部隔绝在外。

    看到女娲娘娘的所为,元始天尊也知道,和这些小辈争也争不出来什么,当即盘膝坐下,身上白光一闪,玉清仙光在身前结成光幕,将所有声音挡在白光之外。

    诛仙剑阵中,八卦台上,无当圣母笑得花枝乱颤,“教主,那二圣可是吃了个哑巴亏啊。”

    陈九公脸上也浮出微笑,他二世为人,倒是会许多骂人的段子。可毕竟身份在这儿呢,他也没有办法一展雄风,但今日见自己门下把二圣骂得狗血喷头,心里只觉得无比的爽快。此时陈九公就想着,只等此战了结之后,就把刚才那几个骂得最欢、骂得最好的弟子找出来……重赏!

    金乌西落,玉兔起;弯月回巢,红日东升。

    转眼就到了次日。

    灵山,八宝功德池前,阿弥陀佛和准提佛母齐齐起身,相视一眼。只听阿弥陀佛道:“师弟,十年期满,你我该出山了。”

    准提佛母点了点头,眼中寒光流转,抓着七宝妙树杖的手上泛着金光。

    准提佛母等这一天,可是等了好久了。

    自被陈九公拿弑神枪暴抽一顿之后,准提佛母就日日想着,夜夜盼着,就等着今日一雪前耻。

    此时八宝功德池前还有一人,就是那佛门三教主青莲造化佛。青莲造化佛知道二圣要往哪里去,也知道他们要去做什么,便从袖中取出十二品造化青莲,呈于阿弥陀佛,“青莲助两位师兄得胜而还!”

    “多谢师弟!”阿弥陀佛也不客气,伸手接过十二品造化青莲,收入袖中。然后与准提佛母相视一眼,“师弟,我们走吧!”

    “走!”准提佛母一咬牙,说了个走字,整个人就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八宝功德池前。

    见准提佛母这般着急,阿弥陀佛微微摇头,轻叹一声,“但愿今日能了结这段因果。”说着就化作白光,消失在青莲造化佛面前。

    目送二圣离去,青莲造化佛望着东方,脸上一片狰狞,咬牙切齿地道:“陈九公,今日就是你截教临灾之日!”

    二圣力赶路,很快就到了东海,与元始天尊、女娲娘娘相会与绝仙门前。

    因为东胜神洲再往东才是东海,也就是说东海在地仙界的最东方。所以,无论那位圣人来金鳌岛,都是从西面来,都会来到绝仙门前。

    自从昨日被截教门人弟子一顿臭骂之后,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心里就憋着一股气,只等此时佛门二圣驾临,直把元始天尊和女娲娘娘高兴的,比当年证了混元道果还要欢喜。

    四圣互相见礼之后,准提佛母笑道:“今日与二位道友相会于此,不由得让我想起封神劫时,我师兄弟与玉清、太清道友攻破诛仙阵。”

    准提佛母话音刚落,就听元始天尊道:“不光是诛仙阵,还有那万仙阵呢。”

    三圣闻言,都哈哈大笑。这时,只听阵中传来陈九公的声音,“蛇鼠一窝,不外如此。尔等也别高兴的太早了,免得在我阵中落了面皮!”

    “哼!”准提佛母冷哼一声,冲着绝仙门内喝道:“陈九公休得猖狂,且看我四圣如何破你大阵。”

    诛仙剑阵中,八卦台上,一直稳坐如钟的陈九公猛地站起身,大喝一声:“截教门下听令,随本教主落圣人面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