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截教仙 > 第六百四十五章.狸猫换太子(上)
    无天带着萧淑妃等人回到了婆娑净土,面对师弟期冀的目光,无天心感惭愧。想自己去人间送宝,宝贝没送出去不说,还把人给带回了了。对了,宝贝没送出去,还丢一件了。自己那佛珠,也不知被谁给收走了,还不知道日后能不能找回来了。

    听完无天讲述他往人间的经历,玄奘不由得眉头紧皱,“师兄,此事麻烦了!”

    萧淑妃是佛门争夺人皇之位的重要棋子,她现在出了事,那么佛门之前的努力就都付之东流了。想到此处,玄奘连忙邀上无天,二人一起往须弥山,去见弥勒尊王佛。

    小乘佛教三大教主齐聚小雷音寺,无天又将自己在人间的经历讲述一遍,但听无天说完之后,弥勒尊王佛沉思片刻,才道:“如今截教教主强势无比,阐教万不会在这个时候还算计我佛门,那轩辕坟三妖恐怕是转投到了截教门下。”

    “不错!”弥勒尊王佛话音刚落,就听玄奘道:“师兄在人间也遇到了截教门人,想来那轩辕坟三妖已被截教门人收服。”

    弥勒尊王佛眼中精光一闪,“以诡计除了萧淑妃,就去了武曌人皇路上的绊脚石。好计谋!好手段!”

    玄奘神色凝重,向弥勒尊王佛道:“萧淑妃一去,我佛门多年谋划前功尽弃,日后行事恐怕多有不易。”从点化萧淑妃,到送萧淑妃入宫,再到将她扶上四妃的位置,佛门可是花了不少力气。现在萧淑妃一去,那真叫前功尽弃,佛门再想从头谋划一番,恐怕就难了。

    就在这时。那始终只听不说的无天开口说道:“师弟看那王皇后如何?”

    无天此言一出,玄奘、弥勒齐齐一怔,弥勒尊王佛仿佛抓住了什么。但又觉得云山雾罩,看不分明。便向无天询问:“无天佛祖的意思是……”

    无天淡淡一笑,轻声道:“皇后无子。”说罢,起身离去。

    看着无天离去的背影,弥勒尊王佛正色道:“旃檀功德佛,依你看无天佛祖之计如何?”

    玄奘心念急转,沉思片刻才道:“此计甚妙,只是……”

    弥勒尊王佛一指身旁狴犴,“狴犴尊者可当此重任!”

    玄奘闻言。眼前一亮,笑道:“佛祖此言大善!”

    ……

    当初王皇后召武曌入宫,是想行那驱虎吞狼之计,驱武曌斗萧淑妃。不想武曌没入宫几日,萧淑妃就出事儿了。自这之后,王皇后发现自己的斗争对象从萧淑妃变成了武淑妃。可气的是,这武淑妃还是自己弄进宫里来的。

    最让王皇后不忿的是,那武曌进宫还没多久,竟然怀上了龙子。子嗣永远是王皇后心中的痛,若不是膝下无子。她岂会受箫淑妃欺负,眼看着武曌越来越得宠,王皇后也束手无策。只能整日在宫中生闷气。

    这日,王皇后刚用了膳,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一闭眼,就做了个梦,还是个美梦。

    梦里王皇后看见一金身佛陀,佛陀手捧一物,对王皇后说:“皇后,接着孩子。”说着,就把怀里的东西冲着王皇后一丢。

    王皇后只是下意识的伸手一接。就将佛陀丢来的东西抱在怀中,之后王皇后就觉得肚腹之中剧烈的疼痛。这一疼。就把王皇后给疼醒了。

    醒了之后,王皇后就觉得肚子不舒服。传来御医一号脉,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有喜了。

    早在李治做太子时,王皇后就是太子妃。这么多年了,也没能给李治给出一儿半女,药也没少吃,香也没少烧,但肚子就是不鼓。渐渐的,王皇后也死心了,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竟有神灵托梦,给自己送来子嗣。

    王皇后深谙后宫斗争之险恶,没敢把梦中的事对人说,只是把自己有子的消息放了出去。

    一石激起千层浪,皇后怀孕这是大事。在这个年代,嫡庶有别。皇后之子就是嫡子,无论此子日后是良是莠,都会有得到大唐正统势力的支持。特别是王皇后出身太原王氏,这个千年世家早在将王皇后嫁给李治的时候,就盼着这一天呢。虽然这一天来得晚了一些,但得到这个消息后,整个王家都沸腾了。

    武曌得到这个消息后,惊得从软榻上坐了起来,此时她身旁没有别人,只有九尾妖狐一人,武曌直接问道:“此事是真是假?”

    “千真万确!”九尾妖狐肯定地说道:“昨日二妹传来消息,说王皇后午睡时,身上曾有一阵金光闪过。”

    “佛门?”武曌早就想到自己除了萧淑妃后,佛门必然还会有动作,不想佛门竟然王皇后身上作文章。无论是身份,还是地位,那萧淑妃都无法与王皇后相提并论,如果真让王皇后产下嫡子,即使李治再怎么宠爱自己,也拗不过大唐五姓七家,也拧不过满朝文武。

    武曌眼中寒光一闪,对九尾妖狐道:“让小九在王皇后饭菜里做些手脚!”

    九尾妖狐闻言,微微点头,悄悄地退了下去。

    就这么三天过去了,武曌从寝宫中出来,抬头向皇后寝宫望去,只见金光缭绕,隐隐有真龙凝聚之相。

    这时,九尾妖狐出现在武曌身旁,轻声唤道:“娘娘!”

    “嗯。”武曌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

    “娘娘,那王皇后腹中子嗣有真龙之气相护,二妹连着三天下药,也未能伤她母子分毫。”

    武曌道:“今天夜里,你亲往皇后宫中走上一遭。”

    “小妖遵旨!”

    当天夜里,武曌派人请李治前来饮酒赏月。这是怕李治去皇后宫中,到那时有真龙在侧,九尾妖狐的妖法伤不了皇后母子。

    在李治入淑妃宫中,直至子时,九尾妖狐化作一道玄光,直入皇后宫中。

    此时皇后已经睡下。在她床前服侍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九头雉鸡精。就这么里应外合的,九尾妖狐就来在了皇后床前。

    九尾妖狐指尖轻指。一道乌光自指尖射出,直向王皇后射去。眼看着乌光将碰到王皇后时。王皇后身上金光一闪,声声龙吟,无尽的威严扑面而来,直将那九头雉鸡精压得跪倒在地。

    “不好!竟然是这宝贝!”见王皇后身上发出的金光中,一尊大

    印若隐若现,九尾妖狐见那大印上九条金龙盘踞,不由得大惊失色。

    人族至宝——崆峒印!

    见那崆峒印上光华越来越盛,九尾妖狐连忙拉起那瘫倒在地九头雉鸡精。化作华光消失在皇后宫中。

    次日,武曌送李治去上朝后,命人招九尾妖狐过来,待九尾妖狐入宫之后,武曌挥退了下人,向九尾妖狐问起昨夜之事。

    九尾妖狐苦笑道:“娘娘,那皇后之子乃佛门大能转世,已将人族至宝崆峒印炼化,小妖实在是无能为力。”

    当日陈九公传轩辕剑时,就将争人皇的一些要点告诉了武曌。武曌知道龙气加身之后,万法不沾。准圣之下,不能伤其分毫。准圣出手倒是可以。但那因果太大了,不但应在那出手的准圣身上,还会牵连他所在的教派。破龙气诛人皇,这样的因果,即使圣人也不愿沾染。圣人教派沾了这等因果,大劫之时门下弟子必要遭殃。所以武曌才能安然地待在皇宫中,不怕佛门、阐教前来加害。

    见武曌面露难色,九尾妖狐进言道:“娘娘,何不像对付萧淑妃一般。收拾了王皇后。”在九尾妖狐看来,此事仗着法术是不行了。就只能用凡间的手段。具体什么手段,她虽然是祸乱成汤的天下的主。但手段也就那么几招,无非就是:栽赃陷害。

    武曌冷笑:“你道那李治是纣王不成?李治虽当不得明主之称,但也非昏君。那计谋害萧淑妃还成,王皇后想都别想。”说到此处,见九尾妖狐脸上一片茫然,武曌轻叹一声,指点她道:“你也不想想,那王皇后已经正宫娘娘,如今又身怀六甲,若生下龙子,那就是嫡子,你说她阴谋作乱,又有谁信?”

    九尾妖狐听完武曌的话,连忙低下头,武曌说的一点也不假,只要王皇后生下龙子,她那儿子不是太平庸,就不会有失,又何必去铤而走险,行那谋逆之事?这让谁一听,都会感觉其中有阴谋。如果是纣王那亡国之君,听信谗言的事不足为奇。可李治虽有些软弱,但绝非昏君。而且此时大唐气运正盛,对君王断明是非也有很大的帮助。不像那纣王,他在位时,大商气运已经消耗殆尽了。

    “娘娘,那该如何是好?”此时九尾妖狐也有些着急,向武曌道:“要不小妖再往武当山走上一趟,请弥天道尊前来?”

    武曌摇了摇头,“此事师兄恐怕是不行了。罢了,你去叫人准备,待我沐浴焚香之后,向老师祝祷,请老师定夺!”

    九尾妖狐连忙去召集宫女,为武曌烧了香汤,服侍武曌沐浴。在武曌出浴后,九尾妖狐将宫女们赶出,为武曌取出一身白色的道袍。

    武曌穿好道袍,用根带子束上头发,来在九尾妖狐摆好的香案前,燃香祝祷:“老师在上,弟子武曌诚心叩拜!弟子奉老师之命……”

    武曌的声音在宫中回荡,寝宫早已被九尾妖狐用法力封住,就站在门外的宫女也休想听见里面一丝声响。但是,远在东海金鳌岛上的陈九公,却听到了武曌的声音。

    一边听着武曌的话,陈九公一边默算天机,半响之后,武曌的声音消失,陈九公也算明了前因后果,“好个佛门,竟舍得要准圣转世,看来这真是要将人皇纳入门下了。”说着,陈九公从蒲团上起身,走出罗浮洞。

    “老爷!”罗浮洞外,金霞童子见陈九公出洞,连忙躬身行礼。

    陈九公伸手拉起金霞童子,对他说道:“你好生看守洞府,若有人求见,就让他明日再来。”说完,陈九公消失在金霞童子面前。

    这时武曌还在香案前跪着,她是想好了。若是自己老师没有回应,自己就长跪不起,不行再大哭上一场。不信老师不来。

    当一道青光落下时,武曌眼前一亮。连拜九拜,“老师!弟子想您了……呜呜……”话刚出口,武曌就发现自己止不住泪水,泪水从眼中流下。

    “哎……痴儿!”陈九公袍袖一甩,将武曌托起,这武曌的前身蝎玉,可以说是自己门下唯一的女弟子,别看陈九公对袁洪他们严厉的很。但对蝎玉,却从没有说过重话。在陈九公心里,徒弟们就是自己子女,穷养儿富养女,女孩儿就得娇惯一些。

    武曌起身之后,用袖子拭去泪水。陈九公拿她当女儿,她又何尝不拿陈九公当父亲看。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句话在洪荒中更是永远不变的真理。心狠手辣者不知几许,但背叛师门者却寥寥无几。像那阐教四仙。虽暂时入了佛门,但最后不也归回阐教门下了么。那惧留孙,更是为此付出了性命。

    陈九公盘膝坐在香案前。往身旁一指,温和地说道:“坐下说话。”

    武曌乖巧地跪坐在陈九公身旁,摆了摆手示意九尾妖狐过来拜见。

    能有一个拜见圣人的机会,九尾妖狐心里别提有多激动了,感激武曌的同时,九尾妖狐来在陈九公面前,郑重地跪倒,连拜九拜。

    陈九公知道她的根脚,见她向自己跪拜之后。才开口道:“你本出身妖族,曾奉女娲娘娘诏命祸乱人间江山。几经周折皈依我截教门下。今日有我做主,准你拜我这徒儿为师。不知你可愿意?”

    九尾妖狐闻言,心中大喜。虽说武曌修为低,辈分也不高,但她可是圣人亲传弟子,自己入了她门下,那就是圣人徒孙,这可了不得了。况且这武曌还有人皇之命,自己跟着她岂不是前途无量?虽说现在王皇后腹中孩儿也有人皇之相,但在九尾妖狐看来,截教教主都临凡了,那王皇后和她背后的佛门就如那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九尾妖狐忙不迭地道:“小妖愿意!小妖愿意!”

    陈九公闻言,不禁一皱眉头,“入我截教,岂可以妖自居。”

    武曌看了一眼那被吓得脸色苍白的九尾妖狐,向陈九公道:“老师,我这弟子无名无姓,还请老师开恩,赐她个名。”

    “原来如此。”陈九公略一思索,道:“你乃九尾狐成道,不可忘本,就以胡为姓。名么,名玥如何?”

    圣人赐名,是何等大的荣耀?就是要你叫旺财、大黑,你也得认。九尾妖狐,不,胡玥岂敢说不,连忙拜谢,“弟子胡玥,拜谢教主!”

    一旁的武曌连忙也奉上马屁,“神珠为玥,老师这名字起的好啊。”

    陈九公微微摇头,向武曌问道:“还记得我截教规矩么?”

    武曌连忙起身,向陈九公拜道:“弟子不敢忘。”

    “好!那就引她入门吧!”

    “弟子遵命!”武曌又向陈九公一拜,接着就引胡玥入门,先是拜见祖师陈九公,然后又命胡玥行拜师之礼。

    入伙之后,接下来就该发装备了。陈九公袍袖一甩,三点流光从袖中飞出,化作二剑、一幡浮在胡玥面前。“入我门下,赐你三宝。阴阳二剑,乃我取首山之铜,采后天阴阳二气所炼,成剑后一阴一阳,不但可助你杀敌,还能布两仪剑阵御敌。”说到此处,陈九公向武曌问道:“没忘了我截教两仪阵法吧?”

    武曌连忙摇头,以她对陈九公的了解,凡事都好说,但截教十大基础阵法,你不能不会,不会就要挨罚。所以,武曌别的不会,十大阵法可都学明白了。

    “那就好!”陈九公又说那幡,“此幡乃我截教同门采星辰之精所炼的星辰幡,此宝不光可用来护身,也是我截教门人的凭证。见幡如见人,有此幡就是我截教弟子。”

    “多谢祖师赐宝!”胡玥心里高兴,收了三件宝物向陈九公拜谢。

    陈九公又取出两把星辰剑、两支星辰幡递给武曌,“轩辕坟三妖,其余二妖也入你门下吧。”

    “弟子代两位妹妹,拜谢祖师!”听陈九公要武曌收九头雉鸡精和玉石琵琶精也入门,胡玥连忙又拜。

    至此拜师的事告一段落,陈九公想起自己来意,对武曌说:“你的事,为师都知道了。尽管放心,只要有为师在,那人皇之位必然是你的。”

    “谢老师!”从陈九公口中得到应许,武曌大喜,但想到事情的棘手,便向陈九公问道:“老师,您莫不是要亲自出手吧?”

    陈九公笑着摇了摇头,“徒儿,为师若出手,岂不叫人耻笑?”

    武曌想想也是,虽然争人皇是大事,但自己老师是混元圣人,要是出手对付个妇人,会被其他圣人笑话死的。

    在徒子徒孙面前,陈九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将自己心中算计道出。陈九公说完以后,抬头一看,只见武曌、胡玥都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

    “难道我刚才的话太惊世骇俗了?”陈九公心里想着,同时轻咳两声。

    回过神来,武曌扑到陈九公面前,美丽的大眼睛中闪着小星星问道:“老师,您太厉害!您这想的都是什么招啊?”

    陈九公哈哈一笑,朗声道:“这叫狸猫换太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