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截教仙 > 第六百零六章.三圣相会
    西牛贺洲灵山。↗頂點小說,

    八宝功德池前,准提佛母猛然睁开双眼,唤道:“白莲!”

    “师叔!”准提佛母话音刚落,白莲童子就出现在他面前。

    准提佛母从袖中取出一颗青色莲子,递给白莲童子,“拿着这莲子去灵台方寸山!”

    “弟子遵命!”白莲童子接过莲子,小心翼翼地收好,向准提佛母一拜后离去。

    “师弟出了什么事?”这时,阿弥陀佛也从入定中醒来,向准提佛母问道。

    准提佛母摇头苦笑道:“不知那截教教主又安得什么心思?”

    白莲童子出了离了灵山,直往灵台方寸山而去。

    到了灵台方寸山,白莲童子在斜月三星洞前落下。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间,洞门大开,一头金须狮猁驮着须菩提祖师从洞中走出。

    “师叔!”知道这位是自己师叔的分身,白莲童子上前行礼,并从袖中取出青莲子。

    将青莲子收入袖中,须菩提祖师一拍金须狮猁的大脑袋,“白莲,随我下界!”

    “弟子遵命!”

    这金须狮猁也是上古大妖,上古巫妖之战后,与那青兕一样被圣人收服充作脚力。只见金须狮猁四爪生风腾空而起,升到空中后,朵朵金云在四爪下凝聚,托着金须狮猁和其身上的须菩提祖师往人间飞去。

    与此同时,昆仑山玉虚宫中,白鹤童子走到云床前,“老爷,两位师兄到了!”

    元始天尊随即下了云床,走出玉虚宫。

    玉虚宫外,云中子和南极仙翁正等着老师召唤。谁想元始天尊自己从宫中出来了,云中子和南极仙翁不敢怠慢,连忙上前行礼。

    “免了!”元始天尊一挥手。少有的免了徒弟们的大礼参拜。“南极,事都办妥了?”

    南极仙翁连忙应道:“回老师,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好!”元始天尊缓步走到麒麟崖,来在昆仑仙杏前。

    这昆仑仙杏虽不在三大灵根之内,但也是洪荒少有的极品灵根。当年雷震子服下两枚仙杏,就生出风雷二翅可御风雷之力。

    元始天尊伸出手,在杏树上轻轻拍了两巴掌,口中念道:“道友,予吾一枝!”

    元始天尊话音刚落,那杏树上有什么东西掉了下来。元始天尊伸手接住。是一根三尺来长的杏树枝。

    元始天尊手上白光大作,那白光将杏树枝包住,元始天尊将杏树枝往空中一扔,落下时已化作人形。

    这人无论是身高、身材,还是五官样貌都与元始天尊一模一样。

    元始天尊用手一指,一道白光打入其体内,那人顿时活了,向元始天尊打一稽首,“元始见过道友!”

    元始天尊哈哈一笑。回身对云中子和南极仙翁道:“你二人与为师这分身下界走上一遭!”

    “弟子遵命!”元始天尊的吩咐,云中子和南极仙翁莫敢不从,连忙躬身领旨。

    这时麒麟崖后传来一声兽吼,一只异兽从崖后跃出。此兽麟头豸尾体如龙,足踏祥光至九重。正是元始天尊的坐骑四不相。

    四不相跑到元始天尊身前,双膝一屈,跪了下去。

    元始天尊弯腰拍拍四不相的脑袋。四不相就起身,跑到元始天尊的分身前。

    那分身上了四不相,四不相腾空而起。向昆仑山外飞去。云中子和南极仙翁连忙拜别元始天尊,跟着元始天尊的分身一起去了。

    今日的齐云山,那叫一个热闹。准确的说,应该是太华派内热闹。太华派掌门人凌云子殷洪,率领门下九九八十一个弟子,大战取经团。

    一开始,太华派仗着合击之法九宫剑阵,将取经团杀得手忙脚乱。可随着孙悟空稳住阵脚,猪八戒和沙僧开始发力。无论是猪八戒的钉耙,还是沙僧的太阳神针,都给太华派带来了不小的伤亡。

    殷洪越斗越是恼怒,不知这四人是怎么不声不响地穿过八卦九宫阵进入齐云山的,这样一来,八卦九宫阵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早知如此,还不如将老师的阴阳镜讨来,有阴阳镜在,这四人早都死**个过了。

    与殷洪不同,孙悟空是越战越勇,头顶山河社稷图护身,双手轮棒,力大气沉将殷洪打得节节败退。

    “道友莫慌,待我来助你降服这妖猴!”突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孙悟空抬头一眼,只见一道人骑鹿而来。

    殷洪定睛一看,看清此人样貌,心中大喜,高呼:“禄星道友,快快助我一臂之力!”

    赶来相助这位,是南极仙翁弟子,也就是昆仑派三仙之一的禄星。

    禄星见那孙悟空凶猛,连忙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盒,将盒盖开打,盒口向下,喊了声:“收!”

    当殷洪看到禄星手中的宝物,双眼为之一亮,暗道:“南极师叔竟然禄星将这宝物带出,这回看这猴子还如何嚣张。”

    随着禄星取出混元盒,玄奘、猪八戒、沙僧,连同那白龙马和行李都收入盒中。孙悟空虽然仗着山河社稷图挺了一会儿,但最后也被混元盒收了。

    禄星从天而降,落在殷洪面前,正色道:“小弟来迟一步,还望师兄恕罪!”

    “师弟,哪里话!”殷洪摇了摇头,轻叹一声,“若非师弟,愚兄恐怕已遭了那猴子毒手。”说完,殷洪目光在场中扫过,看到二十多个弟子倒在血泊之中,殷洪心里难受,向禄星躬身一拜。

    “师兄折煞小弟了。”殷洪是师兄,禄星是师弟,按辈分上论,二人是同辈,禄星哪敢受殷洪大礼,连忙闪身躲过。

    见禄星躲了,殷洪也不勉强,直接说道:“愚兄有一事相求,还望师弟答应!”

    “同门师兄弟,师兄有话,但说无妨。”

    殷洪看着禄星掌上托着的混元盒。眼中杀机流转,“愚兄请师弟随手将那四人抹杀。”

    演义中,三霄大败阐教众仙,元始天尊出手破九曲黄河阵。碧霄持剑去取元始,元始天尊将混元盒往空中一丢,收了碧霄。圣人心意一动,碧霄就在混元盒中化为血水。

    殷洪请禄星出手将取经团抹杀,这话并不夸张。现在取经团在混元盒中,只要禄星愿意,随时就能让取经团中的四人化为血水。

    禄星听完殷洪的请求。不禁摇头苦笑,“师兄可知,师弟我为何回来此地?”

    殷洪闻言一怔,是啊,他禄星不在昆仑山昆仑派中修炼,来我齐云山作甚?莫非是……

    见殷洪似有所悟,禄星将混元盒收入袖中,“师兄,师弟我先走了!”

    “师弟慢走!”

    禄星腾云驾雾。离了太华派,出了齐云山。刚前行不多久,就见前方青光闪闪。

    禄星感觉不妙,连忙停住云头。定睛观看。

    青光一闪而至,落在禄星面前,一大汉冲着禄星道:“你!跟我走一趟吧!”

    手掐法决,将一道玉清神雷扣在掌心。禄星出言问道:“不知道友高姓大名,还请告之。”

    “截教金大升!”

    “啊!”禄星闻言大惊,一抖手玉清神雷张手而出。直奔金大升劈下。

    金大升连闪都没闪,任那道玉清神雷劈在自己身上。只听得轰隆一声,雷光散去,那玉清神雷连金大升的衣角都没炸破,就更别提伤到金大升了。

    金大升见禄星取出混元盒,摇了摇头,瓮声瓮气地说道:“我家老师唤你过去。”

    “你……”禄星本来想动用混元盒对付金大升,可一听金大升的话,手上动作不由得一滞。自拜在南极仙翁门下,与师兄师弟一起执掌人间昆仑派,禄星对截教的核心弟子都有所了解。知道金大升是截教教主的第七个弟子,虽不是修道的奇才,但却深受陈九公信任。

    所以一听金大升自报家门,禄星才被惊得出手。现在听金大升说他老师相召,金大升是截教教主的弟子,那他老师不就是那位圣人么。

    作为阐教三代嫡传,禄星深知陈九公的厉害,现在听说陈九公唤他前去见面,禄星踟蹰不定,不知该去还是不该去。

    见禄星脸上阴晴变幻,金大升摇了摇头,将身一晃,整个人出现在禄星身前,二人之间距离不过一拳。

    “啊!”禄星心神巨颤,手忙脚乱地想要打开混元盒,将金大升也收进去。

    可还没等他将混元盒打开,就被金大升一把揪住了脖子,好像拔萝卜一样拽了起来。

    禄星升高不过七尺,可金大升呢,足足三丈有余,禄星在他面前就像婴孩儿一般,被金大升抓在手里的一瞬间,周身法力凝滞,被金大升一只大手禁锢住了。

    金大升过来堵禄星,却是奉了陈九公的命令,把禄星“请”过去。既然是陈九公要见他,金大升绝不会伤害禄星性命,不过在见到陈九公之前,就要受些苦头了。

    抓着禄星来到陈九公面前,金大升把禄星往地上一扔,然后向陈九公一拜,“老师,弟子把这厮擒来了!”

    陈九公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是什么事儿啊,整得好像自己以大欺小似得。瞪了金大升一眼,陈九公喝道:“还不把人扶起来!”

    金大升连忙伸出大手,一把抓住禄星腰间丝绦,将他拽了起来,然后示意那在火眼金睛兽上坐着的陈九公,对禄星吩咐:“这就是我家老师,还不上前见礼!”

    虽然被金大升折腾的够呛,但禄星知道自己万万不能没了面子,不然师门长辈必然怪罪。

    所以禄星只是打一稽首,口称:“阐教门下三代弟子,禄星见过截教圣人!”

    以阐教和截教的关系,禄星这样才算是正常的,陈九公也不难为他,摆了摆手,“免了!”

    虽然眼前的不是圣人本尊,不过是圣人一具分身,但双方敌对的关系,让禄星心理压力很大。强鼓起勇气,禄星问道:“不知圣人唤我前来,所为何事?”

    陈九公一挥手,“你且退到一旁。待你阐教掌教来了,我自会与他分说。”虽然陈九公是截教三代弟子,但是混元圣人之尊,有什么话也不可能和禄星说,直接让他退下。

    听说自己师祖将至,禄星心中大喜,他也怕陈九公一高兴,让身后的两个弟子把自己给宰了。

    “天龙河畔一别,多年未见,教主想煞我也!”

    一个声音从西方传来。陈九公哈哈一笑,“道友东来,九公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须菩提祖师骑着金须狮猁从天而降,白莲童子紧随其后。

    落在陈九公对面十丈之外,须菩提祖师向陈九公打一稽首,“洪荒乃盘古何化,何分南北东西?”

    陈九公淡淡一笑。“我知道友又舌灿莲花的本事,就不与道友呈口舌之锋了!道友下界,可是为了你那亲传弟子?”

    须菩提祖师摇头苦笑,“洪荒四界谁不知教主神机妙算。多少大能损于教主手下,我那弟子本事低微,又岂能逃过教主算计?”

    须菩提祖师话锋锐利,这明摆是说陈九公以大欺小算计孙悟空。

    陈九公是什么脾气。当即开口还击:“道友哪里话,你那徒儿明明是被阐教圣人算计的,为何怪在我头上!”

    “哼!”

    须菩提祖师刚要说话。就听到一声冷哼,元始天尊骑着四不相从天而降。

    “弟子拜见师祖!”见自家教主临凡,禄星连忙上前参拜。

    “平身!”

    禄星谢过元始天尊,起身后又向云中子和南极仙翁行礼。当看到自己老师向自己使眼色时,禄星连忙从袖中取出混元盒,双手捧着呈于元始天尊。“师祖容禀,今日弟子往齐云山,想和殷洪师兄**论道,不想刚到齐云山,就见有妖魔攻山,这才出手将那四个妖孽擒拿。”

    元始天尊刚要伸手去接混元盒,耳旁就传来了陈九公的声音,“道友,我说的没错吧,那算计你弟子另有其人啊!”

    元始天尊听到陈九公的话,很想反唇相讥,但他知道现在不是和陈九公交锋的时候,虽然感觉陈九公很讨厌,可也只能不去理他。

    须菩提祖师似乎和元始天尊有一样的想法,对陈九公的话置若罔闻,眼看着元始天尊从禄星那里将混元盒接过。

    将混元盒持在手里,元始天尊把目光转向须菩提祖师,“道友东来,所为何事?”

    同样的,陈九公问,须菩提祖师立刻反击。可现在在元始天尊口中说出来,须菩提祖师却微微一笑,指着元始天尊手中混元盒,“为道友门下弟子口中那几个妖魔而来。”

    元始天尊哈哈一笑,“这几个妖魔毁我门人宗派,实是可恶!”

    须菩提祖师闻言也不恼怒,从袖中取出青莲子,向元始天尊问道:“不知此物可道友心头心头之恨否?”

    “这……”元始天尊似乎很迟疑,思索片刻才点头,“既然是道友开口,那我就看在道友面上放过他们!”

    须菩提祖师脸上露出和风般的微笑,将青莲子递给白莲童子,“速去奉于阐教圣人!”

    接过青莲子,白莲童子走到元始天尊面前,向青莲子奉上。

    将下青莲子,元始天尊在混元盒上一抹,掀开混元盒的盖子,手上一震,点点流光飞出,落在地上,化作取经团连同他们的马匹、行李。只是取经团四人一个个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做完了交易,元始天尊指着取经团,对须菩提祖师说道:“这些妖魔野性未除,还请道友好生管教,免得酿成大错!”

    须菩提祖师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即使元始天尊说孙悟空野性未除,须菩提祖师也不恼怒,反而笑道:“若非是有歹人算计,他们也不至如此!”

    “嗯!道友此言不假!”这时,元始天尊还附和上了,不但附和,还出言道:“我与道友多年未见,今日重逢不如找个去处,叙叙旧话如何?”

    须菩提祖师闻言,眼前一亮,“道友此言大善!”

    刚才元始天尊和须菩提祖师,你一言我一语的,陈九公就在一旁冷眼旁观。现在看他们越说越热乎,看这架势还要把臂叙旧,陈九公心中暗道不妙。如今截教四面受敌,若是这二人再联起手来,那可就麻烦了。

    想到此处,陈九公催动火眼金睛兽,往前走了几步,横在元始天尊和须菩提祖师中间。

    元始天尊今日临凡,一来是与须菩提祖师做一番交易,二来也是想看看能不能和佛门联手,对付截教。此时见陈九公横插进来,元始天尊冷笑,“陈九公,我与你可没有什么旧话可叙!”

    此时须菩提祖师似乎也有和阐教联手的心思,元始天尊话音刚落,须菩提祖师就道:“我与阐教圣人曾同在紫霄宫听道,自然有许多话要说,道友就不要跟来了。”

    须菩提祖师这已经是把话挑明了,就差赶陈九公走了,陈九公冷笑,“我也没有什么话想和你来说,只是……”说到此处,陈九公转头望向元始天尊,“元始,今日在此相见,若不做过一番,那怎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