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截教仙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镇压嬴政
    巫族,与人族、妖族、阿修罗族不同。巫族自出世之日起,体内精血有多少就是多少,可能会因为各种原因减少,但减少后不会再有所增加。

    祖巫精血,在洪荒号称是不次于人参果的灵物,对袁洪、杨戬那等修炼炼体之术的有奇效。

    盘古真身乃嬴政凝聚十二金人所成,如今的嬴政又是金之祖巫,精血中蕴含浓重的庚金之气。

    嬴政精血没入盘古真身顶上,那身处淮井之中的盘古真身剧烈颤抖起来。

    “不好!”见此情景,谁都知道这盘古真身要反弹。可这时,合玉帝等七人之力,也难将其镇住。但见淮井随着盘古真身一起长大,瞬息之间,高了三倍之多。

    “大天尊、娘娘,诸位道友莫慌,镇元子来也!”就在玉帝等人惊慌之时,一道黄光闪过,镇元子现身于淮井之上。

    大袖一挥,地书飞出罩在淮井井口之上,镇元子一推顶上道冠,一片碧光冲起,人参果树在碧光之中浮现。

    用手一指,人参果树落在地书之上,黄光、碧光连做一片。镇元子运转玄功,双手打出道道法决在淮井上,但那淮井猛烈颤动不止。

    从袖中取出乾坤图,甩手一卷,阵阵金光闪过,天地之间再无了那淮井。

    感觉与盘古真身的联系被隔断,嬴政怒吼一声,手中天子剑疯狂斩下。

    顶上混沌钟一转,将陈九公罩在钟内。下一刻,混沌钟消失,一身灰色道袍的陈九公双手挥动,道道混沌气流在顶上交织成巨大的华盖。

    天子剑狠狠劈下,这时天地间仿佛只有那一抹剑光,剑气纵横。

    陈九公脚下现出三品金莲,金莲上金光冲起,亿万金光将混沌华盖托起,直往天子剑上撞去。

    有镇元子将盘古真身镇压,玉帝、王母等人都腾出手来。见嬴政一剑之威,玉帝翻手取出素色云界旗连连挥动,一片祥云在混沌华盖之上连成一片。

    王母素手捻起金簪,轻轻一划,一道金光直奔嬴政而出。同为庚金之道,王母的庚金之气同样锐利。

    盘王、盘庚两兄弟也各施手段,数种左道秘法齐向嬴政而去。那密密麻麻,喷口黑烟的蛊虫,一个个与盘庚老祖七八分相似的分身……

    苍甲真人、九宝道人虽都是准圣,但怎奈功法、灵宝都不怎么样,只能驱使穿山甲真身和九色巨人从两侧猛攻嬴政。而他们本尊,去帮燧木道人和无支祁对付刑天。相比起来,这刑天却是要比嬴政差上不少。有元神和的祖巫和没有元神的,就是不一样。

    天子剑斩破素色云界旗聚在陈九公上空的氤氲云光,狠狠劈在混沌华盖之上,庚金剑气暴涨,将华盖下陈九公的脸庞映得金黄一片。

    巨大的混沌华盖被嬴政一剑斩做两截,天子剑去势不改,仍向陈九公斩下。

    面如沉水,眼中精光转动,陈九公手上一动,那断做两半的混沌华盖化作两只巨手,向中间合起,将那三千余丈的天子剑合在两只巨手掌心之中。

    盘古真身被镇压,嬴政心中发狠,双手握住天子剑剑杆用力一转,一双混沌巨手掌心之处混沌气流四下逸散。从远处望来,只见一双混沌色的巨掌合十,在手背上有隐隐金光射出。

    “嬴政!朕如何降汝!”玉帝飞身而至,神色肃穆,将昊天镜祭起,用手一指,昊天镜来在嬴政头顶发出道道玄光向嬴政罩来。

    冷哼一声,嬴政手上不慢,持剑与那双混沌巨掌僵持,顶上传国玉玺金光不散。

    可就在这时,王母催动金簪发出的庚金之气至,破开传国玉玺布下的一层层防御。

    一道紫电击下,击在传国玉玺发出的金光上,金光顿时消散。

    紫电凌空一转,化作紫电锤打在传国玉玺上。

    传国玉玺一颤,其上金光一闪,飞入嬴政体内。

    破了传国玉玺,盘王、盘庚两兄弟的攻击皆至。只见盘王老祖祭起那盘王元蛊剑,蓝光一闪,剑已至嬴政顶门。又有那天蛊元窳幡放出的千万毒虫。铺天盖地一般,发出让人寒毛扎立的嗡嗡声。而盘庚老祖非常配合盘王,盘王用蛊,他就用毒。而且放出以金沙河中金沙祭炼的千万分身,本尊与先天珊瑚树化身混在千万分身之中,饶是嬴政也分辨不出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这还不算,但见盘庚老祖单掌身出,那白皙的手掌掌心上,竟然喷出滚滚黑烟。

    黑烟一出,席卷而去,将盘王老祖放出的蛊虫笼罩。当日在盘庚老祖道场,盘庚老祖曾以诡异的黑烟将盘王老祖放出的蛊虫部杀死,奠定了洪荒毒术第一人的地位。但今日兄弟二人联手对敌,蛊虫遇黑烟的一瞬间,在黑烟中一个个芝麻大的蛊虫身躯暴涨千般倍。那一个个西瓜般大小的虫子漫天飞来,狰狞的样貌,散发着丝丝黑气的躯体,让一旁的王母、云霄掩面,即使是陈九公、玉帝,也不由得眉头紧皱。

    旁观者尚且如此,就更别说即将遭受千万蛊虫和那无尽毒烟攻击的嬴政了。

    不说你本事何等通天,也不说左道能否得证混元。在面对左道秘法时,即使是混元圣人也不敢掉以轻心。

    嬴政巨大的身躯一抖,背后金色的羽翼展开。既然是羽翼,肯定就有羽毛。根根羽毛皆有丈余,其上有金光流转,锋利无比。

    四只羽翼齐齐一震,道道金光横扫八方。一时间,金光压过黑光,犀利的庚金之气将一只只蛊虫和一个个盘庚老祖化身斩杀。

    见嬴政发威,玉帝打出一道法决,那盘旋在高空的昊天镜上垂下八道玄光,落于嬴政八方。

    暗道不好,嬴政顾不得再与陈九公僵持,双手金光大作,连带着嬴政手里的天子剑上道道金光四射。

    金光包裹巨大的剑身,洞穿混沌华盖,嬴政单手挥剑,向昊天镜斩去。

    一手打出法决,催动昊天镜,垂下的八道玄光化作光幕,连成一片,将嬴政困在一处空间之内。一手将素色云界旗祭起,素色云界旗上氤氲散开,云光凝聚挡在昊天镜前,阻挡嬴政的天子剑。

    嬴政收回天子剑,陈九公这边再无一丝压力。也不用混沌钟,陈九公运转玄功,以毁灭之道催使紫电锤。

    一道紫电击下,正轰在嬴政身上。轰散萦绕在嬴政身外的金光,重重的落在嬴政宽广的后背上。

    轰……

    千丈紫电与嬴政一万三千余丈的身躯比起来根本算不得什么,但重重的轰下之后,血肉模糊。

    身受重伤,嬴政怒吼不止,缠绕在双臂上的八条金龙在这时仿佛也苏醒起来,一个个将龙尾紧紧盘在嬴政手臂上,扭动着身躯,以爪牙攻击众人。

    狠狠挥动手中的天子剑,此时的嬴政上去威猛无比,但他自己心里也清楚,如果不是被人围攻,即使是陈九公、镇元子,也未必是自己的对手。

    可对方高手如云,还有那云霄手托混元金斗立在一旁。如一个不慎,恐怕自己也有被镇压的危险。

    今日祖巫殿中的盘古圣像已毁,盘古与三界苍生的因果部了断。现在若是再不走,不是被杀,就是被擒。若就此离去,盘古真身是小,这些巫族族人怎么办?

    虽然今生转世人间,但嬴政与所有巫族一样,骨子里都有一种疯狂,一种悍不畏死的疯狂。

    后背的伤口已经自动止血,双臂上的八条金龙灵活的攻击着四周之敌。这八条金龙并非是法宝,而是嬴政祖巫真身的一部分,翻腾之间灵活至极。

    嬴政身上散去的金光又开始凝聚,一股狂暴的气息自其身上散发。

    那边被燧木道人、无支祁、苍甲真人、九宝道人围攻的刑天感到嬴政身上散发的狂暴气息,整个人似乎愤怒起来。双手抡斧盾,一劈一立,身隐刑天盾后,奋力一撞,将无支祁撞飞,一斧凌空向苍甲真人劈下。

    见那巨大的干戚斧上寒光四射,惊得苍甲真人一缩头。但知危险,连忙现出苍甲塔。

    轰……

    这苍甲塔本是出自无极老祖之手,此宝乃魔道至宝。被苍甲真人弄到手后,许多妙用发挥不出来,只能用以防御。

    当日受青莲道人弑神枪一击,苍甲塔残破不堪。回到地府后,苍甲真人前往幽冥血海求取九幽寒铁将苍甲塔重新祭炼,但今日被*戚斧劈得粉碎。

    干戚斧又至,惊得苍甲真人连忙飞身暴退,刑天巨大的身躯在空中一扭,丝毫不显笨拙的向嬴政而去。

    刑天那一万四千五百丈的祖巫真身冲起来,燧木道人祭起灵火万鸦壶,无数火鸦飞起喷出火焰连成一片,但刑天身上三丈青芒沾火不燃,护得刑天冲破火海。

    刚刚穿过火海,一片黄色光幕凭空出现在眼前,刑天挥斧连斩,锋利至极的干戚斧却破不得这土黄色的光幕。

    镇元子飘然来至黄色光幕的另一侧,单掌印在光幕之上,光幕上黄光大作,似乎更加凝实。一面催动乾坤图镇压里面的盘古真身,镇元子无法出手,但却能帮助燧木道人四人阻这刑天一阻。

    见刑天被镇元子挡住去路,无支祁单拳胸,顶上现出一滴三光神水,这三光神水一出,一片蔚蓝将无支祁包裹。而后,无支祁将身一晃,近万丈的巨兽挥舞着大棒,直奔刑天扑去。

    挥动巨斧却破不开黄色光幕,上古之时随十二祖巫征战天下的刑天知道镇元子的厉害。也就绝了去助嬴政的心思,回身专心与无支祁等四人厮杀。

    知道无之祁不是刑天之敌,而那边陈九公等人似乎已占据上风,苍甲真人和九宝道人招唤自己分身。穿山甲真身扑来,抓、咬、撞、靠、踢,虽然不敢正面与刑天相斗,但骚扰一下绝没问题。而九宝道人此时不已九色巨人攻击,而是将九色巨人散了,一尊尊分身飞回,似乎没入道冠之中。这时的九宝道人挥动手中九宝拂尘,连连刷开刑天攻向无支祁的干戚斧,引来苍甲真人一阵羡慕。

    此时天地间煞气已被吸得一干二净,这本该是巫族享受的遗泽,但大部分都被十二元辰给抢了。最初那千丈高下的十二只巨兽,现如今皆有三、四千丈,其中本就身躯庞大的丑牛、亥猪躯体更是达到五千丈左右。

    杀神剑连斩,杀得袁洪节节败退。在吸收了不少煞气后,现在的白起就如当初的刑天,只差一步就可修成祖巫。若不是袁洪仗着九转玄功精妙和手中功德至宝定海神针,恐怕早已死在杀神剑下。

    巫族这边,有几个运气好的,如贠佂等七八个小巫,引煞气入体锤炼肉身,一举修成大巫之身。这贠佂乃天昊部落小巫,深得原来的部落大巫风伯器重。如今修成大巫之身,见嬴政、刑天被人围攻,白起与袁洪缠斗,贠佂率领巫族上下结成阵势,抗击截教众星君与天庭群仙。

    这些人死伤一些对战局都无关紧要,重要的还是双方强者之战。

    祖巫刑天是越战越勇,越杀越猛,可那边的嬴政却已经陷入困兽之斗。这不是说刑天比嬴政强很多,而是嬴政面对的强者太多了。

    陈九公、玉帝、王母、云霄、盘王、盘庚,将嬴政围在中央,并不近身厮杀,只是使出各种道术缠斗,要将嬴政生生磨死。

    嬴政也知自己情况不妙,当即一咬牙,仰天怒吼,周身金光爆射,那万丈之高的祖巫真身又长。

    “不好!”陈九公没见识过,不甚清楚,可那盘王、盘庚两兄弟明白了。惊得盘王老祖疾呼,“诸位小心,这嬴政要拼命了!”

    嬴政要拼命了?才要拼命?那刚才是干嘛呢?难道是闹着玩呢?

    不,盘王老祖的意思,陈九公明白,这嬴政是要自爆了。

    绝代妖皇东皇太一头顶混沌钟,手持屠巫剑,攻防皆无破绽,曾以混沌钟炼做的第二元神护住本身元神连挡通天教主一十七招。

    但这位妖族强者,最后被几位祖巫自爆拉着同归于尽。

    祖巫肉身之强,一旦自爆,陈九公有混沌钟在手,也难保身受重伤。玉帝、王母、盘王、盘庚不死也得脱好几层皮。而云霄,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

    可若就此放嬴政离去,陈九公又不甘心。这嬴政即使没有盘古真身,也是不亚于青莲道人、镇元子的强者。俗话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都不用等春风,这嬴政只要找到帮手,肯定会回来找陈九公的麻烦。

    昔日有三十六路大军讨子牙,陈九公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灵魂穿越至今千余年,历经老师身损,截教被灭,陈九公的道心早已坚固如铁。

    顶上青色光柱冲起,身上青光闪烁,混沌光芒化作混沌钟落于掌中,身穿白色八卦九宫袍的陈九公将混沌钟祭起,运转玄功,连喷三口精血在钟上。

    三口精血喷出,陈九公整个人似有些萎靡。与元气可以用灵药补充不同,这精血只能靠时间恢复。

    但此时不是矫情的时候,陈九公打出道道法决在混沌钟上,混沌钟上光芒大作。混沌色光芒多高,混沌钟就变得多大。

    巨大的混沌钟飞起,卷起条条混沌气流扫荡八方,荡开嬴政手臂上的四条金龙,飞至嬴政头顶,当头罩下,将嬴政罩在混沌钟内。

    而后陈九公飞身至混沌钟前,连连打出一道道法决,印在混沌钟上。

    身处混沌钟内,嬴政二目如电,四周都能的清楚。只见周身之外,尽被混沌之气充盈,刚刚鼓荡起来的肉身,好像被什么东西压迫一般,渐渐的停止狂暴的疯长。

    “呔!”陈九公暴喝一声,吸收完煞气的十二只巨兽化作十二杆星辰幡飞至混沌钟四周,幡面招展,十二元辰之力自九天而下,落在混沌钟顶上。此时的混沌钟混沌色的古朴的钟面上笼罩一层银色的星光,在星光映衬下,混沌钟显得格外神秘。

    “诸位,且助九公镇压这嬴政!”

    陈九公高呼一声,玉帝等人齐齐称善。陈九公、玉帝、王母、盘王、盘庚、云霄一起向混沌钟内灌注法力。刚才怎么样镇压盘古真身,现在就要怎么样镇压这祖巫嬴政。

    虽然人数比刚才少了,但先天至宝混沌钟远胜功德至宝淮井,祖巫嬴政亦是不如盘古真身。所以,这一次镇压起来,却是比刚才还要容易一些。

    那渐渐缩小的混沌钟,陈九公哈哈大笑,手上青光更盛。在混沌钟内,别说这嬴政连自爆都不能。就算能自爆,难道还能将这先天至宝炸毁不成?顶多不过是将混沌钟内的陈九公真灵炸散,但有周围这些人在,无主混沌钟还能自己跑了吗?

    转瞬之间,混沌钟缩小至千丈,祖巫嬴政今日是在劫难逃!

    而陈九公就是要如镇压盘古真身一般,镇压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