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缠爱之独占绝色影后 > 第115章 彩排惊魂,留下警告
    “你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坐在一旁的宁汐白看着惜萌萌那两眼冒桃心的表情,以及周围人时不时飞过来的眼神,不得不小声地提醒了一句,

    可惜萌萌两只眼睛都放在舞台上,还真随意地往嘴巴上抹了两下,顺便吸溜了了几下,“她们都好漂亮啊。”

    宁汐白无语地扶额,“你现在注意的应该是她们的演技吧?!”

    “啊?”被宁汐白一句话给回过神来的惜萌萌自己说漏了嘴,立刻挺直了腰杆子说道:“哦,表演……我觉得表演也不错的。”

    “你给我好好看!”宁汐白轻瞪了她一眼。

    这种不专业的说法要是被别人听到还不笑掉大牙!

    “我觉得那个三号女生不错。”此时身旁的冯疯子却突然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刚还被小训了一句的惜萌萌顿时来了精神,贼兮兮地笑着问:“你不会看中人家了吧?”

    冯疯子扫了她一眼,“我只是以专业在看人。”

    那脸上写满了不屑和懒得搭理你的表情。

    宁汐白放眼看过去,的确那三号无论是演技还是情感的诠释都恰到好处,不禁点了点头,“那个三号的确不错。”

    三个人正低声讨论着,却不想不远处的评委席上响起了一片低低的惊呼声和骚动声。

    宁汐白转过头一看,宫子衍正从另一端的评委席走了过来,最后总站定在了她的面前。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宁汐白身后,“觉得怎么样?”

    “还不错。”

    “出来聊一下。”话说完宫子衍就转身就走了出去。

    宁汐白看了眼身旁那群燃烧着八卦之魂的观众们,然后淡然地走了出去。

    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瞬间整个厅内都像是炸开了。

    当然最炸的当属站在台下待机的桐夏,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带别的女人走出去,她的心里一股熊熊的怒火在燃烧着。

    “子衍!”桐夏立刻就想要跟上去,可惜被身旁的璃安给拽住了,桐夏有些恼火,即使压低了声音可还是压制不住那即将蓬勃而出的怒火,“你干什么?”

    璃安坐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你马上就要登台了,不能这个时候出去。”

    桐夏眼里只有那个人一前一后地单独走了出去之后的各种脑补画面,心里着急的不行,“可是我看到他和宁汐白单独出去了!安安,我要去看看!”

    “他不会做什么的,你现在最要紧的是登台完成表演!”璃安看了眼前面智商的顺序排,还有两个人马上就要轮到桐夏了。

    “可他是我男朋友,我怎么能放任他和别的女人单独在一起!”

    “我说了,他不会做什么事情了,你现在去只会让人说没风度。”

    “可是……”

    桐夏心焦的不行,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璃安一口给打断了。

    “没有可是!乖乖上台表演去。”

    她严肃的训斥让桐夏更为恼火了,“不!我男朋友在和别的女人厮混在一起,我怎么可能静得下心来去演出!我是个人,又不是没心没肺的动物!”

    接着不管不顾地跑了出去。

    璃安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眸色沉了沉。

    宫子衍,你终于要开始了吗!

    而另一边宁汐白跟着宫子衍走到了大厅门外,站在他身后问道:“聊什么?”

    “有看到合适的人选吗?”宫子衍问。

    宁汐白微微一笑,“你女朋友不错。”

    对于这种暗示的调侃宫子衍像是没看懂似得,神色淡淡说:“我刚听到你说三号的女选手不错。”

    宁汐白眼神暗了暗,这是打算和她装糊涂了吗?呵!

    她冷笑了一声,“拿我当挡箭牌还用的顺手吗?”

    “还行。”宫子衍似有深意地望了她一眼,“知道我故意喊你出来,为什么还要跟我出来?”

    或许这个丫头真的可以和璃安较量一番。宫子衍在心里默默地想。

    “和你谈谈关于这次剧本稿费问题。”

    还沉浸在自己想法中的宫子衍被这天外来的一句打得有点发蒙。

    面对她的理直气壮,宫子衍嘴角微抽了几下,“稿费?校庆活动向来都是学生义务为学校做的事情,也是他们发展前途的一个契机,我还从来没听说过要稿费的。”

    “你们学生会已经往企业模式发展了,按劳务算钱也不算过分。”

    宁汐白耸了耸肩摊手,“那是表演社的契机,对于编剧社可没有什么契机可言。我希望这次如果剧本成功,你能按劳务给钱。”

    “如果你帮我一个忙,我可以考虑。”过了半响,宫子衍才说了这句。

    宁汐白嘴角含着一缕轻笑,“拿我当枪使可没那么简单。”

    宫子衍似乎早已知道她没那么简单答应,立刻附上了一个条件,“再加上一个部长的位置。”

    “我对这个位置没想法。”

    宫子衍眉头微微拧起,“我可以给你一个重新在娱乐圈站稳脚跟的机会。”

    宁汐白摇头,“我可以靠自己的能力。”

    “所以谈判破裂?那稿费这块我也没办法了。”

    威胁,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不行,钱不是最主要的,她要的是名利双收,要的是冯疯子的东西能够站在圈子里占有一席之地。

    宁汐白咬牙,“你想怎么做?”

    宫子衍难得笑了笑,可眼底却一片薄凉之意,“我想和桐夏分手。”

    “拿我当牺牲品?是怕桐夏伤心,还是怕璃安?”

    “璃安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

    原本看她沉稳内敛的样子也知道是个不好对付的人,可……宫子衍居然也对她束手无策?看来这真的是件很棘手的事。

    “我需要考虑一下。”

    就在此时桐夏从里面气喘吁吁的跑了出来,她穿着一双高跟鞋,以及复古的裙子,所以格外的吃力,她勉强地笑着,“子衍,你来了怎么也不和我说呢,快点进来看我表演吧,马上就要轮到我了。”

    她努力地忽视了正站在宫子衍身旁的宁汐白,可宫子衍偏偏不如她的意,站在那里看着宁汐白,宁汐白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眼底一冷,居然敢现在就利用她!

    而宫子衍也看到了她眼神中的意思,嘴角提了提,表示自己打算利用她到底了。

    两个人的眼神里满是刀光剑影,可那眼神在桐夏的眼里却格外的含情脉脉!

    她的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裙边,因为太过用力裙边都被抓得变了形,声音里有着压制不住的愤怒的颤抖,“小汐她是评委,你这样和她聊天容易耽误……”

    “抱歉,我这就带她走。”突然,一道声音从桐夏身后传了过来。

    随后桐夏就感觉自己的手臂一紧,然后就被人往后拖去,她急忙喊了一声,“子衍!”

    璃安的声音再次响起,“夏夏,你该上台了。”

    “不,子衍……”

    终于璃安一声厉声,“夏夏!”

    可桐夏看着眼前宫子衍丝毫不为所动的样子,心里又气又急,恨不得上去撕了宁汐白。

    “我不!子衍,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要和我分手吗?”

    璃安一步站在了她的面前,冷若冰霜地再次喊了一句,“夏夏!跟我回去。”

    桐夏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璃安,心里的怒火被那寒意瞬间给浇灭了,心里只觉得突突了几下,最后被璃安给拉了回去。

    一场短暂的闹剧被璃安的三四句话给打散了,宁汐白冷冷地笑了三声,“我的出场费很高,你自己看着办。”

    “好。”

    宁汐白转身重新走进了大厅内,走到了评委席内对着惜萌萌轻声问道:“怎么样,女主角选出来了吗?”

    “嗯,三号的女生成功入选了。”惜萌萌指了指刚刚下台正在和导演说话的一个女生。

    “那咱们走吧。”

    事情已经部解决,她必须要带人赶紧走,不然的话就怕到时候桐夏会追杀过来。

    宫子衍居然敢玩儿阴的,那就别怪她到时候不留情面了!

    “你不是说没抢我男朋友吗?”那带着浓重的怒火和寒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本来正打算拉着惜萌萌离开的宁汐白在听到这一声音后,心里不禁哀叹了一句,真是怕什么什么来。

    宁汐白送开了抓着惜萌萌的手,淡笑着回了一句,“你又从安学姐那里偷溜出来了?”

    这话的讽刺意味极其浓重,璃安的确和自己很要好,可宁汐白那句偷溜说得好像自己是璃安的小宠物一样。

    桐夏被激怒了,嚷着嗓子就喊:“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用得着偷溜吗!”

    “夏夏。”

    璃安就如同鬼魅不散般地在她身后出现,刚被讽刺了一把的桐夏现在对璃安有些怨愤,“安安,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落选了。”

    桐夏气得很是无语,“你觉得我现在有什么心情去想女主角这件事?”

    宁汐白见她们两个针锋相对,趁机拉着萌萌离开。

    “喂,你给我站住!”眼看着宁汐白要跑,桐夏下意识想要去追,可再次被璃安给阻挡了。

    “你知道为什么宫子衍要在那个时候带着宁汐白出去吗?”

    桐夏眼睁睁地望着宁汐白离去的背影,心里又恼又怒,跺了几下脚,颇有怨言地瞪了一眼璃安,“那是他们两个人有私情!”

    “错!因为他知道你马上就要上台了,所以故意把人喊出去,这样一来你的心思一定不会再表演上,落选的可能性为百分之八十。”

    焦躁不安的桐夏在听到这句话后,终于将注意力部集中在了璃安身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想把表演社彻底洗牌。”

    “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璃安真是想要问自己为什么的那个人,为什么当时会选择她这么一个不听话的人来站在幕前。

    她强忍着心里的不耐,冷冷地说道:“他想要离开你。”

    “啊?安安,那怎么办啊!”桐夏最怕的就是宫子衍不要自己,吓得眼睛瞪圆。

    看到自己的吓唬有了效果,璃安软了下声音说道:“我有办法,但是你要听我的。”

    “好好好好,我都听你的,都听你的。”

    桐夏小鸡啄米似地点头。

    看着她如此乖顺的模样,璃安总算是心里松了口气,还好,这颗棋子还没到废弃的地步。

    璃安看了眼大厅的门口,眸色暗沉了几分,嘴里轻声说了三个字,“宁汐白。”

    一场筛选让不出名的新人南音推上了女主角的位置,这也意味着,她会是娱乐圈的下一个宠儿。

    接下来的几天为了能够让南音更加融入自己这个角色的定位,宁汐白陪着惜萌萌在播放厅里看着她们各种彩排演练。

    “你……你好,我是三号选手,南音。”南音一副新人菜鸟的畏畏缩缩的模样。

    宁汐白淡淡一笑,“你好。”

    “我是新人,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南音一个大大的九十度鞠躬,吓得一旁的惜萌萌一跳,忙不迭地跟着她一起互相鞠躬了起来。

    “好久不见。”

    璃安从不远处特意走了过来,这次虽然桐夏和女主角失之交臂,可璃安硬生生的让部长桐夏安排了一个戏份最多的女配角。

    “夏学姐没和你一起来吗?”宁汐白故意张望了一下,笑着问。

    璃安脸色淡淡,站在她身边,“你是在暗讽我把她看得看紧了吗?”

    “难道不是吗?”

    “别太得意了,你知道宫子衍并不喜欢你,当然就算他真心喜欢,我也不会让他这么简单地甩掉夏夏的。”

    两个人同时看着舞台上的桐夏,表面上风轻云淡地聊天,可暗地里却只有身旁的南音和惜萌萌能感觉到那股肃杀之气。

    这两个人非常有默契地默默离开,这种正牌和冒牌之间的对战不太适合他们这种菜鸟围观。

    “你喜欢宫子衍。”

    宁汐白对于这个结论想了非常久,一个女人帮另外一个女人,要么是掏心掏肺的闺蜜,要么就是用来当垫脚石的。

    头一两次宁汐白的确只是认为璃安是个沉稳的闺蜜,可后来一次次的训斥和冷脸让她发现,璃安更像是在训斥不听话的手下,眼底的寒气里没有一丝的感情在其中。

    所以她觉得,她喜欢宫子衍。

    将单纯的桐夏放在明处,自己在暗处将扑向宫子衍的女人一个个杀光殆尽,然后踹掉桐夏,自己取而代之。

    啧啧,这一招够绝,够狠。

    “你想象力真丰富。”璃安平淡地说道:“别人的事还是不要管太多了,管好你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她特意看了宁汐白一眼,脸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地神情,说不出的怪异和诡异。

    但很快她就知道诡异在哪里了!

    “啊——砰——!”舞台上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响,只见道具轰然倒塌,而正站在上面打算彩排的南音从上面摔了下来,整个人躺在了舞台上。

    台下的人立刻跑上去查看情况,女孩子们被吓得尖叫连连,整个场面一片混乱。

    “天啊,怎么会突然摔下来?”

    “糟糕!流血了,快叫救护车!”

    “快去打电话!”

    宁汐白下意识想要跑上前去查看情况,却听到身旁璃安幽幽地声音响起,“真可惜,女主角看来又要重新选了。”

    这一句话让她刚前倾的身子给停滞住了。

    宁汐白转过头眯着眼问:“你做的手脚。”

    “有证据吗?”璃安淡淡地睨了她一眼,最后留下了一个警告,“这个只是个小小提醒,别再搅局,否则下一个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