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腹黑总裁宠妻如命 > 248-大结局
    秦瑟推门而进,唐七七闻声看过去,见到是她,冷冷一笑:

    “卑鄙!”

    “你想杀了阿笙?”

    “你不都已经听到了吗?怎么?记性烂到需要我再重复一遍给你听?”

    秦瑟知道和唐七七这种性格扭曲的人根本讲不通任何的道理,可是她还是想不通身为一个将南笙伤害到这步田地的人究竟还有什么资格去寻仇报复,但这个问题她是不会问出的,因为唐七七不会听。

    看向屋内其他二人,是唐牧川手下得力的杀手,看来唐七七是下定决心要将阿笙置于死地了。

    “你们先出去吧,至于唐小姐给你们下达的命令,自己掂量掂量应该不应该去执行,毕竟她要你们杀的人,是顾琛最爱的女人。”

    顾琛虽然早已脱离这个组织,可是毕竟曾留下的威信还在,刚才他们不知道南笙是什么人,或许看在唐牧川的面子上会帮唐七七去完成这个任务,可如今得知对方的身份,却是借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了。

    且不说顾琛会不会拿他们怎么样,就连唐牧川那一关怕是也过不去。

    唐七七愤恨的看着两人离开,随后瞪向秦瑟:

    “真应该让你感受一下我所承受的,那样你或许就不会阻拦我了?”

    秦瑟淡淡的看着南笙:

    “那或许应该也让你承受一下阿笙曾受的,这样你才懂得阿笙如今对你做的,已是仁至义尽!”

    “我对她怎么了?”

    “你心知肚明。”

    唐七七冷笑一声:

    “秦瑟,你仗着是我哥的女人就管起我来了是吧?你以为赶走两个人我就对南笙没办法了吗?组织里多少人不用说你也知道,你能告诉每个人不能动南笙吗?她南笙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她的命迟早是我的!”

    秦瑟微微蹙了眉头:

    “唐七七,你当真对五年前的事情一点也不后悔?”

    “后悔!”唐七七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当然后悔,我怎么能不后悔,当初若不是我玩心太重,想要好好的折磨一下她,而是直接将她杀了,也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了,如果给我重新来一次的机会,南笙她会比现在幸福的多,至少不会人不人鬼不鬼的活了五年,哈哈。”

    秦瑟知道,唐七七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她若心中做了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即便唐牧川出面也不会有任何区别,因为在她的潜意识里,唐牧川不管再怎么生气也是会保护她的那一个,而这么多年,唐牧川也是这么做的。

    所以,唐七七若今天真的将南笙杀了,唐牧川也不会因为顾琛而将唐七七交出去。

    可是,南笙已经受了那么多的苦,已经承受了那么多,这么多年来她除了眼睁睁的看着却是半点方法也没有,如今她好不容易能够为她做些什么,却是再也不能让她处于危险之中了。

    秦瑟看着唐七七,坚毅的眼神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异常冷静道:

    “你如果回头,离开t市,保证绝不打扰到南笙和顾琛的生活,我今天可以饶你一命。”

    唐七七初听秦瑟的话有那么一瞬间的微微愣神,几秒之后又恢复如初,嘲讽的笑了笑:

    “你还真唬到我了,怎么?为了南笙那个贱人,你居然想杀我?先不说我哥会不会饶了你,就凭你的本事?能杀的了我吗?”

    “那要试试才知道。”

    ——

    唐牧川接到电话赶回别墅的时候,门口停着三辆警车,他心下一沉急忙向屋内跑去,也不过是刚刚踏进客厅,便看到秦瑟戴着手铐在两个警务人员的钳制下正缓缓走下楼梯。

    两人的目光交汇一处,一个平静无波,一个却堪比惊涛骇浪。

    唐牧川万万也不曾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自己最爱的女人杀死了自己唯一的亲人,他更加不曾想到,秦瑟会以这种方式离开自己身边。宁可投案自首,也不愿继续留下。他一步步的走近秦瑟,目光里蕴含的怒火几乎能将人燃烧殆尽,以至于秦瑟身旁的警务人员伸手阻拦住了他。

    “唐先生,请不要妨碍公务。”

    唐牧川充耳不闻,一把擒住秦瑟的手举到自己胸前垂眸看着那只刺眼的手铐,突然笑了:

    “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秦瑟,你未免把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

    猛然的一甩手,秦瑟措手不及的跌倒在地,并不着急起来,反而释然的笑了:

    “唐牧川,已经五年了,不管我欠你什么也都已经还清了,唐七七的命是我要的,我现在以命抵命也并不欠你什么,再继续折磨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我们就放过彼此吧。”

    唐牧川居高临下的看着秦瑟:

    “放过?今天若死的是南修远,杀人凶手是我,你自己可以放过吗?”

    五年了,他一直对南修远耿耿于怀,她的人日日夜夜在他身边,可是她的心却飘忽不定的从未靠近过自己,唐牧川也不想去介意那些曾经,可是眼睁睁的看着秦瑟一点点的陌生,一点点的越来越远离自己,怪不了,恨不了,于是那些情绪的发泄口只能对着南修远。

    秦瑟在警务人员的搀扶下从地上站起来,迎视着唐牧川的视线:

    “事到如今,我已经没什么不能放下和放心的。”至于南修远,虽然曾经动情,可是五年的情感折磨,早已让她觉得对任何人都能做到冷情,唯有一个南笙,可如今唐七七已死,南笙再也不会有什么潜在的危险:“你想要做什么,想要杀谁,和我无关。”

    唐牧川上前一步,钳制住秦瑟的下巴,那种狠绝的力道,秦瑟几乎以为自己的下巴会在下一秒被他狠狠的拧下来,可他只是越来越狠的捏着,用一种毁天灭地的眼神瞪着她,宛若阎罗般的对她说道:

    “你以为我不敢吗?”

    秦瑟迎视着他的目光,没有说话。

    “既然你那么想进监狱,那么你就好好的住着,我会把你弄出来,那时候,才是好戏上演的时候。”

    ——

    秦瑟被带走了,随着警笛声逐渐从耳边淡去,直到消失不见唐牧川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未曾动过一下,唐七七被单架抬下楼的时候,管家小心翼翼的来到他的身边,小声提醒:

    “唐先生……您还要再看小姐一面吗?”

    唐牧川有些迷茫的看向管家,似乎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可当他的目光触及到那片刺眼白色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懂了。

    静默了片刻,他终是迈开了脚步。

    从天台上对顾琛坦诚五年前的那一刻,唐牧川就知道唐七七这一次是真的走到了尽头,顾琛宁可与自己反目成仇也会为唐七七报仇,他早就预知到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可是却不想事情仍然发生的让人措手不及。

    这是他在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如今冰冷的躺在那里,动也不动,唐牧川多么希望她是睡着了,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她还会醒来,还是学不会乖到处闯祸,然后趾高气扬,永远也不会服个软的等着自己去为她收拾烂摊子。

    唐牧川知道,唐七七的性格并不讨喜,身边的人没有几个人是喜欢她的,包括自己对她也是爱不起来。

    可是这么多年,纵然不爱,唐牧川也是宠唐七七的,毕竟她是自己唯一的妹妹,他对她有太多的责任和义务,所以不管她犯了再大的错误,闯了再大的祸,他虽然生气和懊恼却还是会帮她解决。

    但唐牧川现在却懂得了,正是因为自己对唐七七这种毫无理由可言的宠,才铸就了她今天这样的结局。

    若当初在她第一次目中无人,无法无天的时候自己能够对她多一点的管教,在她第一次伤人却没有丝毫愧疚,理直气壮把他从背后拉出来的时候,他能够责备她多一点,惩罚重一点,也许一切都不会是今天这个模样。

    可是这个世界,本没有如果,任何的事情都不可能跟随一个人的意愿再度重来一次。

    颤抖着想要掀开那层阻隔两个世界的白布再看她一次,却终归却没有那个勇气,静立许久,挥挥手让他们走了。

    他早就想过唐七七会死,可是却没想过会死在秦瑟的手中,她从未爱过自己,也从未看重过自己,在她的心中,怕是谁也比不上南笙对她的重要性吧?

    此时此刻自己的情绪,他已经分不清是因为唐七七的离世而难过,还是因为秦瑟对自己的狠绝而伤心……

    ——

    顾琛和南笙几乎是同时收到唐七七死亡消息的,唐牧川的短信:

    七七已死,我代她向你们说声对不起。

    顾琛赶到风景别墅的时候,原本好端端的天气突然阴沉了下来,他来时想见到南笙急切的心情突然在这一刻却是一点勇气也没有了,他该说什么,又能说什么,迟到这么多年的关心和心疼还有什么意义?

    雨滴迫不及待的开始砸落在车窗上,噼里啪啦的很快阻绝了他看向风景别墅的视线。

    模糊中,他似乎看到了有人撑伞走近的身影,以为是梦,是幻觉,可是当主驾驶的车窗被轻轻叩响的时候,顾琛才猛然回神,缓和情绪,降下了车窗:

    “来接我?”

    南笙浅笑:

    “怕你忘记带伞。”

    别墅客厅内,南笙盘坐在厚重的地毯上,缓缓沏茶,顾琛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专注且认真的看着她,彼此对于唐七七的死却是只字不提。

    南笙收到那条短信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猜测到了会是什么样的局面,也知道秦瑟此刻怕是已经离开了唐牧川,原本想不再连累任何人,可却还是伤害了自己最为重要的一个人。

    顾琛的反常南笙多少也猜到了什么,所以在他开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阻止了他。

    “阿笙,五年前……”

    她将一杯茶递到他的面前,微笑看她:“阿琛,不是你的错。”

    一句‘不是你的错’阻挡了他想说的万语千言,顾琛在那一刻也突然明白了南笙,对于过去她不想再提,也根本不想再过多回忆,或许之前她还会愤怒,还会故作震惊和隐忍,可是这一切的情绪纠缠都随着唐七七的死而烟消云散了。

    那些伤痛虽然不可磨灭,可是用一个人的命来抵,也是足够了。

    她没什么放不下,解不开的了。

    顾琛握住她的手,俯下身去亲吻,有一滴热泪低落,灼烫了南笙冰封已久的心。

    ——

    南笙去看秦瑟的时候,秦瑟已经因为防卫过当而被判刑3年,起初她一口担下了所有的罪责,承认自己故意杀人,可后来不知道唐牧川用了什么手段,愣是将故意杀人改为了防卫过当。

    秦瑟比南笙想象中要好很多,五年后再见,南笙一直觉得秦瑟不是原来的秦瑟,可是此刻在监狱里见到她,才发现这才是原来的那个她,在唐牧川身边的秦瑟一直都不是真实的。

    两人隔着玻璃,浅浅的笑了,南笙没有客套的说什么不值得,你不应该这样做,只是寻常的一句:

    “还好吗?”

    秦瑟点点头:

    “难得的自在。”

    “很傻。”

    秦瑟笑:

    “傻人有傻福。”

    那时的南笙并不知道,秦瑟的傻人有傻福是什么意思,可等她明白过来再去看秦瑟的时候,秦瑟肚子里的孩子已经离她而去了。

    秦瑟说,是个意外。

    南笙不知道是孩子的到来是个意外,还是离开的方式是个意外。可看到秦瑟苍白的脸,她知道她是痛的,也从未想过不要这个孩子。

    关于那个孩子,唐牧川并不知道,五年间他不是没想过用孩子将她永久的留下,可是秦瑟却一直没有怀上,起初以为她是背着自己偷偷吃了避孕药,可是后来发现她并未做任何手脚。

    这个他期待了许久的孩子,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来,又悄无声息的离开,宛若梦境一场,醒来之后了无痕迹。

    秦瑟说:

    “不要告诉他。”

    南笙没问为什么,可心里却是懂她的,孩子毕竟是两个人的,不管是以何种方式到来,都是欢喜的,不管以何种意外离开,都是伤感的,而这些伤感的确没有必要让两个人一起承担。

    那一刻的南笙发觉,其实秦瑟的心里是有唐牧川的,可是唐牧川怕是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

    顾琛没有再和南笙提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以一种家人的方式相处着,南笙有时候在这样的情景之下微微出现矛盾的情绪,不知道是该拒绝,还是该妥协。可她无可否认的是,内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和平静。

    关于江离城,南笙偶尔会和他一起出去吃饭,对于两人的关系也是只字不提,他没有说带她一起走,她也未曾说过要分开。

    可是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江离城不想耗着她,也委屈着自己,这对彼此都是一种拖累,而他,本不是如此的个性。

    一个安静到惬意的午后,南笙看着江离城从对面缓缓推过来的一份文件,愣了足足一分钟,那醒目的‘离婚协议书’五个字刺着她的眼睛,她甚至有片刻的恍惚,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却只看到他一如最初般如沐春风的笑,他说:

    “这是我送给你最后的礼物。”

    在南笙的心里,其实从未想过要和江离城离婚,这也是她面对顾琛的照顾矛盾的主要原因。

    或许她的确想过要和他离婚,可是她却没有勇气迈开这一步,毕竟五年的点点滴滴,她都清清楚楚的记得,江离城为自己做出的牺牲和妥协让她无法再去伤害他,他对自己别无所求,甚至从未勉强过自己,从未要求过自己去履行一个妻子该尽的义务。

    这样的一个男子,恨不得将世界都捧到自己面前的一个男子,她又有什么资格和权利去伤害他呢?

    可是,他却主动向自己提出了离婚。

    江离城说:

    “不要这么看着我,也不要把我想的太伟大,阿笙,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妻子的心里没有自己,也会嫉妒和发狂,不是没想过要对你生气,可是又清楚的知道,无论我做什么,也无法取代顾琛在你心里的地位,否则,我的五年又怎么会连他对你伤痕累累的一年都抵不过?”

    “我输了,所以我退出,努力了这么久也累了,现在我还你自由,也还给自己自由,鉴于你从未做到一个妻子该有的责任和义务,我的财产也不会给你一分,希望你可以理解,离婚之后。你可以选择和顾琛重新在一起,不用顾虑自己已婚的身份,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一个人生活,但……不管你过的好不好,请别再让我知道,你的任何消息我都不想再知道。”

    “过的好,我祝福你,过的不好,我也不会同情你,更不会再出手帮你,与我而言,今生有那么一次奋不顾身,不计后果已经足够了。”

    南笙眼眶微红:

    “江离城……”

    江离城打断她的话,从座位上站起来:

    “协议书上我已经签过字了,你仔细看过若没有什么问题,签字之后就交给我的律师吧,后续问题他会帮我处理,我还要去赶飞机。”

    他说完转身就走,南笙从座位上站起来想要拉住他,可是伸出手的那一刻却又退缩,拉住了,又能说什么呢?自己给不了他什么,而他也不需要自己的怜悯和同情。

    “对不起……”

    江离城苦笑一下:

    “保重。”

    连句再见也不说,是已经下定决心和她再不相见了吧?

    他没有分自己任何财产,其实哪里是因为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和义务,又哪里是因为他不舍得那一些财产,而是他不希望自己的那些钱给南笙平添愧疚,他能为她考虑的统统都考虑了。

    而她,除了一句‘对不起’,却是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

    ——

    一年之后,t市机场出口处有一位气宇非凡的男人频频引人注目,而他却置若罔闻的倚靠在车子旁边静静的看着出口。

    许久之后,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嘴角瞬间便化开了最柔软的弧度,迈开脚步,走了过去,顺手接过了她肩上的背包:

    “累吗?”

    南笙笑笑:

    “还好。”

    一年之间,南笙放下所有开始四处游走,顾琛并未有任何的阻拦,只是在工作不是那么忙的时候,飞去她所在的国家陪她漫步街头,或者只是吃一顿当地的特色菜。两人谁也没有提及对于今后的打算,是结婚还是保持现状,他们似乎有着一种外人不足以窥探的默契。

    感情到了他们这个地步,又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结不结婚于他们而言早已经不重要了,开心就好,能够在彼此的身边,就好。

    此次南笙回来,是因为顾琛的生日,原本是想要两人在国外度过的,可顾琛的工作太忙走不开,计划赶不上变化,南笙也只好回来了。

    顾琛念及她长时间的飞行太累,便决定先带她回家睡觉,南笙对此安排没有任何意见,只是车子行驶到一半,顾琛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瞥了一眼手机屏幕,按下了车载耳机。

    lisa娇媚的声音缓缓传来:

    “顾总,您今天还回公司吗?需不需要帮您订午餐?”

    南笙原本放在窗外的视线听闻这一句,便转头看了他一眼,顾琛察觉到,微微一笑,对着电话那端说道:

    “不用了。我今天不回公司。”

    一年前顾琛的秘书苏亚被解雇,原因是当初她被唐七七收买,趁邹宇暂时不在工作岗位上的时候用他的手机给南笙发了一条短信,简介造成了两人之间的误会。顾琛知晓后,自然容不得这样的人继续在自己身边。

    至于lisa,是人事部选上来的,工作倒也认真,只是对顾琛多了一份不属于下属对上司的感情,加上为人处事豪爽,她对顾琛的感情不遮不掩,更是公司都知道的事情。

    邹宇曾提议将lisa重新调回原来的岗位,顾琛想了想,便笑了:

    “暂时不用。”

    邹宇片刻的疑惑之后便明白了,微微一笑:

    “顾先生变坏了。”

    变坏没变坏他不知道,但现在看来,自己这个方式还是有用的。

    南笙又何尝不知道顾琛是故意的,原本告诉自己不用去在意的,可他这么堂而皇之的警告自己对他要严加看管,那么自己若不做出点小反应则太过对不起他的独角戏了。

    微微一笑,调整了姿势,看着顾琛:

    “lisa倒是贴心。”

    顾琛浅笑:

    “嗯,在某人四处行走游玩的时候,我的一日三餐多数都是lisa在管。”

    “那你要好好谢谢她。”

    “自然。”顾琛笑笑:“要不等一会儿,你陪我去给她买个礼物?”

    南笙笑意加深:

    “什么礼物?礼服还是首饰?”

    “你觉得哪种好?”

    “我觉得lisa不会喜欢这种礼物。”

    顾琛看她一眼:

    “那你觉得她会喜欢什么?”

    “你啊,你把自己打包送给她比较好。”

    顾琛哈哈大笑:

    “不是不行,就是害怕有人哭鼻子。”

    南笙冷哼一声,便不理他了,顾琛也知道自己不能闹的太过,空出一只手握住了她的,南笙小小的挣扎了一下便不反抗了,任他握着:

    “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南笙看向窗外,浅浅的笑了:

    “不走了。”

    一年的行走和旅行,把那些残留在内心所有的不快和愤恨也统统消释了,这是一个生她养她的城,对于这里,她有着深深的眷恋和不舍,更何况如今这个城里还住着自己最为想念的人,自然是不想走了。

    她所有的情绪得以释放,没什么理由让她再离开他了。

    顾琛将她的手拉至唇边,轻吻一下:

    “真好。”

    世上所有的人都在寻求一种幸福,而幸福已经被他们握在手中,虽然历经风雨,如今却是绵延流长。

    这个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我承认它的并不完美,我却是已经尽力了,在这里,对那些一直等待我更新的读者说声对不起,自6月份以来,我一直都没有尽到一个作者最起码的更新,对此,我深感抱歉,我曾答应读者绝不烂尾,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本书的最后却是仓促的很,也被我起码省略了几十章的故事篇幅,但好在它还是在我预设的结局之下划上了句号,我是一个不尽职的作者,所有的批评我都有看到,我会吸取教训,好好反思,希望下次再见,你们能看到我的成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