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的唐七七偶然得知南笙患有夜盲症,并且还有严重的幽闭恐惧症,便将人绑架了去,关在一间伸手不见五指的仓库里长达半个月的时间,期间还不定时让一些人进去骚扰和欺负,从而令神经长时间处于紧绷状态下的南笙终究忍受不住,弦断而精神失常。

    秦瑟当时为参加南笙和顾琛的婚礼回国,回来之后却并不见南笙这个人,询问顾琛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依着她对南笙的了解,不辞而别并不是南笙会做出来的事情,即便她真的以为父亲和***死是顾琛所为,也会找顾琛问一个清楚,而并不会像这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琛的婚礼取消最开心的莫过于唐七七,秦瑟看着唐七七每天快乐的像一只小鸟般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便将自己的想法对唐牧川说了,唐牧川一开始并不愿意相信,说秦瑟想太多了。

    唐七七毕竟是唐牧川的妹妹,那时的秦瑟和唐牧川的关系刚刚得到缓解,她也不愿意因为一些好无证据的事情就让彼此的关系回到最初,于是她开始悄无声息的跟踪唐七七。

    或许是绑架南笙的事情对于唐七七而言是当时最为重要的事情,所以秦瑟一直在跟踪了一个星期之后才终于确定了南笙的所在位置,她也曾冲动的当时就上前找唐七七理论,可是她仗着人多,对于秦瑟的单枪匹马不屑一顾,她说:

    “看在你是我哥女人的份上,今天我就不对你做什么了,但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管,否则我就真的不是囚禁她这么简单了。”

    后来秦瑟找到唐牧川,请他帮忙,唐牧川同意了,却是有条件,第一,秦瑟不能主动离开自己。第二,南笙不能再出现在顾琛的面前。

    唐牧川的两个条件第一个是为了自己,第二个是为了妹妹,终究他们之间是血肉至亲,哪怕他的这些所作所为会伤害到旁人,会让被迫分离的人痛不欲生,怕是也不会在乎的吧?

    站在唐牧川的角度,秦瑟是理解他的这些做法的,无非是为了给唐七七一个机会,可是理解,却并不代表认可,更代表不了原谅。

    为了南笙,秦瑟自然只有答应的份儿,于是,唐七七放了南笙,秦瑟通知了南修远,让他带南笙离开,越远越好。

    秦瑟不是没想过将这些事情告诉顾琛,可是回头想想,他知道了又能怎样?南笙的伤害不会减少半分,若不是喜欢上顾琛,南笙的这一切悲伤本可以不用发生,更何况他们之间夹在着太多太多。

    释然一个,还会接二连三的再出现很多个让他们措手不及的事情,他们的爱情究竟能在这些措手不及中坚持多久呢?

    或许对于南笙而言,离开顾琛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

    唐牧川的故事讲完了,刚刚他打在顾琛脸上的那一拳顷刻之间被还了回来,一倍,两倍,三倍的数量……

    顾琛万万不曾想到,曾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会如此的算计自己,为了自己那半点也不懂事的妹妹,居然将自己最爱的人折磨成这样,还送去异国他乡,是他这么多年错看了他?还是说,他变了,只是自己并未察觉。

    心中的那团火几乎快要将自己也吞噬了,身无一处不在叫嚣着噬骨的疼痛,可是此时此刻的他,除了一拳一拳的将愤怒宣泄在唐牧川的身上,他竟然什么都不能做,唐牧川并不还手,这是他欠顾琛的,即使他现在要取了自己的性命,自己也不能说什么。

    失去爱人的痛苦究竟有多么极致,他曾体验过,可是他明明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痛,却为什么在顾琛的身上却是半点也不留余地呢?

    渐渐的,顾琛打不动了,心脏的抽痛蔓延至身的每一个角落,他已经没什么力气,却还是强迫自己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往楼梯处走,这种无力感并非是因为他运动过剩,而是对于心爱之人的无能为力消释了他部的力量,唐牧川看着他的背影:

    “阿琛……”

    顾琛的步伐有短暂的停顿,却是头也未回的冷笑了一下,继而下了楼。

    唐七七背着自己竟然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怪不得南笙会违背自己的本性找到李豪去对她做那样的事情,怪不得她会拒绝自己,怪不得她会搬离静园,她哪里是想报仇,分明是想和唐七七同归于尽,她对这个世界早在五年前就已经没什么留恋的了。

    ——

    秦瑟和南笙挂了电话之后一直处于心神不安的状态,南笙那么平静的承认唐七七的事情是自己所为,若她真的想起当年的事情,做这些事情也无可厚非,可是为什么她总觉得事情并不是这样简单呢?

    似乎,她在等待什么,等待唐七七的绝地反击。

    秦瑟坐不下去了,她决定要去找南笙好好谈谈,只是路过唐七七房间的时候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原本此刻应该在好好休息的唐七七却并不安份。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式,今天必须把南笙那个贱人给我整死!”

    唐七七简直要气炸了,虽说自己将一切都看的开,可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情,对于一个女生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若不是她心理强大,说不定此时早就自杀一百次了,她在心里暗暗的告诉自己,这个仇她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哪怕对方是顾琛,可毕竟他这么做是因为南笙那个贱人,她会将这笔帐一并算在南笙的头上。

    可是不料想,就在刚才,南笙竟将电话打到了自己这里,她异常平静且认真的告诉自己,昨晚那些事情是自己找人做的,顾琛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说成了是自己所为。

    唐七七自然不会怀疑南笙的话,毕竟比起顾琛,南笙才更有这么做的理由,顾琛对于五年前的事情并不知情,即便自己之前做过很多他不喜欢的事情,可却没必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自己。

    她有些佩服南笙的敢作敢当了,冷笑着挂断电话,却是一分钟也不想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