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439章 享受的是过程
    “嘶......”

    尽管秦永知道,自己所设计的这一套性感内衣绝对是性感无匹的。

    可是,当柳落瑶真正穿着它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一股邪火直接就从他的下阴直接冲到他的脑海了,差点就让他把持不住了。

    因为,那是一套以后世的“比基尼”为原型,可是却经过了秦永很大一番改进、改良的三点性感内衣。不过,这个三点式的性感内衣却是连其中最为重要的三点都根本遮掩不住的。

    哦,也许这么说是并不是那么正确的,因为秦永原来的意思就并非要遮掩住这三点的,像上半身吧,虽然是他给柳落瑶设计了一条如同两根手指般大小的布条是横横地掠过两座高耸的山峰的,不过,却仅仅只能遮住山峰顶上的樱桃而已,至于是山峰下的其他风光,在秦永的面前就是一览无疑了。

    而至于是下半身的装扮,那根本就是一条丁字裤而已,还是那种开档的,虽然不至于是直接陷入屁股的细肉当中,可是,却是方便了秦永直接动手的。

    “娘......娘子,你原来是早就已经把它穿在身上了吗?”

    其实,最让秦永感觉到震惊的,也许还不是这套内衣的性感程度,而是柳落瑶对它的态度。因为,秦永是挽着柳落瑶回到了房里才发现,柳落瑶刚才居然是直接将这一套东西,穿在了衣服里面的。所以,这个时候一宽衣解带,直接就将那她一躯性感无比的酮体给露出来了,所以,秦永自然是感觉到震惊了。

    原来,秦永是认为像这样的一套性感内衣,柳落瑶即便是愿意穿,那多少也是会有些抗拒心理的。所以,在闺房之内行房事之前,她能够临时穿上让秦永看看,秦永其实就觉得是挺满意的了。可是。没有想到,她最后竟然是主动穿在了衣服里面,而且,前面还走出去“应酬”了那么久,所以,秦永只要是想到了这一点,直接就是“热血沸腾”了。

    不过,柳落瑶的这个做法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吧。因为,在这个时代里是没有什么内衣内裤的概念的,反倒是有白色的睡衣睡裤。但是,睡衣睡裤里面,就是什么都没有穿的了。而柳落瑶目前呢,不过仅仅只是在原来不穿内衣的基础上,多穿了一套性感内衣而已。相比之前,反而还多穿了一点呢,所以,在她的心里,自然是不会认为这有什么问题了。

    “是啊。官人,您还喜欢吗?”

    柳落瑶注意到秦永的神情,她的脸色稍微红了红说道。

    像这样的内衣。如果仅仅只是穿在外衣里面的话,那柳落瑶确实是觉得没有什么问题的。可是,一旦是将外衣脱掉了呢,这种根本遮不住半点春光的衣服,可就让她有些羞涩了。好在,这间房间里面是仅仅只有秦永一个人的。而她呢,为了要取悦秦永的话,那是几乎什么事情都愿意做的,所以,这自然不会成为什么问题了。

    “喜欢。当然喜欢!来,娘子,那我们就寝吧。”

    秦永看到柳落瑶那娇羞的模样,他顿时就按捺不住了,于是迫不及待地将美人拥入怀中,结果是引来了美人的一声惊呼。

    “啊,官人,你慢点,妾……妾身还没有准备好!”

    “准备?还要什么准备?来,为夫给你脱掉吧!”

    “啊,可……可是,官人不是喜欢妾身穿着吗?”

    “是啊,不过,不是已经看过了吗?”

    “啊……”

    巫山风云当中的柳落瑶其实很有些不明白,秦永既然是要自己专门穿着了这套所谓的“性感内衣”,怎么这么快就要脱去了呢?既然如此的话,直接不穿岂不是更好吗?

    可是,她又哪里是知道呢,秦永享受的仅仅只是这其中的过程而已,还有事前感观上的那种刺激,可是,现在,既然已经已经是“上战场”了,那这些外在的“束缚”,自然就没有必要再继续留着了啊。

    “官……官人,您……您还要啊?”

    “当然,怎么?娘子,你累了?”

    “不,不是。妾……妾身还行的!”

    “好!”

    这一晚的月色很是撩人,而经过一番视觉刺激的秦永,也比以往的时候,更加地“有干劲”。也好在的是,柳落瑶早已经不是那个初历巫山风云的少女了,所以,勉强还是能够承受这番的“疼爱”的,更何况的是,她的心里其实是再清楚不过了的,没有这般的“疼爱”,她又如何能够怀上秦家的子嗣?

    原来,今天大公主殿下武梓香赐给了秦永八位貌美如花的宫女的事情,其实还是给了柳落瑶莫大的刺激的,虽然,秦永最后仅仅是打算将她们当作是仆役去用,可是,谁又知道下一次这样的事情是发生在什么时候呢?所以,柳落瑶的心里是有一种“危机感”,她其实是不苛求秦永一辈子是不纳一个妾侍的,可是,她却是希望在秦永纳妾之前,先让她怀上他们秦家的子嗣。所以,一想到这一点,柳落瑶的索求,反而是更加的“无度”了。

    **********************************************

    第二天,秦永一直到日上三竿的时候才起床,与之同样睡到日上三竿的,自然还包括了柳落瑶。

    没有办法啊,实在是前一天的晚上,秦永是“折腾”得太过厉害了。所以,柳落瑶最终也没能像以往一样比较早就起床。不过,起床了之后,她可就很快按照以往的惯例,开始服侍秦永更衣了。

    “官人,今日若是没有什么事的话,就留在府里吧。”

    柳落瑶一边给秦永更着衣,一边就开口说道了。

    “哦?娘子,你难道有什么事情?”

    秦永闻言,当时就“愣”了一下,于是,连忙问道了。

    没错。他这一天的时间里,确实是没有什么迫切需要出门的事情的。不过,前一天既然是答应了要与丁磊共同新开一个赌场的话,那他今天也打算好了要去看看场地的。毕竟。“丁氏赌坊”周围的环境,他当时是并没有怎么看清楚的。

    不过吧,如果是柳落瑶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他的这个打算自然也是可以推辞的,毕竟,再重要的事情,难道还能比自家的娇妻更重要不成?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妾身没事,不过,有件事情,官人难道忘记了?”柳落瑶笑了笑。当时就说道了。

    “呃,是什么事?”

    秦永可真的是不知道柳落瑶说的是什么事,因为他这几天连续被各种的事情滋扰,所以,就算是有些事情被忘记了。那也是很自然的。

    “就是那‘明算科’卷子的事情,官人难道忘记了?道先生可是说了这两天要来拿回去的。”

    柳落瑶也没再多废话,于是,很快地就把事情说出来了。结果,秦永一听之下,当场就就愣住了。没有错,这件事情。他确实是已经完忘记到了脑后去的,如果不是柳落瑶如今提起来的话,恐怕他甚至是要等到道授业再次上门的时候,他才会反应过来了。

    “啊,为……为夫还真的是忘记了。既然如此的话,今天为夫就不出门了。嗯。一会你让人把‘卷子’给送到书房里来吧。”

    秦永无奈地摇了摇头之后就说道了。这件事情,虽然他是并不怎么愿意去做的,不过,既然是道授业的要求的话,还是做做吧。反正,不管是做成什么样子,那于事情也是没有多少影响的。想到了这里,秦永也就不再犹豫了,很快地答应了柳落瑶。

    “好的。官人。”

    听闻秦永这么说了,柳落瑶自然也是高兴的。虽然,如今“明算科”的这个考试确实是已经结束了吧,可是,既然是能够实际验证一下秦永的“明算科”能力的话,柳落瑶还是很有兴趣的。而且,她心里也是认为,这种“卷子”,对于秦永来讲,确实是不应该构成任何问题的,所以,多做这一份试卷,自有好处,因为,如果是从中证明了秦永是比当天参加会试考试的“明算科”考生都要更为优秀的话,那岂不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姑爷,加油啊!”

    “对,对,对!姑爷,你可一定要考到第一名。”

    “嘻嘻,这是当然的啊,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能够难倒我们姑爷的‘明算题’?”

    ……

    用过早膳来到书房门口,柳落瑶已经是命人将那份“明算科”的会试考卷拿过来了。

    不过,在拿卷子过来的同时,秦永即将要“挑战”这一份“明处科”会试考卷的消息很快就泄露出去了,于是,琴棋书画那四个小丫头,就纷纷都跑来给秦永加油打气了。那个阵仗,看起来其实极像了是再一次地是要把秦永送进了那会试考场似的。

    不过,这天底下的会试大考,哪里有一个人是可以一起考两科的啊,这不过仅仅只是一次“模拟”而已,可是却因为几个小丫头对他的期望过高,所以,就把这个现场真的变成了有那么点“考试”的气氛了。

    “呃,‘鸡兔同笼’问题?‘韩信点兵’问题?这不是都做过了的吗?”

    不管守在门口的那几个小丫头,秦永的意思仅仅是随便将这份试题做做而已,所以,他也就不再犹豫了,来到了书房之后,很快就拿起卷子看起来了。结果,这一看之下,他不禁就有点哑然失笑了,因为,他发现这其中的题目吧,他以往居然是大多已经是做过了的。而有些虽然是没有做过的吧,可是,在难度方面,还不如是他曾经做过的那些呢,所以,他最后也不怎么在意了,拿起笔就随手做起来了。

    “今有鸡翁一,值钱伍;鸡母一,值钱三;鸡鶵三,值钱一。凡百钱买鸡百只,问鸡翁、母、鶵各几何?”

    “答曰:鸡翁四,值钱二十;鸡母十八,值钱五十四;鸡鶵七十八,值钱二十六。又答:鸡翁八,值钱四十;鸡母十一,值钱三十三,鸡鶵八十一,值钱二十七。又答:鸡翁十二,值钱六十;鸡母四、值钱十二;鸡鶵八十四,值钱二十八。”

    试卷的题目都是用文言文写的,于是,秦永最后也是用文言文答了。不过,这仅仅是限于那些题目比较简单的而已,如果是要答得比较复杂的话,他可就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就是将意思折回普通的阿拉伯数字了,反正,这个阿拉伯数字,目前道授业也已经是看得懂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