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401章 当真不是开玩笑
    好吧,现在鸡蛋是拿来了,于是,秦永终于就开始出题了。

    而他的题目说起来也相当的简单,那就是,让大食人捏鸡蛋!而且,是找出五个力气最大的人来捏,五个人里面,只要是两个人能捏碎的话,就算是大食人胜了,可是,如果是只有一个人捏碎,又或者是五个人都捏不碎的话,那自然就算是大周人赢了。

    “什么?捏鸡蛋?他……他不是开玩笑吧?”

    “就是啊!谁不知道鸡蛋是最脆,最容易碎的啊,随便一碰,可不就碎了吗?还哪里会只有两个人捏碎啊?就算是五个人,也肯定是可以每个都捏碎的啊。”

    “对啊,对啊。这个‘咏月公子’,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否则的话,怎么会出这样的题目?”

    ……

    听完秦永所说的题目之后,现场的人顿时就是“沸腾”了,这样的反应甚至是比之前阿布?阿拔耶说出那个“油锅洗手”的题目时,现场所爆发出来的议论声是更大的。毕竟,当时的双方之间,那是早就已经知道了阿布?阿拔耶会出什么样的题目的。可是,目前的情况却是,现场是不管哪一方,哪一个人,他们都是完想像不到,秦永竟然是会出这样的一道题目的。

    捏鸡蛋啊,那不是太过容易了一点吗?按照他们的常识认知的,别说是什么五个人来捏,只有两个人捏碎就算赢吧,就算是要求五个人要捏碎,可是,又有哪一个人是做不到的呢?

    像是在平常吧,普通的鸡蛋,只要是沿着碗边敲的话?可不就是一敲就碎了的吗?可哪里还需要出什么力啊?所以,秦永要出这道题目给大食人来讲答的话,那些“阴山学会”的才子、小姐们。可真的不是不得不怀疑,秦永是不是得了失心疯的,因为,只有是得了失心疯的人,才会做出这么超出常理的事情,否则的话,就算秦永是大食人的奸细,恐怕他也不敢出这样一道极其简单的题目。

    “呃……”

    只是,听到他们的这样一番言论的秦永,这个时候就是相当的无语了。他其实是很想对那些人说。你们才得了失心疯呢,你家都得失心疯。可是,他毕竟也是知道,自己的这个做法的不合理性实在是太强了一点了,所以,过多的争辨根本是没有作用的,反而是一会的事实,绝对会让他们心服口服的。

    原来,他之所以会出这样的一道题目。那也是有着十足的信心的。因为,这道题目虽然是听起来感觉到相当的简单,可是,事实上。它的里面是隐藏着非常高深的格物学道理的。这个格物学的道理,后世统称为“力学”。

    因为,鸡蛋壳虽薄,可是。它的形状却是极为奇特的。具体点来讲的话,就是它成椭圆形,其中。相当于是有无数个拱形,而拱形呢,事实上是能够承受很大的力的(可以参照后世的拱桥),而你用力去捏它的时候,它其实是把你使出的力量均匀地分布到各一个部位上的,所以鸡蛋很难碎。

    当然了,这个受到的力是达到了一定的程度的时候,鸡蛋还是会碎的,不过,后世有研究表明,这个力不在自然人的握力范围之内。

    因为,后世是曾经做过这样的一个实验的,那就是用一只跟人类一样机械手来进行捏鸡蛋实验,一边捏,还一边记录着它所使用出来的力,而一直等到这个力是达到208-210公斤的时候,机械手才最终将鸡蛋捏碎。

    而这个所谓可以捏碎鸡蛋的力到底是有多大呢,其实一般的人根本是分不清的,不过远远是大于普通人类的握力也就是了。

    所以,如果按照正常的握法来进来操作的话,人类是不可能捏碎鸡蛋的。除非,人在捏鸡蛋的时候,故意是使用了不均匀的力,又或者是,鸡蛋的形状和大小比较偏离正常的范畴,所以,这个时候是可以轻松捏碎鸡蛋的,

    可是,秦永却绝对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出现,因为,他事先还要对鸡蛋进行一番的挑选,同时,也是必然会规定,大食人的动作不能如何的,所以,只要是大食人不违规的话,他在这一场的比试中,那是必胜无疑的。

    可是,这样的事情,其他人哪里会知道啊,所以,他们都认为了,秦永所出的这个题目,实在是太过容易了,而且,他们之中的某些人还出言不逊,居然是怀疑起他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了。

    好在,在这些怀疑他得了失心疯的人里面,是并不包括了武梓香这个大公主,所以,虽然现场的议论声是极为的激烈,可是,秦永也仍然还是有机会,将他的要求慢慢地说清楚了的。

    “大公主殿下,你…….你可要三思啊!你看看他,这出的都是什么题目啊?如此简单的一道题目,他难道不是在通敌卖国吗?”

    好嘛,其他人最为过份的,也仅仅只是会说秦永得了失心疯而已,可是,此时的张守成,却居然是污蔑秦永通敌卖国了。这样的一顶大帽子扣下来,秦永的罪过可就大了。因为,说到通敌卖国的话,轻则发配边疆,重则甚至会被判处满门抄斩的。

    好在,武梓香是不为所动。因为,在她想来的话,秦永要这么做,必然是会有他自己的道理的。当然了,这个道理,她目前是想不明白了,可是,她却并不担心秦永骗她。秦永要是真想骗她的话,刚才直接就不帮她们“阴山学会”出头,那不就行了吗?这样来,效果是完一致,可是,他的罪过却是小了很多了,何必要像现在这样,估计出一道什么极容易的题目,所以让部人都知道他通敌卖国呢?那根本是不符合常理的。

    “捏……捏鸡蛋,你……你当真不是在开玩笑?”

    其实,这个时候就别说是“阴山学会”的那些公子、小姐们不相信了,甚至就连是阿布?阿拔耶这些大食人也是不相信的。这也难怪啊,毕竟,这种事情,是怎么想都觉得极其简单的。所以,阿布?阿拔耶在听到秦永的话之后,甚至还愣了有好一会的时间的,接着,可就是一阵大喜了。因为,他是认为,如果这果真就是秦永所出的题目的话,那不必,他们大食国使团,这一次是要扳回一局了。

    “当然不是开玩笑。只要是你能捏碎……嗯,只能用掌心,而且,五个人,每人只有一次机会。只要是有两个人捏碎了,这一局就算是你们赢了。”秦永面不改色地说道。

    之所以会规定每个人只能捏一次,主要的原因就是秦永担心那些大食人在试验过一次之后,会不会醒悟到这其中的某些道理,从而是在下一次的试验的时候,采取了一些违规的方法,这么一来的话,他们就有可能捏碎了,而且,这种动作虽然是违规的,可是,要真正追究起来的话,也很难证实,所以,还是事先预防的好。

    另外,秦永也许是觉得,这样的规定是仍然不够保险的,所以,他就提出来了,是五个人之中,必须是有两个人都捏碎了鸡蛋,那才算是大食人赢的。可是,在那么短短的一瞬间时间内,有一个大食人是采取了不规范的动作捏碎了鸡蛋已经是很难得了,不可能会同时有两个的,所以,这样的一个规定一出,基本上他就已经是确保万无一失了。

    当然了,阿布?阿拔耶可不知道秦永还下着这样的一道“保险”呢,他只觉得,秦永所出的这一道理目,实在是太简单了。什么五个人里面,要有两个人捏碎鸡蛋才能赢,这又有什么所谓?反正,在他们认知里,这五个人都应该能够捏碎鸡蛋才对的,所以,多一个、少一个的话,又有什么关系呢?

    “嘿嘿,看来,此人的脑子当真是出了点问题了。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是我们大食国赢了……好在,刚才是没有让那个首辅之子来出题啊!虽说,他也不一定能够出到多难的题目,可是,像眼前这种极为容易的题目,简直是可遇不可求啊!”

    阿布?阿拔耶心里很是庆幸地想道。要说,这人生的经历可真的是有够神奇的,因为,就在前一刻钟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极愿意地盼望着张守成是能够代替“阴山学会”出面来与他进行比试的,可是,没有想到,在秦永的题目真正开出来了以后,他又是极为的庆幸刚才没有遇到张守成了。因为,张守成虽然本事不大,可是,如果任由他出题的话,难住阿布?阿拔耶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最起码的是,阿布?阿拔耶认为,那难度可是比现在的什么“捏鸡蛋”的题目要难多了。

    “好,既然如此的话,那开始吧。”

    双方终于是商定了比试的内容,然后,由阿布?阿拔耶挑选他们一方的“力士”,秦永再为他们挑选五个体型、大小比较平均的鸡蛋,然后,比试就开始了。

    “哈哈,如此小事,看我来捏爆了它!”

    大食国方面,首先开始试验的人,自然就是阿布?阿拔耶了,因为,他认为这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由他出面拔得头筹,那岂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是,他那极为得意的声音还没有完地落下,结果一阵不真实的感觉,早已经涌上了他的心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