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381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官人,这可如何是好?”

    看到道授业醉倒了,秦永一开始时还很松了一口气的。.

    可是,没有想到,柳落瑶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又是让他哑口无言了。

    是啊,道授业是醉倒了,可是,应该要怎么“处置”他呢?因为,秦永原本的计划吧,其实只是让道授业喝了个酩酊大醉,但是,却还是保持着一定的活动能力的,这样一来的话,他最多,也仅仅只是耍耍酒疯而已,可是,却并不防碍他离开秦府回家的。

    可是,如今既然是然醉倒了,甚至是完地不醒人事的话,那秦永倒是不好意思直接将他送出门去了,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显得他太没有人情味了吗?人家都还没清醒过来呢,结果却是要将人家赶出门来,这无论是说到哪里去,估计也是说不过去的吧。

    “呃,那……那就在后院收拾一间厢房,让……让道先生住下吧。还有,马上派人去道府告知一下道先生的家人。”

    既然是不能够将道授业送出门去,当然也是不可能任由他趴在这里不醒人事的,所以,秦永最后也只能是这么说道了。

    只是,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保留着些许希望的,那就是希望道授业府上的人,一旦是听说了他是醉倒了在外面的话,他们是不是会派人来接道授业回家去静养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可就是松了一口气了。因为,接下来的事情的话,可就与他无关了。

    可是,他的这个如意算盘,最后却是根本打不响的。因为,他是没有想到,道授业的府中的人的话,根本是没有一个人能够“管”他的。

    当然了,这也并不是说他就没有什么“亲人”了,事实上,他在他的府邸之中的话,还藏着三位的姬妾,十多位的通房丫环的。

    而且,除了是这些女人以外,他还有十多个的子嗣什么的。只是,这些姬妾、通房丫环,毕竟不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他们家里的女主人,早在十多年前便已经过世了,而道授业呢,感怀发妻的情义,所以,是一直没有让人取代她的位置的。

    所以,在这个道府之内的姬妾,终究还是姬妾而已,可根本是不能在他的面前说上什么话的。而至于是他的那十几个子女的话,多半是并没有在身边,而在身边的,多半也还年幼,所以是根本没有什么人能够“管”得了他的。

    “罢了,罢了。既然如此的话,那就让道先生在此住上一晚吧。”

    秦永在得知了道府根本是没有要把道授业接回去静养的消息之后,他也只能是无奈地说道了。

    *********************************

    “嘿嘿,秦公子啊,老朽昨天晚上不胜酒力,居然是醉倒了,差点耽误了大事。其实,老朽昨天晚上,是准备了许多的问题,要向秦公子讨教的。嘿嘿,贪杯误事,贪杯误事啊!”

    “呃。”

    第二天一大早,秦永就知道了,自己留下那道授业过夜的话,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了。那就是,他前一天晚上,好不容易是用酒菜搪塞过去的事情,今天居然是又接着重复了,而且,恐怕是比昨天更甚,因为,昨天仅仅只是预备了一个酒席的时间而已。可是道授业如今呢,却是已经住在了秦府了,谁知道他还要住几天呢?他要是说还要住个一头半个月的,秦永难道还能拒绝他不成?

    “唉,这才是真正的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

    秦永想到这里的时候,可真的是后悔不已。早知道是如此的话,他倒不如是不耍那么多花样,直接是花一个晚上的时间,好好打发了道授业离开不是挺好的吗?可没有想到,如今不仅是不能够好好地打发道授业离开了,甚至是还有可能被他多“缠”好几倍的时间的。

    “道先生如果是喜欢的话,等先生回府的时候,在下多送几坛子给先生也就是了。”

    秦永说道。其实,他话里是有那么一点提醒道授业尽早离开的意思在的,可是,道授业却是根本就无暇多想这一点了,于是,听到他这么说道之后,很快就高兴地说道了,“哈哈,如此,甚好,甚好啊!好了,秦公子,如果你用过了早饭的话,不如,我们就来继续昨天的话题吧。”

    道授业果然是很着急,秦永虽然还想用同样的方法**他尽可能的分神,可是,他在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一夜宿醉之后,却仿佛是突然对那种蒸馏酒有了非凡的免疫力了,所以,对于秦永的话,他是没有半点的反应。

    “好吧,既然道先生有兴趣的话,在下自当是要奉陪的。”

    秦永在这个时候已经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于是,只能是规规矩矩,认认真真地和道授业探讨起什么“明算学”和“格物学”上的问题来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虽然他是规规矩矩、认认真真地和道授业探讨起什么“明算学”和“格物学”的问题来了,可是,麻烦的事情却是并没有得到半丁点的缓解的,于是,就可以听到道授业不断地“叫”道了。

    “呀,原来是如此啊……”

    “啊,果然是如此……”

    “妙,妙,妙啊!秦公子可真不愧是‘明算学’上的天才,如此算法,老朽可真的是闻所未闻,听所未听。”

    “哈哈,秦公子在‘格物学’上也有着如此的造诣,难怪大家都说你是懂得武侯神技的。”

    “对了,秦公子,这个武侯神技,到底是何原理?”

    “什么?是因为空气?可是,空气又是什么?氧气,又是什么?二氧化碳呢?”

    ……

    而他们的这一番讨论的话,开始之后,根本就是不那么容易停下来了的。

    当然了,这并不是因为秦永不想停下来,而是,道授业根本没有想过让它停下来,所以,他的问题可真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而且,是越来越多了。到了最后的话,他甚至是和秦永探讨到“武侯神技”的问题上来了。

    而秦永呢,也没有想着要骗他,所以,可称得上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于是,是使得各种各样的“奇言怪谈”通通都冒出来了。

    像是什么他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是有“空气”这么种东西的。而且,这种空气当中的“氧气”成份,那是保证人类生存的最重要的一种气体。当然了,空气在遇到明火的时候,就会热胀冷缩,所以,纸灯笼就在热空气的推动下升上天空了,这就是“武侯神技”的基本原理。

    秦永就是这么直接用后世的物理、化学上的语言向道授业介绍各式各样的物理、化学原理的。而那个道授业呢,虽然他是对这样的物理、化学原理还处于完地不能理解的状态,可是,他却仍然是听得津津有味的,这一点,可就让秦永实在是很难理解了。

    毕竟,这如果是听不明白的话,那再怎么听下去也是没有用的。可是,他却不知道的是,道授业虽然是被他那些所谓的“空气”、“氧气”等等的新名词给弄得“晕头转向”的,可是,他却是基本能够判断出来,这些所谓的新原理,那是确有其事的。因为,这其中的很多结论的话,那是与道授业平曰里的感知是一样。

    就像是秦永所说的,人是靠空气来存活的,而风呢,也是空气流动的结果,等等。像这样结论的话,道授业平时其实都是能够感觉得到的,所以,他自然是能够判断得出来,秦永所说的这些东西,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而也正是因为他能够判断这些东西的对错,所以,他才对秦永见识的渊博,那是更为地喜好和惊叹的。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秦永好像是在这一将的会试考试中是考了进士科的,于是,他不由得就是更为地是痛心疾首了。

    因为,像秦永这样的“明算学”和“格物学”上的天才的话,他认为,如果如果不是身心地投注精力到这两个科目上来进行长期姓的“研究”的话,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浪费的。

    因为在他看来的话,像秦永这样的“明算科”和“格物学”上的天才,那可真的是百年,甚至是千年都难得出一个的。

    所以,想到了这里之后,前面一个早就已经被压下去的想法却又是冒出来了,那就是,秦永真的是不应该考什么“进士科”的,而应该是考“明算科”。因为只有“明算科”的话,那才能够是让他的所学,最终得到施展,于是,想到了这里的话,他就忍不住向秦永说道了:

    “呃,那……那个,秦公子,你今年如果是考不进‘进士科’的前三名的话,来年会不会改投‘明算科’?”

    “嗯,老朽可以保证,虽然‘明算科’的名声是没有‘进士科’好听,可是,如果是你来考‘明算科’的话,必定是高中头名的。嗯,以后的仕途,也一定会不比‘进士科’的头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