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372章 春江花月夜
    “嗯,不错,很好吃!”

    秦永倒是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行为那是犯了众怒的,他只知道,自己既然是一时想不出来的话,那先吃午饭转换转换脑子,似乎是无可厚非的。

    毕竟,这在考场之内用膳,似乎是大周朝的律令所准许的事情。而既然是大周朝的律令所允许的事情的话,那你管他是在什么时候吃呢?而且,就算是弄出了多少的味道出来,这好像也是避免不了的吧?

    而且,你还别说啊,自从是他吃了这个午饭,缓和缓和了自己紧张的情绪之后,他的思维可真的是活跃起来了,于是,在放下筷子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是被他想到了一首合乎题意的诗词了。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没错,他想出来的这首合乎题意的诗词就是后世北宋时期大词人秦观的那首《鹊桥仙》了。

    这是一首专咏牛郎织女七夕相会事的诗词,同时,也是一首改变了古人爱情观念的诗词,“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很显然,这一惊世骇俗、振聋发聩之笔,使词升华到了一个新的思想高度。

    所以,这样的两句诗词,即便是到了上千年后的现代社会,那也是深得人心的,所以,就更别提是在北宋的那个封建时代了。

    要知道,在北宋的那个封建时代的话,虽然社会的风气也算得上是足够的清明的。可是,在男欢女爱的这一观点上,通常也还是将女子当作是男子的附属而已,而不是平等的男女关系。

    特别是在那些偏房和姬妾。许多的男人甚至都只将她们当中了是自己的私人物品。在喜欢的时候,他们可以朝欢暮乐。可是,一旦是厌烦了之后,他们又可以无情到直接将自己的姬妾赠与旁人的,所以。所谓的爱情对于这种时代的女子而言,那自然是一种奢望了。

    只是,在秦观的这一首词当中,他是明否定了那种朝欢暮乐的庸俗爱情观念的,而歌颂的是天长地久的忠贞爱情。在他的精心提炼和巧妙构思下,古老的题材化为闪光的笔墨,迸发出耀眼的思想火花。从而使得所有平庸的言情之作几乎都黯然失色了。于是,很多才刚刚第一次听到这首诗词的女子,在短短的那么一瞬间,芳心就会被俘虏了。

    而现在。秦永既然是把这首诗词是写在了答卷上,那当这首诗词真正传扬了出去的时候,不必说,他也是同样会获得天下许多女子的芳心暗许的,只是,这些事情都是后话了,他是不可能知道的,所以,此刻就暂且不提了。

    而秦永在写出了这首《鹊桥仙》之后,总算也是松了一口气。因为根据他自己认为的话,这首《鹊桥仙》和七夕的这个命题,应该是比较贴切的,也就是说,这一题他算是答出来了,所以,也就不必要担心会不会交白卷的问题了。

    这其实才是他在考试最为担心出现的情况,因为,如果真的是如此的话,他就算是有着韩山书院的推荐名额,所以是一定会金榜题名的,可是却肯定是那数百名进士当中的最后一位了,甚至还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他在考试中交了白卷的事情也被传扬出去,到了那个时候的话,你让他堂堂的一个“咏月公子”情何以堪呢?

    当然,没有交白卷的话,也未必是能够保证他就不会排在部新晋进士当中的最后一名了,可是,好歹却是能够保住最基本的颜面的,所以,他自然是放心不少的。不过,接下来的话,那剩下来的九道题目,还是需要他再继续好好地斟酌一番的,所以,他接下来,又只能是将精力放到第二题去了。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

    “这……这难道是《春江花月夜》?可是,怎么好像只有半截啊?”

    秦永在答完了第一题之后还没有轻松多久,结果,在他看清楚了第二题的题目时,他又直接愣住了。前面,他在抄录的时候是并没有去留意每一道题目的意思是什么。因为,在那个时候,是根本没有这个时间的。毕竟可就仅仅是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啊,而且,他们要用的还是毛笔,所以,秦永能够完地把题目抄完的话,那就已经是相当的了不起了,再要苛刻他去理解每一题的意思,那可就是强人所难了。

    “难道,这是一道‘填空’题?要求就是把这《春江花月夜》后半部份给填上去?可是,在这个时代里,有‘填空’这种类型的题目吗?”

    秦永这个时候都有懵了,因为,他是突然间发现,自己对这个时代的所谓科举考试内容,那可真的是知之甚少的。没错,其实他在进这考场之前的话,虽然是有听柳落瑶还有他的父亲秦沛大致介绍过的,知道这里面要考的,就是作诗赋词什么的,可是,他却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父亲大人,可是一个目不识丁的屠夫出身的,而柳落瑶呢?虽然是贵为扬州城的第一才女,可是,却毕竟只是一个女儿家,根本是不曾进过考场的,所以,所谓的考试内容和形式的话,她也是知之不多的,所以,她们最后说给秦永知道的情况,自然也不是太周的。

    “这……这些半文不白的话,可真的是看不懂啊!”

    其实,有那几句诗词后面,还有多达十数句的具体条件要求的,只是,这些条件要求的话,基本上通通都是由文言文写就的,所以,这对于秦永来说,自然又是一个难题了。

    没有错,刚才的第一题,他连猜带蒙之下,确实是已经蒙出来的,可是,这却不代表着他第二题也能够轻松蒙对了,因为,他在文言文的方面,确实是只有半桶水而已。有很多词句的意思,他根本就是看不懂的,所以,看了半天之后,他还是不知道人家所言的是何物。不过,有一点,他却是明白了的,那就是这首《春江花月夜》,居然是不完整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这首《春江花月夜》不是中宗、神龙时代的作品吗?”

    秦永心里很有些不可思议地想道。作为一个来自于后世现代社会里的大学毕业生,他当然是知道《春江花月夜》这首诗的,而且他对它还极为的熟悉。因为即便是在后世社会里的话,这首名叫《春江花月夜》的诗也是极赋盛名的。它的作者张若虚,一生之中虽然是仅仅只有两首诗传世,可是他却也仅仅只是因为这一首《春江花月夜》,于是就被誉为了是“孤篇横绝,竟为大家”了。

    当然,秦永既然是知道它的作者是何人,同时又对这首诗是极为熟悉的话,那他自然是知道,这首诗其实是诞生在中宗、神龙时期的,而在那一个时候,如今的这个大周王朝,可还没有完地被建立起来的,所以,它的历史自然是与秦永曾经生活过的位面是完一致的,也就是说,在这个时代里的话,《春江花月夜》这首诗应该也已经是被张若虚写了出来的,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何种的原因,所以,竟然是缺失了最后面的好大一截的?

    ps:

    感谢书友“cash61”的月票,还有书友“随风晏”的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