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359章 蠢到家了
    “咦?永儿,你们不吃吗?”

    狼吞虎咽了一阵之后,秦屠夫抬头,这才发现秦永与柳落瑶还端坐如常,对于面前的那些名字新鲜、造型新颖的所谓点心,那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动作的,反倒是那赵方才、赵良才父子,这个时候也跟他一样,早已经是将那桌子之上的各式点心都尝过一遍了,于是,秦屠夫这就忍不住是开口提醒秦永他们几句了。

    因为他是以为,这几种的点心是真如赵方才父子所说的那样,是价值百金的。而既然是价值百金的话,那自然就是珍贵无比的了。而且,它们的味道,秦屠夫刚才也是尝过了的,确实是美味无比。所以,他自然是希望和自己的宝贝儿子和儿媳妇能够一同来品尝享了,毕竟,在经过了刚才他和赵方才父子的一番狼吞虎咽之后,此时桌子之上所剩余下来的点心,可真的是没有多少了的。而秦永他们如果是再不动手的话,一会可就真的是吃不到了。

    “呵呵,爹,你喜欢吃的话,就多吃一点吧!我……我们,就不吃了!”

    秦永听到秦屠夫的问话,他摇了摇头就好笑地说道了。秦屠夫的意思他是懂的,知道他是不想让自己吃亏,可是,自己会吃亏吗?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实上的情况是,只要是他想吃的话,他根本就不会缺了这种所谓的“天价点心”的!开玩笑的不是?这些所谓的“天价点心”,基本上可都是由他亲手“发明”出来的,也就是说,他所吃过的次数早已经是无数次了的,所以,自然就不会眼馋眼前的这一丁点的份量了。

    而事实上的情况也是如此,其实就别说是秦永、柳落瑶等等这两个当主人家的。甚至就连琴棋书画等等这几个婢女,事实上,只要是她们想吃这些点心的话。那也是随时能吃得到的!

    为何?仅仅就是因为,这些点心的生产之地。可就在他们府邸的后院里面啊!而且,就算她们是不在府邸的时候,可是只要是琴儿她们回到了那间“秦氏甜品屋”里的话,那整间“秦氏甜品屋”的点心,还不是任由她们处理啊!反正,她们的姑爷,也早已经是将这间店内的大部份事务都交给了她们去打理的。只是。她们平时还需要服侍秦永和柳落瑶,所以,如今亲自出面的机会也是少多了而已。

    “哦?永儿,这是为何?机会难得啊。说……说不准,以后就吃不到了!”

    可惜,那样的情况,是秦屠夫所不知道的,所以。他在注意到对面的赵方才、赵良才父子嘴上一直是没有停过,而桌子上的点心也已经是所剩无几的时候,他忍不住就又着急地说道了。

    “吃不到?姑老爷,你就放心吧!姑爷他吧,是绝对不会吃不到的。而且。您以后如果是想吃的话,一日三餐拿这个‘奶油蛋糕’来当饭吃也是没有关系的!”

    看到秦屠夫是那样的着急,秦永还没有说什么,结果,他身后的琴棋书画几个小丫头就已经是大声地说道了。

    “啊?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这里,秦屠夫就是又傻眼了,甚至前面还在狼吞虎咽的赵方才父子,这个时候也同样地愣住了,那模样,就像是被人突然一把抓住了脖子,然后张着嘴,呆呆地是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了。

    “你以后如果是想吃的话,一日三餐拿这个‘奶油蛋糕’来当饭吃也没有关系的!”

    这一句话,是秦屠夫和赵方才父子同时愣住的主要原因。因为,根据他们目前所知道的情况是,这个“奶油蛋糕”已经称得上是那间“秦氏甜品屋”里面等级最高,价格最贵的点心之一了的,而且,这样的点心的话,可真的不仅仅是有钱就能吃得到的。

    因为,那“秦氏甜品屋”的每天可供销售量是有限的,所以,你要买到比较多的“奶油蛋糕”的话,除了是要有钱的话,那还需要是有比较好的机遇!否则的话,那也是根本买不到的。

    “姑老爷,你还不知道吗?那间‘秦氏甜品屋’,原本就是我们自家的产业啊!而那些‘奶油蛋糕’,不过就是我们府上自己做的而已,所以,你以后如果是想要吃的话,那还不是直接拿就可以了?”

    “啊?‘秦氏甜品屋’是我们家的产业?”

    琴儿的话,可真的是让秦屠夫一时愕然,丈二和尚,根本是摸不着头脑的。“秦氏甜品屋”是我们自家的产业?可是,如果这个是事实的话,那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原来,在秦屠夫的潜意识里还是认为,在他们秦家里面的话,只要是与生意有关的,那都应该是由他盘操控的。

    这也难怪,毕竟,在他以往的记忆当中,秦永这个宝贝儿子虽然是能够作不少的诗了,也有了一肚子的学问。可是在经商方面的话,却是并没有太高的天赋和兴趣的。

    可是,他却是没有回想起来了,在前一天晚上的时候,秦永其实就已经是向他介绍过了的,那就是,他在这个汴梁城中其实是开了一间点心铺子,而且,通过这间点心铺子,他还将欠下户部的那数万两银子通通都给还清了的。

    而如此,基本上也可以证明了他的这间点心铺子是很成功了的,可是,秦屠夫当时却是把这一切的功劳都归功到大公主武梓香的头上了,所以,对于这件原本秦永原本早已经是提过的事情,他是早已经忘记到脑后去了的。

    “对啊!‘秦氏甜品屋’,说的可不就是我们秦家吗?还有啊,姑老爷,现在那红娘子在台上演的那出戏,可也是姑爷为她写的呢!”

    对于秦屠夫的惊讶,琴棋书画这几个小丫头就有些不以为然了,于是,就又说出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来了。

    当然了,事实上,这个“惊天的大秘密”,秦屠夫是早已经知道了的。因为,就在刚才不久,那赵方才父子在一楼通往二楼的楼道上,那可是早就已经向他介绍过秦永的“壮举”了的,所以,他是知道,眼前的这出名为《梁祝》的戏曲,那是他的宝贝儿子写的,而那个轰动了城的“咏月公子”,自然也就是他的宝贝儿子了。

    只是,他的心里虽然是有所了解的吧,可是,一旁的赵方才、赵良才父子却是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一旦是听到琴棋书画的话之后,他们顿时就是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了。

    “不……不会吧,‘秦氏甜品屋’是他们家的产业?还……还有,那《梁祝》是他写的?那……那岂不是说明,他就是那个名动京城的‘咏月公子’?”

    赵方才父子,一时间是怎么样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的。

    事因,在这之前的话,他们父子二人,可还把人家秦永当成了是那种从穷乡僻壤中走出来的山野小子呢,于是,他们为了要在他的面前显摆见闻,可是曾经把汴梁城中最近大火大热的“咏月公子”进行了好大的一番吹捧的。

    可是,如今没有想到事实却是,眼前的秦永却变成了什么真正的“咏月公子”?

    那岂不是说明了,他们之前的那一番造作的话,可都是笑话?毕竟,这样的事情可无异于是在班门面前弄斧,在关公面前耍大刀,那都是蠢透了的行为。

    可是,事实上,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呢?赵方才父子在先入为主的想法下,多少还是保留了一丝丝的希望的。可是,接下来不久,那去而复返的冬儿丫环的一席话,却又是直接将他们推下了绝望的深渊了。丫环冬儿说的是,“秦公子,我家小姐知道您来了,所以,请您一会务必要留下来片刻,我家小姐这两日,对戏中的几句唱词的韵律方面,还有些不太明白的地方,所以,想请公子指点迷津。”

    红娘子请秦永来指点戏中的问题?

    可是,秦永是何德何能啊?他若不是真正的“咏月公子”,并且这场戏曲也不是由他所亲自编写出来的话,那红娘子又何必是要请他来指点呢?换了去请教其他更为有名的才子,岂不是更好吗?

    可是,偏偏,红娘子是只邀请了秦永,所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的话,赵方才父子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秦永真的就是真正的“咏月公子”了。

    可是,一旦是想到了这一点,他们顿时就是如坐针砧了。

    因为,他们刚才的那个胡乱显摆的举动,如今看起来,可真的是愚蠢到家了!李逵遇上李鬼,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尴尬的呢?

    可是,也没有办法。毕竟他们如今可是身处红楼二楼的雅座之上,他们也不好意思说,就这么拂袖离去了,于是,就只能是这么尴尬地继续坐着了。一直是等到台上的那场《梁祝》是彻底地演完了之后,他们才和秦屠夫告罪一声,然后就是逃也似地走掉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