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353章 所谓的好位置
    “好,秦世伯,那我们进去吧!”

    最终,赵方才父子都是并没有将琴棋书画这几个小丫头给带进了红楼里面去的,不过,倒是柳落瑶跟在秦永的身边,顺利地走了进去。

    当然了,在这个过程中的话,那个赵良才自然是故作热情的,所以是一直在秦永的身边套着交情,不过,言语之间基本上都离不了两点,一就是卖弄自己的才学,还有就是从旁侧敲柳落瑶的身份,例如是以下的这么一番话,就很明显地暴露了他的心理的。

    “呵呵,秦贤弟,你是第一次上京赶考吧?放心,放心。为兄虽然两试不中,不过却已经是进过两次的考场了,所以,多少还是有一些应试的经验的,一会可以传授给你!”

    “对了,弟妹也是扬州人吧?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千金?弟妹也喜欢诗词吧,为兄前几日刚新作了一首‘咏月诗’,不如就请弟妹点评点评吧!”

    ……

    “咏月诗”,还要请自己来点评?

    当柳落瑶是听到这一点的时候,她的心里可真的是有些无语的。

    这脸皮该是有多么厚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啊!嗯,他其实要写什么“咏月诗”的话,那原本也是没有什么关系,毕竟,这是人家的自由嘛。

    可是,他写完了之后,还要拿出来胡乱显摆的话,那可就有点不对了!尤其是要拿到秦永的面前去显摆。他不知道秦永有一个名号就是叫什么“咏月公子”的吗?

    那意思就是说,他的“咏月诗词”,可真的是做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了的,所以,普通人要在他面前谈什么“咏月诗”的话,那岂不是等于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吗?徒增笑话而已。

    可是,赵良才是并不知道这一点的啊。所以,最后竟然还真的是得意扬扬地将自己的所谓“咏月诗”交到了柳落瑶的手上,而柳落瑶呢。是连半点鉴赏的心思都没有,所以。胡乱看了那么一眼之后就说道了,“果真是好诗,赵公子的才华当真是世间罕有的!”

    这不过是一句客气之言而已,可是没有想到,赵良才却是当真了,于是,很快就得意洋洋地说道了。“呵呵,弟妹谬赞了!弟妹谬赞了!为兄不过是虚长几岁而已,等到秦贤弟长到为兄这个年纪的时候,说不好也能写出这样的好诗出来。”

    “呃……”

    这么一来的话。柳落瑶就实在是无语可说了。

    要说赵良才的这么一番话的话,严格算上去也没有完说错的,可是关键的问题就在于,他是找错了说话人的对象。

    因为,如果是其他与秦永一样的同龄人在赵良才的面前的话。那一般还真的是没有什么优势的,可是,秦永不同,他原本就已经是能够写出“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这样句子的大才子了。所以,说什么还要再过几年才能达到像他那样的程度,可不就成了一个笑话吗?

    “呵呵,也许吧!”

    秦永心里也很无语,不过,他此时内心里的感受却是和柳落瑶有些不一样。因为,他自己是很清楚的,他前面所“写”出来的那些诗词,事实上可都只是从后世抄袭而来的而已。至于说是以后仅凭着他自己的本事要写出这样的一首诗出来的话,那确实是不容易的。当然了,就算是他要写的话,也绝对是不仅仅像赵良才所写出来的那样的诗句的,刚刚赵良才的那首诗,他也看过了,只能说是还符合平仄规律,可是,却是连半分的美感都没有的。所以,要真是那样的诗的话,他倒不如是不写了呢,所以,他才会是在听到赵良才的话之后,心里是感觉到有些无语的。

    “喂,你们说说,那红娘子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谁知道呢?现在不是有人在外头悬赏了吗?如果是能够猜出来这其中的奥妙的话,他们是愿意附出上千两银子的代价的。”

    “嘶,上千两?这么多?”

    “嘿,不多的话,可哪里配得上红娘子的身份?”

    “哈哈,这倒也是!这倒也是啊!”

    ……

    很快,进到了红楼之内的秦屠夫就被里面摩肩接踵的人群给吓着了,尤其是那些人所议论的话题,那更是引起了秦屠夫的兴趣,因为,他是至今为止,可还根本是搞不清楚今天到这红楼之内,到底是要看什么来的。

    好在,这个时候,赵方才父子很快就像他解释了,也就是说,这座红楼的主人红娘子,是汴京城内的第一花魁,同时,最近她还得了一部新鲜的戏剧叫做《梁祝》的,于是,这红楼之内的人潮自然是多不胜数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才没有办法去到二楼的雅座去看戏的,不过,在一楼的大堂之内,他们还是找到了一个不错的落脚点,那里距离戏台的距离虽然是远了点,可是好歹却是能够看清楚戏台的貌的,所以,还是非常值得的。

    “秦员外、秦世侄,你们可不要小看了这样的一处地方,虽说是没有位置坐下来的,可是,却也是汴京城的人都必须急抢的地方,而我儿如果不是应天书院的学生的话,说不好还没有办法要到这个位置呢……”

    在几个人走过去的时候,赵方才也许也是知道,没有拿到二楼雅座的事情,有可能是影响到了自己父子二人的“高大形象”了,所以,这个时候连忙是向着秦永他们解释道。只是,他所解释的这个事情的话,其实是有真有假的。

    首先的是,这处地方,其实确实不是一般的客人能来的,因为,这里是一楼通往二楼雅座的一段楼梯,这段楼梯在好戏上演之前的时候,是完不会开放的,因为就在一楼的楼梯口处,就有几个红楼里面的仆役守在那里的,如果是没有二楼的通行凭证的话,那他们自然是不会放行的。

    而等到了二楼雅座的客人部都落座了,而好戏也即将要上演的时候,那些仆役们才会适当放一些客人们上到这一段的楼梯上去站着看戏的,因为,这些位置,也是提前就已经卖了出去的,而且,价钱还绝对不便宜!当然了,这其实是如今的红楼生意太过“火爆”的情况下所采取的一种临时措施而已,而如果是换作了是以往生意只是一般的情况下的话,这样的位置,自然就是没有的。

    而赵方才父子如今骗秦家父子的方面就在于,这样的一些位置,事实上是并不需要什么应天书院的学生身份,这才能订得来的,反正,只要是你愿意出到足够的钱的话,这样的位置,一般上还是没有什么难度的,因为,这站在楼梯上看戏虽然是舒服一些,可是从清晰的角度来讲的话,那可根本上是没有半点的帮助的,所以,预定这里位置的客人也并不是很多。

    “哦,那可是辛苦赵贤侄了!”

    秦屠夫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的啊,所以,当他听到赵方才父子的一顿“忽悠”之后,还以为事情真的就是如此的呢,所以,这个时候就有些感激地说道了。

    当然,倒不是说,他的心里就真的认为这站在楼梯上看戏就真是什么好事情了,毕竟他以往在扬州城里的时候,不管去到哪里,可不都是有上好的雅座待侯着的吗?他什么时候有试过是站在什么楼梯上来进行什么“消费”啊?

    可是,很无奈,这里是三品大员都可以随便碰到的汴京城,而他又是人生地不熟的,所以,自然是那赵方才父子说什么的话,他就听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