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332章 同意见面
    “就……就是,婢儿打听到了,原来那丁磊丁公子,与‘咏月公子’是有着一番的交情的!”

    那个小丫环听到蓉娘子的问话,迟疑着就说道了。而秦永如果是就在此处的话,他是一定能够认出来的。其实这个小丫环不是别人,正是当天给他和丁磊开过后门的小婢女,所以,她自然是知道,丁磊与秦永的关系的。

    只是,这一点,蓉娘子可就是一点都不清楚了,因为,那个小婢女根本就没敢把她当时私下里放秦永他们进来的事情说给自己的小姐听,所以,蓉娘子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燕楼里,是曾经来过这么一位贵客的。但是,现在那个小婢女是眼看着自己的小姐要找“咏月公子”,急得都有点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了,于是,她就出来说道了。

    当然,她可不敢说是自己与那个“咏月公子”是相识的,而是说她打听到了秦永与丁磊交好的消息,这应该就能够是帮到她的小姐了的。

    “哦?丁磊公子?丁磊是何人?”

    蓉娘子听那个小婢女的话,倒是有些愕然,因为,那个小婢女口中所说的什么丁磊丁公子,她可是根本连半点的印象都没有的。

    “呃,就……就是那城北经营赌坊的那一个丁家!”

    “哦,原来如此!”

    听小婢女这么说,蓉娘子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丁磊的出身,可真的是不比秦永高得到哪里去的,甚至可以说,比秦永更差。

    因为,秦永虽然是一个屠夫之子,可是,好歹秦屠夫现在可也一直都是在经商的,并不怎么再操持杀猪宰羊这样的贱业了的,可是,丁家却不同。丁家如今还经营着不少的赌场,虽说,规模都不是很大,可是,却是雄据整个城北的,所以,那富裕的程度,也不是一般的百姓之家所能比拟的。可是,赌业毕竟也算是贱业之一,最起码的是。比经商更差了一筹。仅仅是比青楼好上那么一点而已。所以,他们丁家在汴京城内的风闻,自然是算不得很好的。

    而像是蓉娘子这种层次的花魁,虽说也还算是风尘中的一员。可是,却也与普通的青楼女子有些区别的,因为,她们通常是只为那些达官贵人,又或者是名士才子服务,所以,像丁家这样的富裕之家,她们甚至也不会去多加关注的,所以。蓉娘子会不知道丁磊,那是一点也不奇怪。毕竟,那丁磊平时也没有在她的燕楼里预留过什么长期性的雅座,自然也就算不得她的恩客了,反倒是。他在红楼是有一个长期性的雅座的,所以,红娘子才会认识他,可是,蓉娘子却是根本认不得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你代我去请一下丁公子吧!就……就说我蓉娘子明日中午,设宴款待,请丁公子务必赏脸!”

    “是,小姐!”

    于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安排下去了。而结果就是,当丁磊收到蓉娘子的这份请柬的时候,他脸上意外的表情,就别提是有多精彩了。

    不过,后来他听那个与他有过几面之缘的小丫头说起道,蓉娘子是想通过他的关系,联系上秦永的,于是,他这才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

    不过,即便是他已经是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吧,可是,他也还是决定了要去见蓉娘子的,因为,这样的机会,可实在是太难得了一点了,当今汴京城中的两大花魁之一的蓉娘子请吃饭啊,这样的事情,他又怎么能够错过呢?

    至于说,到时候他到底是能不能帮到蓉娘子这个忙呢?那可就是与他无关了。因为,他仅仅是要做一个传声筒的作用而已。也就是,在事情过了之后,他是把蓉娘子的意思传达给秦永而已,这一点,他还是能够做得到的,可是,至于说是秦永最后到底是见还是不见蓉娘子的话,那可就是与他无关了,因为,这得由秦永自己去决定。

    “丁公子请,奴家再敬你一杯!”

    而不得不说的是,那蓉娘子拉拢人的手段还是非常的高明的,这不,随便的几杯水酒下了肚子之后,丁磊的半个身子基本上都麻了,于是,他对蓉娘子的观感,也就渐渐地好起来了。当然了,还达不到他痴迷红娘子的程度,可是,一定的喜好之情是少不了的。

    于是,这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当他是跑到秦永的面前向秦永转达蓉娘子的意思的时候,忍不住就在万般要怂恿着秦永答应蓉娘子的要求了。而这,可是违背了他原先答应接受蓉娘子的宴请的时候的本心的,可是,在这个时候,他哪里还管得了这个啊,所以,也就根本忘到脑后去了。

    “好吧,好吧!那我就和她见一面,不过,还是等到会试大考结束之后,再说吧!”

    秦永最后被他给烦得不行了,于是只能是答应与蓉娘子见面了。不过,在会试之前,他真的是找不出什么时间了,因为,现在距离会试大考,可真的是没有几天的时间了,更何况,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他还应付那个道授业呢,其实要不是那个道授业是什么所谓的帝师的话,他还真的是不想怎么理会的,可是,没有办法,这俗话说得好,官大一级都压死人呢,更别提是他现在还仅仅是一个白身而已呢,所以,道授业要见他的话,他还是没有办法拒绝的。

    “会试大考?哦,你要参加会试大考?小弟怎么不知道?”

    听到秦永这个答复,丁磊倒是一阵讶异。而秦永呢,看到丁磊的讶异,他心里也是一阵狂汗。自己,就那么地不像是进京赶考的举子吗?

    其实,那也是不能怪丁磊会有这样的一番误会的,因为如今随着会试大考的日子是一天接着一天的临进,像成慕白、朱泽等等的这样举子们,很多可都是只愿意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每天每夜地闭门苦读的,就连是张守业这样的出名才子也不例外,因为,他虽然这几日还偶尔地出现在像燕楼这样的地方,可是事实上,除了是这极少的时间会在外面露面之外,其他的时候,可都也是躲在自己的府上闭门苦读的。

    要不然的话,你以为他是为什么不马上再找秦永“报仇”?毕竟,秦永可等于是接连的两次下了他们“朝阳诗社”的面子的。可是,如今为了会试大考的话,他们也只能是暂时放弃了,反正是,在他们看来,只要是自己在这一次的会试大考中能够高中,甚至是独占鳌头的话,那什么“咏月公子”、“秦公子”的,就通通只配是给他们提鞋了。

    当然了,事实上也有很多例外的例子,就像是秦永就是这么一个人。他在平时的时候,好像是根本没有丝毫大考即将临近的压力似的,每天每夜的还在为了其他的琐事在忙进忙出的,先是弄出了一个所谓的“秦氏甜品屋”吧,然后又是帮红娘子排戏。

    而柳落瑶和林黛儿她们呢,也不是没劝过他两句,可是,眼看着劝了那么两句之后也没有什么效果的,于是,她们也就不再劝了。

    因为,在他们的如今秦府之上,秦永可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啊!

    而且,她们对于秦永的信心也还是足够的,毕竟,他以前在扬州城里的时候,可是也写出了许许多多的好诗、好词的,所以,她们自信就算是秦永没有怎么复习的话,那也会考得一个不错的成绩的!而且,秦永不是被“韩山书院”力荐而来的吗?也就是,原本来就没有什么“名落孙山”的压力,所以,这才让很多人根本就忘记了这一点而已。那就是,秦永其实是还需要参加会试大考的。

    当然,秦永的情况是因为没有什么压力,所以才根本没有什么紧张感的,可是,其他那些同样是没有怎么去温习的学子们,可大概就是因为对自己没有什么信心了。而且,也不是所有在汴京城里的学子,都已经是举子了的,更多的人,可能仅仅只是一个童生又或者是秀才而已。因为,他们原本来可就是在这汴京城里念书的,所以,什么是不是马上就到会试大考的时感,可就与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了。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好了,好了,我前几日所教你的那几个唱腔,你练好了没有?练好了就唱来听听吧!”

    秦永不管丁磊的惊讶,于是就很快地说道了。而结果就是,他这一说之下,丁磊是顿时就苦瓜了脸了,于是就说道了,“呃,秦……秦兄啊,不……不唱行不行啊?这……这也太难听了吧?”

    “难听?难听也得唱!要不然,你怎么能学好唱戏呢?不行,不行,你既然是没有练好的话,那回去再练几天吧!”

    秦永看到丁磊的苦瓜脸,心情总算是开始舒畅了,于是,就继续是笑着说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