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278章 引爆话题
    “哦?此子的诗?有意思,有意思!说来听听吧……”

    “是,大人!”

    听闻秦永居然作出了一首诗来,杨景顿时感觉有些兴趣了,于是很快笑着说道。

    当然,虽说是有了点兴趣,可是事实上,他却并不认为这首诗会有多好的,反倒是认为那一定是糟糕透顶的,所以,他让杨安说来,不过是想听听到底有多糟糕而已,可根本没有想着这首诗会让他拍案叫好的。

    可是事实偏偏就是如此,因为他在听完了杨安吟出来的那一首《小池》之后,简直是被惊呆了。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此……此诗真的是由那商贾之子所作?”

    杨景在听完这首《小池》之后,足足被“震惊”得有半刻钟时间没有缓过劲来。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了吧,他顿时是迫不及待地问道了。

    “确实是那商贾之子所作,老奴亲眼所见!嗯,大……大人,此诗如何?是不是非常不好?”

    杨安此时也注意到杨景不同寻常的表现了,不过,他却也不太敢相信,这首诗真的有他想象的那么好,所以这个时候有些犹豫地问道。

    “不好?非也!非也!此……此诗甚好!甚好啊!”

    “好一个‘小荷才露尖尖角’,好一个‘早有蜻蜓立上头’,这等的惟妙惟俏,这等的行云流水。简……简直是咏物诗词的最高水准了……”

    “啊?大人,真有这么好?”

    这下子,倒是轮到杨安惊呆了。他原本来心里也是认为这首诗是顶好的一首诗的,可是却没有想到居然会好到这种程度。咏物诗词里的最高水准?天啊,这件事情如果是真的话,那这个商贾之子的才学到底是有多高?

    当然。他并不是怀疑杨景的话到底有没有错,与此相反,他甚至已经是下意识地认定了事实就是如此了,因为按照他们大人的见识,能说出这番话来,自然是有根据的。可是,正是由于他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才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因为这番话他如果是没有听错的话,那代表了他们家的大人也是承认了秦永的才学的。

    “……确实是才高八斗啊!”

    杨安问的是诗,可是杨景答的却是人。不过。这却没有耽误杨安的理解。也是啊,既然杨景都说他是才高八斗的了,那岂不是说明了那首诗也确实是出神入化的?

    “对了,老管家,你可知道此子是花费了多长的时间才作出这首诗来的?”

    杨安还在“消化”刚才的对话,杨景却是又突然问道了。他是想通过这样的一个问题好好地评估一下,秦永的才能到底是去到什么样的程度啊。因为这作诗啊,既然是同一首诗词,可是在不同的场景之下。又或者是在不同的时间段里作出来的,那所体现的才华都是截然不同的。

    例如,这首诗词如果是作者在长年累月的深思中所得出来的话,那只能是说明了这个作者的才华是有一定的水平而已。因为如果是时间足够地长久的话。很多读书人都是有可能作出一首不错的诗词来的,寒窗苦读了数十年了,谁没有一两首得意的杰作呢?

    可是,如果这首诗是在临场的时候所作出来的应景诗。并且那个时间还是足够短的话,那就可以把这首诗的作者称之为天才了。因为只有天才才有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作出一首如此高质量的应景诗出来。

    “多长的时间?”

    杨安听闻杨景的问话。他略略愣了一下。因为他当时压根就没有注意到秦永到底是用了多长的时间才作出这首诗出来的,根据他印象当中的记忆来看的话,似乎是秦永在答应了秦屠夫他们要作一首诗词之后,马上就已经做出来的。所以,他当时还极为震惊他的急智。

    “大……大人,似乎不到半刻钟!”

    “什么?不到半刻钟?”

    这一下子,杨景可真的是被震得目瞪口呆了。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里,就已经是作出来了这样一首高质量的应景诗出来?这样看来,这个秦永岂止是什么天才了?简直说是妖才都不为过了。

    不过吧,这件事情到底要如何处理,那还有待商榷,因为,那商贾之子即使是真的才高八斗吧,此刻终究也终究只是一名举子而已。不久之后可就是会试考试了,在杨景看来,那秦永若真的是有真才实学的话,那这次的会试是必定会金榜题名的,所以,那倒是不用着急了。

    “是的,大人!”

    “好,本官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杨景最后也没再跟杨安多说什么,不过,第二天他带着那一份曲奇饼干和蛋卷前去宫中打算觐见皇帝的时候,顺便还想着跟皇帝提一提的。可是没有想到,当天的皇帝却是龙体欠安,所以,根本没有召见他,只是命人将他带去的曲奇饼干和蛋卷拿了进去而已。

    另外,让杨景觉得非常不顺心的事情还有一件,那就是当“秦氏甜品屋”的人来联系杨安打算付清他们所欠下的宅子尾款的时候,杨景这才发现,对方仅仅只是派来了两个小丫头而已。

    如此年纪小的两个小丫头,并且身份和地位还和他这个户部尚书相距那么远,所以,杨景哪愿意接见她们啊,直接让她们把银票放下就回去了。不过,这却并不等于说他就完放弃了去探究有关这间“秦氏甜品屋”的内幕,还有它幕后的东家秦永的情况了,因为他至今可还没有回去向皇帝复旨呢,所以,那自然是不能够轻易放弃的。

    不过,虽然是不能够轻易放弃,可是,他也是不再强求什么“秦氏甜品屋”的黄金会员身份了。不过,他不强求这个黄金会员的身份,可是想求这个黄金身份的人却还是很多,这不,这两天时间里,一个新加入“秦氏甜品屋”黄金会员的人就引爆了整个汴梁城的话题,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曾经与秦永有过一番交锋的人,张守成。</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