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269章 这还是一间点心铺吗?
    “喂,怎么把蛋糕也抬回去了?也让我们尝尝好不好吃啊!”

    “对啊!对啊!就算不能让我们吃,可是好歹让我们看看吧……”

    “没错,连看都不能看,这算是什么开张?有这样打开店门做生意的吗?”

    ……

    台下的众人本已经是后悔不迭了,可没有想到,接下来琴儿等这几个小丫头却是又做了一件让他们哭笑不得的事情,那就是将那一只很早之前就已经是摆到了台上的“奶油蛋糕”又抬了下去,这可就让他们是相当的不满了。

    因为在他们原本的想法里,既然如今是没有办法再加入那个所谓的会员的话,那就留在这里看看这“奶油蛋糕”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吃法,那也是好的!

    毕竟这东西在这个时代里还属于是极为新鲜的玩意,所以每个人都是极为有兴趣的。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却是这样,他们不仅是没能尝试到这个所谓“奶油蛋糕”的个中滋味,甚至是连站在旁边看看,那也是不可能的。

    “抱歉,本店的东家说了,‘奶油蛋糕’每天只提供给本店的‘黄金会员’,至于其他的点心,也是有等级之分的,分别是天地玄黄四个等级……”

    “本店的青铜会员,可以选择购买玄级和黄级两个等级的点心,而白银会员,则可以在玄级和黄级的基本上,再加上一个地级点心。”

    “至于是最高等级的天级点心。则是只有本店的黄金会员能够尊享!而恰恰好,眼前的这个奶油蛋糕就是天级的点心之一,不公开对外销售的……”

    ……

    “呃!”

    好吧,说来说法,一切问题的症结似乎是又回到了那个“会员”的身份上面了,于是台下的众人顿时又是变得哑口无言了。

    其实他们之间的少部份人,之前在琴棋书画这几个小丫头宣布以后不再大规模地招收“会员”的时候,心里还在暗自庆幸的话,那此时恐怕也同样的是后悔不迭了。

    因为他们前面之所以是暗自庆幸,那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已经是提前加入了这个“会员制度”的。所以当他们听说琴棋书画这几个小丫头说。以后不再大规模地招收会员的时候,他们自然是暗喜不已的,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会员”身份是愈加珍贵。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青铜会员和黄金会员的区别竟然是这般大的。连可购买的点心品种也做了那么大的限定?这么一来的话,他们日后岂不是也有不如意的地方?毕竟,他们这些人当中。大部份可都只是加入了白银会员或者是青铜会员的,至于是最高等级的“黄金会员”,那就是加上了武梓香和武嫣然这两位金枝玉叶,那可也仅仅是只有十个之数的。

    所以,现场大部份的人都被这样的规定给惊呆了!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让他们吃惊的地方其实并不仅仅是只有这一点,因为琴儿等这几个小丫头还在台上继续介绍着这三种会员之间的不同。原来,所谓的差别可不仅仅是表现在可购买的点心品种方面的,甚至是连店内的坐位布局上也是有所不同。

    首先是作为“黄金会员”的话,那是可以提前店几乎所有的空闲位置的,这中间就包括了可以与大堂完隔绝开来的雅座包厢。至于是“白银会员”的话,则可以在店除了雅座包厢以外的所有位置,最后是青铜会员,那事实上是在店内没有资格落座的,他们只有到一楼的大堂内挑选“玄”、“黄”两级的点心,然后付帐带走的权力,可根本是不能在店内坐下来慢慢品尝的。

    “天啊,这……这还是一间点心铺吗?”

    “就是,就是!如此对待客人的店铺,真可谓是亘古未见了!”

    “可……可是,偏偏小生很想要成为那个黄金会员!不……不行,明天,小生一定要成为黄金会员,一定要尝到那个‘奶油蛋糕’的滋味……”

    “没错,没错!本公子也得尝尝!”

    ……

    琴儿等几个小丫头的介绍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可是到了最后,台下的众人真可谓是一时呆呆地完说不出话来了!

    震惊吗?愤怒吗?不屑吗?

    这些词其实都不太能够形容他们心中此时的感情,要真是说他们的心中有一个共同的感觉的话,那应该就是麻木了,是被琴棋书画这几个小丫头接二连三的“骇人”言论给打击到的。

    因为他们原本以为,以他们的身份站在这一间所谓的“秦氏甜品屋”门前的时候,他们应该是高人一等的。而且就算是这间“秦氏甜品屋”百般地讨好他们,他们其实都未必是会买帐的,毕竟它的幕后东家,可是他们有可能的潜在竞争对手,也就是会一同参加不久之后的那一场科举考试的。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一点是,人家“秦氏甜品屋”由始至终是根本没有求着他们赏脸,反而是一步一步地将他们往外推,并且是设定了一个又一个的高门槛,就是想把他们挡在门外,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呢?

    可是偏偏,他们对于这一点是根本发作不得的,因为就在那些“黄金会员”的名单当中,骇然就有身份极其尊贵的大公主殿下武梓香在。试问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现场又有哪一个人真的是敢当面与她唱反调的呢?

    而且,就算是没有武梓香,他们这些人当中,也是没有多少人敢直接就对付“秦氏甜品屋”和它背后的秦永的,毕竟这是封建时代里政治风气最为开明的时期之一,所以,一切以权谋私、徇私枉法的事情,都只能是放在暗中里进行的,并且必须是要做到足够隐晦,否则的话,一旦是被朝堂上的御史言官们发现的话,那可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真正会动心思去对付这样的一间小店铺的王公大臣们几乎是没有。也是啊,他们的心思更多的是用在朝堂的明争暗斗上面去,又何尝会想让这么一间小小的店铺而乱了自己的枝节?那在他们看来,根本就是得不偿失的。</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