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191章 可有能与之比较的?
    “哦?真的?”

    南雨柔听到武嫣然的话,她顿时就来了兴趣了。于是,连声追问道。

    不会下棋,这一直都是南雨柔心中的一个疼。因为,像她这样的“才女”,除了是对诗词歌赋是比较的喜爱以外,琴棋书画这些杂项,一般也应该是有所涉猎的。

    不过偏偏,她就是不会下围棋!当然了,这围棋的基本规则她还是懂的,不过,就是下不好。因为,这围棋一般是需要比较良好的大局观的,而她,偏偏就是欠缺了这一点。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等若儿把棋盘拿来了,你就知道了!”

    武嫣然嘴角笑了笑,又是说道了。

    她要教这南雨柔下的,自然是秦永发明的那“五子棋”。至于这“五子棋”的下法,她是从当初帮她去扬州城里探听消息的那个侍卫那里得来的。

    前面不是说过了吗?那个宫中的侍卫,由于是认为自己前一次的差事是“办砸”了,所以,这一次,他是在扬州城里待了有十多天,拼了老命地将那有关秦永的所有信息,那是搜刮了个齐齐地,于是,这才敢回来向武嫣然禀报的。

    而在这些信息里,自然是有关于那“五子棋”的,并且是,他还吸取了前一次的教训,不止是将这个“五子棋”的下法是弄了个清清楚楚的,更是将有关于这个五子棋的棋谱也带回来了几张,所以,武嫣然这才是轻易地学会了这个“五子棋”的。

    当然了,也仅仅只是学会而已,你要是说她到底是有多大的造诣的话,那也是不可能的。

    “这种棋叫做五子棋,规则就是”

    终于,这棋盘总算是被拿来了。于是,武嫣然现场就开始给南雨柔上起课来了,而这个五子棋的规则是相当的简单的,难得只是个中的变化,所以,南雨柔只听了一遍,马上就了解了,于是就说道了,“哦?就这样?听起来可简单!”

    “是吗?呵呵,那我们就来下下看吧”

    武嫣然闻言,心里不由暗笑了,她其实也是刚刚才学会这个五子棋,可是,却是比南雨柔更多了一个优势就是,她已经是研究通透了那几张棋谱上的几个套路了,所以,现在用来对付南雨柔,那自然是小菜一碟了。

    “哎呀,二公主,你什么时候下了这一着的?这五子连线,我不是输了?”

    “你说呢?呵呵!”

    “啊,不行,再来过!”

    “可以啊!”

    武嫣然欣然应道。这个,她当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因为,她本就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练习一下这个“五子棋”的。正好,有南雨柔这个“棋盲”,她大可以轻松演练从棋谱上学来的那些套路。而事情的发展也正好是符合了她心中的预期,因为,“五子棋”的规则比起围棋来,那确实是简单了太多的,可是,对于南雨柔来说,却仍然是困难,所以,就可以看到,她接二连在地开始输给武嫣然了。

    可是,即便是如此,她的兴致却仍然是不见减弱多少的,仍然是接着武嫣然开心地对弈着。因为,她觉得,这样的一种简单下法,只要是她下点功夫的话,那还是有机会下好的。这俗话说得好嘛,熟能生巧。

    况且,她感觉片刻钟的功夫就能玩完一局下法,那实在是太适合她了,因为,她的xing格本就是比较急躁的,所以,如果要她连续几个时辰地坐在棋盘前面进行同一盘对弈的话,那实在是太难为她了。——这其实也是她下不好围棋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吧。

    而这“五子棋”,却是恰恰相反的。因为,它每一局所需要用到的时间不过只是一刻钟而已,所以,她的注意力还是能够集中起来的。

    “对了,二公主,月底的这一场诗会,你要去参加吗?”

    又下了一阵之后,南雨柔在思考着棋路的时候,突然是开口问武嫣然说道。

    “哦?我我就不去了吧!我若是去了,怕是这诗会就变味了。”

    武嫣然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吧,这固然是一方面的原因,因为,她作为这个大周朝的二公主,不管是身份或者是地位上,那都是最为尊贵的。即便是她也同样的是受好诗词,同样地是喜欢出席那些诗会吧,可是,向来,她一旦是出席了这些诗会,这些诗会的气氛多多少少都会受到一定程度上的影响的。

    具体点来讲的话,那就是那些参加诗会的那些高官才子们,在作诗的时候,通通都是带有那么一种浮夸的意味的,目的自然是想引起她这个尊贵无比的二公主的注意。可是,他们都不知道的是,他们的这一番举动,落在武嫣然的眼里,那却是成了献媚了,那可不是她喜欢看到的。

    而且,除了这么一个原因以外,她此时心里也是觉得,这些诗会上,确实很难再找到一首能让她划目相看的诗词了,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在这之前,她的内心早已经是被那个名叫秦永的扬州才子征服了。

    “只在短短的半个时辰之内,他便一连作出了八首绝顶的好诗,在这汴梁城里面,可有还有哪一家的公子能与之比较的?”

    武嫣然的心里是如此地想道,所以对于南雨柔的提议,自然是兴致缺缺了。

    “啊?不去?可可二公主,那那张首辅家的张公子可是会去的!你就不怕他有什么惊世之词面世?”

    南雨柔听到武嫣然的选择,她略有些惊讶地说道。

    她作为武嫣然的闺密,心里自然是知道这个公主殿下最看重的是什么的,无非就是诗词而已,而在以往的时候,虽然她的心中是不喜那些公子、才子之类的借着作诗向她献媚,可是,如果是自己亲自邀请她去参加那些大型诗会的话,她一般也是会低调出席的,可是,没有想到今天,她却是拒绝了这样的一个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