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190章 你一定会下
    “哦?他的诗词被刊载进了一名诗集里?”

    “诗集?叫什么名字?”

    “回公主殿下,卑卑职已经带回来了!”

    “哦,给我看看!”

    “是”

    这第二次的扬州之行,那位宫中侍卫显然是上心了许多。

    他一连是在扬州城里面待了整整有十多天的时间,一直到将有关秦永的消息调查了个清清楚楚之后,这才回来向武嫣然禀报了!

    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早有准备的他,果真是再也没有出什么纰漏了。

    除了将那本《韩山诗集》给武嫣然带回来了一本以外,甚至是连那种名为“女儿红”的烈酒也是给武嫣然带回来了三坛的。

    当然,这所谓的“女儿红”,事实上,就是当初武嫣然在扬州城内所喝过的那种“大窖酒”,所以,当武嫣然是一边品着这种烈酒,一边在读着《韩山诗集》上的那些诗词的时候,那心底里可真的是闪过了一丝奇异的感觉的。

    这种感觉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不过,却是让她感觉到很是怀念。

    “不过,他是否真有如此大的名气?”

    听完那侍卫的禀报,武嫣然若有所思地想道。她不是完地不相信这名宫中侍卫的禀报,不过,她却是不敢肯定,这个世界上是不是真有如此大才的人存在?因为,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她这个大周朝的第一才女,那也是完不够看的!

    当然,这个问题可是完难不倒她的。因为,既然是心里还有疑问的话,那只要是再通过另外的一个渠道来了解一番,那真相可就呼之yu出的。于是,她把书信直接是寄到了那个扬州知府的手里了。而那个扬州知府,突然是接到她这么一个二公主的来信的时候,那可是被吓得叫一个够呛的。不过后来还是很快按照她的要求,把他所知道的有关秦永的情况详详细细地附在信封里面寄回来了,至此,武嫣然终于是肯定了秦永的才华到底有多高了。

    “公公主,既然他是有如此的才华的话,那此次的会试,他是否也会来考?”

    若儿和兰儿当时听到武嫣然的话之后,顿了一下,又开口问道了。

    “嗯!他已经启程了”武嫣然最后说道。

    这其实就是她收到的最后一个消息了,在那之后,她只知道是秦家父子已经是离开了扬州城,可不知道是为何,他们却是在预计的时间之内,仍然还没有到达汴梁城。

    她哪里会知道,那秦永父子在这途中,可是绕了一段不小的路程前往高要县的,所以,他们最终到达汴梁城的时间自然是比较迟了。

    “公公主殿下,南小姐来了!”

    主仆三人又在花丛中对着秦永所作的那几首诗细品了一番,结果,这个时候,另外的一位宫女就气喘吁吁地前来禀告了。

    “哦?快请她进来!”

    武嫣然闻言嫣然一笑,很快就说道了。说完,她又转头去对若儿和兰儿两个小宫女说道了,“若儿,你先帮我把诗集拿回书房,然后,将那棋盘给带过来!嗯,兰儿,你吩咐御膳房,准备些点心!”

    “是的!公主!”

    两个小宫女答应一番,连忙是去了。原来,她们可都是清楚这个南小姐的身份的,可以说,那可是她们二公主的闺中密友,她们有着相同的兴趣,身份上虽然是有尊卑,可是那却是丝毫没有影响她们的友情的。只是,这个南小姐与武嫣然有些不同的地方则是,她的才学其实是并不算太高的,至少,不会像武嫣然这般名动天下的。不过,在这汴梁城里,她也算得上是比较有名气的一个才女了,因为,她可不仅仅是懂得作诗赋词,甚至是与二公主也有着非凡的交情的,再加上她的爹爹本就是这朝中的重臣,所以,也根本是没有半个人敢看不起她了。

    “呵呵,南雨柔参见公主!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半晌之后,当武嫣然是在这处院子中的某一处小亭内坐了下来没多久,一位挽着发髻,清秀不凡的少女就走进来了,离远地,就笑嘻嘻地给武嫣然行了一礼。

    “呃雨柔妹妹,我不是说了吗?没有其他人在的时候,我们姐妹之间,没有必要行这些虚礼的!”

    武嫣然看到她这副模样,她顿时就是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了。

    这个所谓的“南小姐”,其实名叫南雨柔。正如前面所介绍的那样,她可是武嫣然身边最好的知己之一的,当然,她的出身也是绝对不凡的,所以,即便是在这个深宫当中,她们也是常常可以见面的,只是,每一次进宫,她都必须是好好地装扮一番才行的,因为,这是宫中的规矩。

    不过,若是没有其他人在的话,武嫣然是向来让她们不必拘礼的,不过,每一次的效果可都不好,因为,她们可都是很清楚的,这宫中的礼节是绝不可以废的。

    “呵呵,公主,那可不行!这事要真给我爹知道了,他还不得罚我半个月不准出门啊?若再是被皇上知道了的话,说不好还会砍我的头的!”

    南雨柔说是这么说,可是,她却是根本没等武嫣然唤她,她便已经是起来了!这一点,她还是比较有把握的。因为,她知道,以武嫣然的个xing,那肯定是不会计较的,否则的话,她也不说不用行那些虚礼了。

    “哪有这么严重?算了,不管你了,坐吧!一会,陪我下盘棋!”

    武嫣然很是无语了一番之后,最后才没好气地指了指石凳说道了。

    “啊?下棋?公主,你饶了我吧!我错了还不行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下棋!”

    南雨柔突然听到武嫣然这么说,她顿时就面露苦sè了,最后求饶着说道。原来,她虽然是比较jing通诗词的,在画画方面也有一定的天份,不过,恰恰好就是下棋一道,根本是一窍不通的,所以,这个时候听到武嫣然让她下棋,她才面露苦sè地说道。

    “呵呵!我当然知道!不过,你放心吧,这种棋,你一定会下!”

    武嫣然突然对着南雨柔神秘地一笑,然后就说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