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174章 无地自容
    “哦!因为,小弟已经是和黛儿姑娘定好了婚期,只等是明年开chun,便会迎娶过门!”秦永最终说道。

    他心里既然已经是猜测到秦作的真实想法了,那自然是不会让他有“空子”可钻,从而是提出什么非份的要求来!

    不过,他显然是低估了秦作想要“抱”得美人归的绝大决心了,所以,他在听到了秦永的话之后,反而是脸上一松,很快就笑道了:“那就好!那就好!对了,明恒堂弟,你们舟车劳顿,想必是饿了,也累了,不如就暂且住下来,有什么事情,我们明ri再说吧!”

    “什么?明ri再说?”

    突然听到秦作的这么一番话,那可不仅仅只是秦沛、秦永父子是觉得不可思议了,就连是他的父亲秦武、大伯秦良也觉得是甚为意外,因为这可与他们原本的计划可是有着相当的出入的!

    “没......没错,那不如就先住下来吧!有什么事情,我们以后再说!”

    在秦作的话音之后,秦良犹豫了一下,最终也是说道了!

    其实,这是因为他大致已经是猜到了秦作应该是另有打算了,所以,略作延缓一番,那也不是不可以的!反正,那秦沛父子在他的眼里,那已经是“煮熟”的鸭子,就算是想飞,那也是飞不了的!

    “那......那好吧!”

    秦沛这个时候看了一眼秦永,看到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反应之后,这才点着头答应了!

    因为,虽然他的心里早已经是打定了主意要脱离这个秦家,自立门户的了。可是,好歹人家现在可还没有完地翻脸,所以,他若是就这么离开的话,那反倒是他的不对了!所以,最好还是留下来看看他们到底是有些什么图谋,然后再另作打算也就是了!

    “......”

    秦永此时也是没有任何的说法的,只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出乎他的意料了!

    他原本以为的是,秦家人会在今天在场面上狠狠地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的,具体来讲的话,那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场合之下,秦家人是一定会大肆地宣扬一番什么“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这样的理念,从而是在心理上彻底地压倒他们父子二人,进而是对他们颐指气使,最后是让他们父子二人为他们家族的复兴计划而服务的!

    而为了要支撑这样的“论点”,他们必不可少的就是一定是会拿秦作来当一个特例来说的!否则的话,他们也不会选在今天让秦永父子进城了!而秦永也是打算在这个过程中,找到机会,狠狠地将他们羞辱一阵。毕竟,他现在可是预定的进士出身了,与秦作的这种勉强通过的秀才身份,那可是天与地的差别了,所以,只要是他把韩山书院给他的那一封推荐函拿出来的话,那不必说,那一定会让整个秦家都无话可说的。

    可是,秦永没有想到的却是,现在事到临头了,秦家人却好像是打算退缩了?那可是也让他的计划也是同样地暂时搁浅了的!不过,他心里却是相信,那秦家人是绝对不会就此算了的,更加是不会对他们父子二人以礼相待,所以,这场交锋,最终还是会进行的,只是,不是眼前而已。

    “好了,你们暂时便在这里住下来吧!这是我们秦家用来招待客人的东厢房,而西厢房可是两位老爷和各位夫人、公子的寝室,你们可不能乱闯了!”

    最后,那名前面已经是给秦永他们引过路的小厮,又再一次地是将秦永他们引到了一个小院落里了。而这样的一个小院落,事实上还不如是秦永平常在扬州城的时候自己所住的小院更大的。可是,这也没有办法啊,此时他们双方可都是还没有彻底地撕破脸面的,所以,他们自然也是不可能就这么离开了。

    “秦......秦公子,谢谢您了!”

    秦永一行人才在小院落里刚刚安顿下来,林黛儿就带着她底下的丫环小青来到秦永的面前说道。

    “呃?谢什么?”

    秦永听到她的说话,心里有些不明所以,于是就说道了。

    “就......就是刚才,您说明年开chun便会娶奴家过门的事!”林黛儿最终神情忸怩地说道。

    虽然,这早已经是一早就已经是明确了的事情,可是秦永明面上拿到别人的面前说,这却是头一次。而且,秦永在此时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意思,林黛儿其实也是明白的,那不过就是想堵住了秦作的非份之想而已。因为,这按照一般人的正常思维来讲的话,秦永既然是说过她林黛儿是他的预定姬妾的话,那旁人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再打什么鬼主意的了!

    可是,这秦作却明显不是一般人,或者说,他根本是没有一般人的是非观念。在他看来,这林黛儿既然是都还没有正式是成为秦永的妻妾的,那不必说,他自然是还有机会把林黛儿从秦永的手中抢过来的,而且是必须抢过来,所以,他这才“策划”了这场延迟打压秦氏父子的计划。

    “哦,你是说这个?那不是一早就定好的事情吗?放心吧,我秦永虽然不是什么翩翩君子,可是却绝不会辜负自己的女人的!”

    秦永最终对林黛儿这么说道。而林黛儿听到这么一番话,那可谓是大为地触动,于是,心底里对秦永这个“如意郎君”,那是更加地顺眼了!——因为,她是曾经经历过韩服的欺骗啊,所以,她自然是很明白,像秦永能够做到眼前的这一点,那确实已经是相当的难得了!最起码的是,比韩服这样伪君子要好得多了,而留在他身边的话,她也自信一定会得到一个好的归宿的。而这,不也正是那天下的风尘女子,最大的愿望吗?

    “呵呵,秦公子说的哪里话,您若不是翩翩君子的话,这天底下可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称才子了!”

    林黛儿最终低着头,小声地说道。

    当天晚上,秦永等一行人就确实是在这高要秦家里是暂时住下了。而秦永在一开始的时候,心里还不敢肯定那个秦作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目的,直到戌时,秦作跑来说是要与他这个堂弟秉烛夜谈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一切只是因为秦作的sè心不死而已。

    “明恒堂弟,不知道,这黛儿姑娘是出身何处,是哪家的小姐?”

    “哦?竟然是青楼ji女?还......还是一代花魁?”

    “然后,她赎了身,答应了是嫁与你为妾?”

    “原来如此!”

    “不瞒明恒,为兄此去府台,那可就是背井离乡,那可是身边连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的!不......不知道,明恒堂弟可否是将黛儿姑娘让与为兄?”

    ......

    这就是秦作当天晚上来到秦永的房内问过秦永的话了,他的目的是什么?其实秦永自他开口的第一句话,那便是已经听出来的,那就是想打听、打听林黛儿的情况而已,毕竟,林黛儿如果是哪一家的富家小姐的话,那即便是她与秦永并未成婚,那也未必他秦作就一定是能够打得了主意的。

    可是,后来听秦永说起来了,这林黛儿不过只是一个青楼的名ji而已,所以,他顿时就是大喜过望了,因为,这意味着,只要是秦永同意的话,他是随时是能够将这个一代花魁纳入名下的!

    当然,他为了要说服秦永答应他的要求的话,那可是向秦永许诺了许多的,包括是说服他的大伯和父亲,让秦永父子真真正正地进入宗族的祠堂祭祖,然后还包括是让秦永的母亲,甚至是秦沛往上三代的祖先进入秦氏的祖坟等等之类的,总之是尽秦作之能,满足秦永的愿望。

    当然,这仅仅只是秦作的片面之词而已,那可是根本还没有经过秦良、秦武同意的,并且是他的目的完是只有林黛儿而已,至于现在他向秦永所许诺的这些事情到底是不是能够实现的,那就已经不是他所能管的了!因为,按照他的计划的话,那个时候,他已经是带着林黛儿远离了高要县了,所以,一切的事情,自然是与他无关了!

    “好!那自然是好的!不过,有个问题是,黛儿姑娘其实并不是由小弟帮忙赎身的,而是她自己出资赎身的。也就是,她现在可是zi you之身,所以,此事还得是她先答应了!不过,兄长也不必担心,黛儿姑娘,最喜欢的就是才华横溢的才子,以兄长之才,那自然是一定能得获得美人芳心的!”

    秦永最后对秦作是如此的说到,不过,在他的心里面,他却是冷笑不已了。好吧,既然你是sè心不死的话,那倒不如是借着林黛儿之手,好好地教训你一下了!你不是认为林黛儿只是一个青楼ji女,所以,要她以身相许,那是很容易的吗?那到时候就让你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