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133章 又是四首
    “唉!这可有些丢人!不过,也罢了,好歹是赢了!”

    秦永不明白朱泽在写下了那一首如同白话文一样的诗句之后为何就得意洋洋的,可是像成慕白、韩服等这些人却是清楚得很的!

    因为在那五首诗词当中,也就只有这一首是朱泽现场作出来的而已!

    虽然,这场诗的质量其实是有些惨不忍睹的,可是好歹,它也还算是诗一首了,所以朱泽自然是觉得高兴的!

    而且,这首诗很有可能会决定了这场比试的最终结果,所以,虽然成慕白等这些人通通都是觉得朱泽写出这首诗来,那实在是有损他们这些才子的威名,可是好歹,现在是有机会能赢了,所以,他们自然也就不计较了!

    毕竟,他们现在共同的敌人是秦永。而若是他们今天没能打败秦永的话,那基本上就可以这么说了,他们韩山书院的体学生,现在都是被秦永“压”在了身下的!到那个时候,他们的这脸面丢得可真够大的了!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朱泽的这第五首诗,那是远远还不能决定这场比试的胜负的,于是就可以看到秦永的嘴角淡笑了一下就说道了,“不错!朱公子的这几首诗果真是不错!不过,与之前的第一首比起来,可好像还略有不及啊!”

    “什么?”

    听到秦永的这番话,朱泽差点没气炸!“与之前的第一首比起来,好像还略有不及?”可刚才的那第一首诗,秦永可是直斥是“狗屁不通”的!而现如今,秦永又说是新作出来的那几首诗比起之前的第一首还略有不及的!这不是埋汰人吗?比狗屁不通的诗都要略有不及的话,那应该叫什么?难道是狗屁不如吗?

    “哼!”

    朱泽原本是被秦永的一句话气得不行的,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转而是得意洋洋地对秦永说道了:“秦明恒,你就继续逞这个口舌之yu吧!本公子大人有大量,就不与你计较了!”

    “不过,本公子在这里提醒你一句,这次的比试,那是既比较质量,又比较数量的!并且在数量与质量有所偏差的情况下,那是以数量的多少为准的!而现在,本公子所作的诗词一共是五首,而你却是只有四首,所以,这一场比试,是本公子赢了!哈哈......”

    朱泽说到这里,眼里是闪着一种讥笑的眼光。那感觉仿佛就是,他已经是赢定了,所以,现在还和秦永说话,那只不过是戏谑而已!就如同是那“猫戏老鼠”,端的是那个肆意快活得紧!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场的比试,那确实是如同“猫戏老鼠”一样的游戏的,可是问题却是,到底是秦永是老鼠,还是他才是老鼠?那可就一切未定了!

    他以为的是,他已经是完抓住了秦永这个大老鼠的“尾巴”了,所以,不管秦永是怎么“逃”都好,那都是“逃”不掉的了!

    可是事实的情况却是,他就是那只被秦永抓住了又放,刚感觉到有一丝“逃生”的希望,结果马上又被捏断了的“猎物”而已!只要秦永是想的话,他这个猎物,那是会随时会回到“猫”的爪下的!

    “呵呵!”

    秦永也笑了,最终在朱泽讥笑的目光中淡淡地就说道了,“朱公子,在下若是记得没有错的话,这场比试所规定的时间好像是半个时辰而已!而现在,不过仅仅只是过去了三刻钟而已,怎么?你就这么认定了自己一定能赢了?”

    “哈哈......呃......”

    听到秦永这么一说,朱泽和他身后那些与他同样是认为赢定了的才子们的笑声就戛然而止了!

    没......没错啊,这一场比试所规定的时间,现在确实是还剩下一点的!虽然朱泽刚才在写出那几首诗来的时候所花费的时间确实是已经有接近两刻钟的时间了,可是秦永刚才在一口气念出那四首诗词的时候,所过去的时间却是仅有一刻钟而已,所以说,这半个时辰的比试时间,现在所剩下来的时间可还是有接近一刻钟,所以说,这一场比试的结果,其实确实是还未可知的,可是刚才,他们一时高兴,竟然是忘记了这一点了!

    “难......难道,你还能作出其他的诗词来?”

    朱泽闻听秦永之言,脸sè顿时是大变了,最后是犹不自信,还抱着一丝侥幸地问秦永道。

    他其实是多么希望秦永回答他一声,他根本已经是写不出任何的诗词来的啊?这么一来的话,他在这一场的比试中那就是真正地赢下来了!可是,若是秦永还能做出诗词来,那怕是仅仅只有一首,可是以秦永之前拿出来的那些诗词的程度,那基本上可以说,他是绝无胜算的了!

    “你说呢?”

    而最后的结果却是,秦永笑了,可是却根本没有按照朱泽的所愿,回答他的问话,反而是抖了抖衣袖,准备开始念起来了。

    原来,他之所以会那么做,那完是因为他很明白,其实事实是远胜于雄辨的,而接下来的时间已经是不多了!虽然他要念出这几首诗来,那确实是花费不了多少的时间的,可是柳落瑶却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去写下来了,所以,这片刻都是拖延不得的!

    “画根竹枝扦块石,石比竹枝高一尺。虽然一尺让他高,来年看我掀天力。”

    “一阵狂风倒卷来,竹枝翻回向天开。扫云扫雾真吾事,岂屑区区扫地埃。”

    “秋风昨夜渡潇湘,触石穿林惯作狂,惟有竹枝浑不怕,挺然相斗一千场。”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

    ......

    “轰隆!”

    “这......这不可能吧,又是四首?我......我是不是听错了?”

    “应该是没有!因为在下我也是亲耳听到了!这,这秦明恒,当真的是如此的高才吗?‘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这种难得一见的好诗,他果真是信手便能捻来?”

    “估计是了!古有西晋之曹植七步能成诗,可是他秦明恒却是能够在一息的工夫作出连续八首同一个题材的绝顶好诗。如此才情,恐怕在整个扬州城内已经是无敌手了吧?”

    “嘿嘿,何止是扬州城?即便是整个江南一道,也从来都没有听说还有如此才华的才子的!”

    “那这么说来,他岂不是整个江南一道的第一人了?”

    “哗......”

    秦永果真又是一连四首地把清代八怪之一的郑板桥的四首“咏竹”诗给搬出来了!

    而说到“咏竹”这样的一个题材,那郑板桥绝对是历史上最为有名的人物之一了。而在他的诗词当中,那一首“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又是经典中的经典。

    按照后世流传的许多说法就是,此诗已经是等于将“咏竹”这样的一个题材发挥到极致的水平了,所以说,此诗一从秦永的口里念出来,在场的许多饱学之士马上就能感觉到了,以后他们这些人再想“咏竹”的话,那可真的是“咏”无可“咏”了!

    因为,你恐怕是根本就写不出一首能和这首诗媲美的“咏竹”诗了,所以,原本已经是提起来的兴趣,马上就会消散不见了。而这与秦永在不久之前所作出来的那一首“咏月”词《水调歌头》的效果是差不多的,而当时,扬州城内的读书人为了表达这方面的极致赞叹情绪,那可是还送了他一个外号名叫“咏月公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