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121章 非赢不可
    “爹,你以前有没有去信说过要回乡祭祖?”

    秦永听完秦屠夫的介绍,他沉吟了一下,问道了。

    事因他是联想到了啊,按照秦屠夫所说的,他们离开那座城市已经是有十多年的时间了,一直都没有回去过,可秦氏一族现在怎么就来信通知他们回去祭祖呢?这事情,未免有些蹊跷。

    “有是有,可一直没有什么回音。”

    原来,秦屠夫在好几年前,就已经是派人回去试图联系秦氏一族的!可惜,却是一直没有什么回音。

    对于这方面的问题,他的心中大概也是有所猜测的!那就是,他秦屠夫在这扬州城里虽然也算得上是一方富豪了,可是在秦氏族人的眼里,却未必与当初的那个秦屠夫有多少不同。

    因为他们秦氏一族是书香门第,向来只重视读书人而已!像秦屠夫这些已经是离开了秦氏一族的族人,即便是家财万贯,那又与他们秦氏有何关系呢?毕竟他们秦氏一族在地方上也算也是豪门大户,所以从来都是食用无忧的!

    可是现在,他们却又是为何突然联系了秦沛,让他回乡祭祖呢?

    这是秦沛一时间想不明白的,不过,这却没有影响了他开心、激动的心情。因为一直以来,重反秦家,并且将秦永母亲的坟墓迁入秦氏的坟地,那是他毕生的夙愿。

    不过,他被开心、激动的心情“蒙闭”了双眼,秦永却是没有。于是从酒桌上下来以后,他马上就找到了府上的管家,让管家派了一到两个机灵点的家仆往那座小城去打探消息了。

    最起码的是,要搞清楚了秦氏一族之所以会突然派人来请秦屠夫回乡祭祖的原因。否则的话,他还真不愿意陪着秦屠夫回去的,因为路途遥远不说,说不准回去还要受一肚子的气,何必呢!

    “永儿啊,三天以后的比试,你……你可一定要赢啊!你……你要是赢了,此次回去宗族,你的画像可是能够被挂到宗族祠堂了!那……那可真的是光宗耀祖啊!况……况且,这么一来,你……你母亲的尸骨,也能够迁入祖坟了!”

    秦屠夫在彻底地醉倒以前,那是拉着秦永的衣袖还说了以上的这么一番话的。

    而秦永当时听到的时候可是很无语,画像挂到宗族祠堂?这是要干嘛呢?自己又还没有死!为何要把画像挂到什么宗族祠堂?

    不过,后来听秦屠夫说到他的母亲,他就无话可说了。他自然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十几年前就已经死去的女人的,所以就别谈是对她有什么感情了。因为,他的**虽然是由她所生,可是这里面的灵魂却是从后世穿越过来的!他就算是要想念,那也是会想念那个在几百上千年之后的亲生母亲而已,至于那个他从来没有见过面女人,他的印象大概也仅限于知道,秦屠夫对她的用情很深而已!

    是啊,怎么能够不深呢!因为虽然此时的秦屠夫已经是富甲一方的巨贾了,可事实上,他除了偶尔逛一下青楼以外,那可是从来没有纳过妾,更妄谈是娶妻了!否则的话,秦永也不可能是这个秦府大宅里唯一的少爷了!

    而且通过这些天来的一些交流,秦永从秦屠夫的口气上也大致能够感受到,秦屠夫平时对他的纵容和疼爱态度,在很大程度就是源自于那个女人的遗言的!而且他为了要让秦永能够百分之一百地继承他们秦家的家产,所以才会在这之后的时间里既不纳妻也不娶妻,只是偶然去逛一下青楼而已!

    “这么看来,自己是非得赢得这场比试不可了?”

    在扶着醉倒的秦屠夫返回自己卧室的路上,秦永心里想道。这其实已经不是他今天第一次发出这样的感慨了,因为不久之前,当他出现在柳落瑶她们面前的时候,柳落瑶她们也是对他有着同样的期待的。虽然,她们基本上都是没有直说,可却是曾经自言自语地说这“官人(姑爷)不会输”这样的话的,所以秦永当时就明白了,她们那几个小丫头对自己的期待还是挺高的,所以,他若是不想让她们失望的话,那还真是不能置之不理的!现在再加上秦屠夫对他的期待,所以,他还真的是没有办法是辜负了他们的!

    只是要轻易地赢下来,那谈何容易?好歹那成慕白、韩服、朱泽等人也是这扬州城内有名的才子之一,而他自己呢,在诗词上面,确实是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的,所以,一旦是遇上了什么太过偏僻的命题的话,那他可是没有什么十足的把握的。

    好在这个问题,在第二天之后就完地化为污有了!因为,柳墨那个小“jiān细”,竟然是又顺利地从成慕白他们那里探听来了新的情报了,像是在诗词方面的比试,成慕白他们就是早已确定,必须是要从“梅兰竹菊”四君子的这个范畴内出题的!

    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对于其他更为偏僻的命题也是没有足够的信心的,所以就干脆一点,直接就以“梅兰竹菊”四君子这样比较常见的东西为题了,因为若是以这四君子为题的话,他们之中的大部份人,那都是可以作出一至两首的。

    而此次,他们为了要彻底的打倒秦永,那是准备好了要以数量来取胜的。因为对于秦永当初所写出来的那两诗一词,他们可都还是记忆犹新的。说实在话,那如果真是秦永真正的水平的话,那他们是根本没有半点的机会可以胜出的,因为那几首诗词的“华丽程度”,早已经是超过他们的水平了!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干脆选择了一种在以往的比试中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方法了!

    具体就是,在这一次的比试,那是不仅要考究质量,还要考究数量的,而且在这两者之间发生“冲突”的时候,那还是必须以数量为准的!这么一来的话,那她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小裁判方面对最终结果的影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