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029章 无情无义
    “如此一来,我林黛儿岂不是成了那水性杨花的荡妇?”

    林黛儿在听清楚了韩服所谓的建议之后,身气得发抖!

    她当初身为这扬州城的十大花魁之一,可是却始终守身如玉的,凭的不就是那一股深埋在心中的“自尊”和“自爱”吗?否则的话,即便是她有这“怡香楼”在背后作为支撑吧,可是想十几年如一日地保住她的清白之身,那也是不容易的!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威逼这东西以外,还有一种东西名叫“利诱”。

    就好像秦永在一年多以前所做出的那样吧,他竟然是愿意拿出高达一千两的黄金只求与柳落瑶一夜风流的。若是心志不坚定的姑娘,哪里能抵受得住这样的诱惑?

    毕竟这一千两的黄金,基本上就等于是半间的“怡香楼”了!而按照十成抽一的行规,林黛儿在事后也能够得到一百两的黄金,也就是一千两的白银!有这笔钱,她就不但可以轻松地替自己赎身,同时还可能在从良之后置办下一份不小的家业,从此,她就能够是闲坐在家里当个“富家婆”了的。

    “水性扬花又如何?你本就是青楼上的姑娘,何必在乎这些许的名声?况且你日后便是我韩服的姬妾,难道还想抛头露面,红杏出墙不成?”

    林黛儿觉得不可接受,韩服却是完不放在心上,于是不知廉耻地说道。

    “你......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一刻,林黛儿真的是心如刀割!这也难怪,毕竟这韩服是她一向以为的如意郎君,为了他,她在“怡香楼”里可是吃了不少的苦!可是只要一想着日后跟了韩服之后,那美好的生活就会随之而来了,于是她就是吃再多的苦,那也是甘之如饴的!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她真的为自己赎了身,然后情深意重地去找韩服的时候,韩服却是这样的态度,这与他之前在“怡香楼”时的态度简直是天壤之别,于是林黛儿在这一时这间自然是觉得难以接受了!

    “这样的话有何不可?反正你只是一个妓女而已,虽然要你先嫁与别人为妾是有点不妥,不过才子之间互赠姬妾,本就是常有的事情,所以你也不必过于担心!反正你最后是肯定会回到我身边的......”

    “你!!!你!!!......”

    林黛儿已经是说不出话来了,于是只能是愤而离场!

    不过,不管她的内心里承不承认,韩服所说的话也确实是在几分道理的!

    因为虽然她是这个扬州城内有名的花魁,可是花魁再耀眼,身份也只不过是个妓女而已。没破身以前,那反倒是一切都还好的,起码是在那些年青的学子心目中,那还有一定的地位的!

    可是这一旦破了身之后,那可就与普通的妓女没有任何区别了!虽然是花魁,可是也只是价钱比别人高上那么一点而已,所以从本质上来讲还是没有任何区别的!是以,林黛儿在来找韩服之前,心里其实就已经是做好了“不能为妻只能为妾”的心理准备了的。只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韩服竟然还要她先去给别人为妾,这么一来的话,她那么辛辛苦苦、努努力力地保存了那么多年的贞洁,又有何意义?

    至于韩服所说的才子之间相互赠送姬妾的事情,那也是有的,而且还不少!

    反正就秦永知道的就是,历史上的“大宋王朝”,其翰林才子之间就是流行这种陋习的,例子之一就是那北宋时期的大词人苏轼苏东坡!

    苏东坡一生仕途坎坷,学识却渊博,天资极高,诗文书画皆精,而其对原配夫人王氏的情义那也是赫赫有名,在历史上留下佳话!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对妻子一往情深,有情有义的情种,其对姬妾的态度,却足以让现代人目瞪口呆。

    根据史料记载,苏东坡一生姬妾极多,风流韵事也是层出不穷,不过他对于这些姬妾的态度,则基本上属于无情无意,完如宗法制度,仅仅是将她们视作私人物品而已。

    苏东坡被贬官之时,总是将身边的姬妾一律送人,这其中据说还有两妾已经身怀有孕,他也无暇过问

    北宋末年的宦官梁师成以及翰林学士孙觌,都自称是苏东坡送人之妾所生的苏轼之子,就连苏东坡认可的儿子苏过,都对这种情形不予否认,反而与梁、孙亲密无间。据说梁师成顾及兄弟情谊,甚至对家中帐房说:“凡小苏学士用钱,一万贯以下,不必告我,照付就是。”

    同时期的“大宋王朝”是这般的景象,秦永现在所处的“大周王朝”也差不到哪里去。因为这个“大周王朝”的发展轨迹,与“大宋王朝”基本上是契合的,区别只是“大周王朝”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亡过国,而“大宋王朝”,是随着唐代的覆灭之后,再经过五代十国的时期才慢慢发展起来的。

    “那你就这么回来了?就没有想过给他点教训?”

    秦永听林黛儿说到这里,自我感觉脑子都有点不够用了,于是有些气愤地说道。

    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他是来自后世社会的。在那个社会里,虽然贫富不均,各种各样不公平的现象也有存在,可是在男女平等这一方面确实是做得不错,最起码的,绝对不是眼前的这个“大周朝”所能比拟的就是了!而他现在看到那些所谓的读书人、所谓的才子居然把姬妾当成是物品,随意赠送他人,这就已经完地超过了他的底线了,所以他自然觉得气愤!

    “黛儿何曾不想?只是不能而已......他毕竟是韩通判的独子,黛儿只是一介女流,还是风尘女子,如何奈何得了他?”

    林黛儿看到秦永气愤的神情,她的眼里闪过了一丝异色!

    这可真的是奇怪了,原本自己认定那个风度翩翩的君子韩服,现如今成了无情无义之徒,可是秦永这个传说中不学无术并且是骄奢淫逸的纨绔子弟,现如今却是与自己“同仇敌忾”?这事林黛儿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

    感谢书友“雨夜听晴”588起点币的打赏,感谢书友“tunaung”的评价和催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