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017章 姐弟对弈
    “姐,我错了!”

    柳墨在见到柳落瑶之后的第一句话就如是说道。

    “错了?你错在哪里?”

    柳落瑶看到他低头认错的模样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问道。

    “我……我不应该来了秦府先找姐夫的!”柳墨摸了脑袋才说道。

    “还有呢?”

    柳落瑶听到柳墨再次提到“姐夫”这个词,她又是气恼,于是板着脸继续问道。

    其实“姐夫”和“姑爷”这两个词,现在都是她身边的人对秦永的称呼了!不过不同的是,“姐夫”这个词听起来远比“姑爷”要亲近得多,而且这代表了柳墨对秦永的肯定。因为若不是他心里愿意的话,他是绝对不可能主动叫秦永为“姐夫”的。至于“姑爷”这个称呼,那还是柳落瑶自己要求,那四个小丫头才那么叫的,所以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还……还有”,柳墨又是扶着脑袋想了半天才说道,“……还有我不应该没有带礼物就过来了!”

    “谁要你的礼物?”

    柳落瑶气不打一处来,瞪了柳墨一眼说道,“我说的是下棋的事!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吗?”

    “哦哦!姐,你知道我和姐夫下五子棋的事情了?”

    柳墨听到柳落瑶这么问,他才恍然大悟地说道。

    “五子棋?”

    柳落瑶听了一愣,因为她实在是不记得,如今的棋坛朝流上还有这么一种棋类。

    “唔,你们有听过吗?”

    柳落瑶在自己的脑海里想了一圈,结果却还是一无所获,于是问了一下身边的几个小丫头道。

    “小姐,您都不知道的,婢儿们哪里会知道?”

    琴儿等几个小丫头回答得倒是干脆。事实也正如她们所说的那样,她们几个小丫头虽然也是稍有见识的,可是这些见识大多都是跟在柳落瑶的身边才获得的,所以柳落瑶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她们自然也不可能知道。

    “墨儿,你过来给我详细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柳落瑶没有办法,只好是再次询问那个小家伙道。

    “哦。那你听完了,可不许再生我的气!”

    柳墨眼珠子一转,很快提出了条件。

    “是,是!我不生气就是了!”

    于是柳墨就把当日秦永在柳府看到他摆棋,然后教会他五子棋的事情说了出来。

    虽然这件事情他原本是并不想让柳落瑶知道的,因为那说出去可有些丢人。可是那也得分是什么时候,眼看着现在柳落瑶正处于“爆发”的边缘,他要是再不说的话,那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了,所以他自然不会再倔强。

    “……就是这样,所以,现在五子棋已经是我们学堂同学的最爱了!”

    说完,柳落瑶和她身边的几个小丫头都吃惊了,因为她们突然发现,这个五子棋很有可能又是秦永那个登徒子摆弄出来的玩意。

    “墨儿,你是说你们先生也从来没有听过这种五子棋?”

    柳落瑶想了一下之后疑惑地问道。其实柳墨学堂里的那个先生,她也是认识的,因为他就是整个江南地区的文坛领袖之一韩祖德的学生。

    而说起这个韩祖德,虽然其从来不曾入仕,可是其教出来的学生却是遍布整个“大周”王朝的!所以虽然是白丁,可是在江南一道却是德高望重,地位甚至是不逊于当朝首辅。

    “是的,我们先生说这种棋乃是亘古未见!规则虽简单,意义却非凡!他还想要见我姐夫,不过我没答应他!”

    柳墨理所当然地说道。他的心理其实很简单,虽然他是已经差不多接受秦永这个姐夫了的,可是他也知道,他的这个姐夫在扬州城内还是那个风评极差的纨绔子弟。所以说,他也就不愿意让自己的老师和秦永见面了,因为这很可能是会丢他的脸面的。

    “来,墨儿,这五子棋到底如何下,你也教教姐姐吧!”

    听到柳墨那么说,柳落瑶顿时来了兴趣,于是命几个小丫头拿出棋盘说道。

    “哦……”

    对于柳落瑶的这个要求,柳墨倒是没有表示丝毫的抗拒。原因在于,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他事实上已经在书院里不止一次地教会别人玩这个五子棋了,而且在这些人当中,甚至还有他们学堂的老师,所以他自然不觉得现在教自己的姐姐有什么问题了。

    “姐,你下这里不行啦!这可不是围棋!”

    “哈哈,四点连线!姐,你要输了!”

    “姐,不要气馁。再玩两盘,也许你就能赢了!”

    “哈哈,又是我赢了!”

    ……

    在教柳落瑶玩这五子棋的过程中,柳墨又找到了这几天在学院“所向披糜”的那种感觉。这也难怪,毕竟像柳落瑶这样的棋坛大家,他们以往的所学通通都是按照围棋的规则来进行的,现在突然换成了这种所谓的五子棋,其思路是不可能一下子就能转换过来的,而且是原来棋力越高的,现在转换起来也越困难,因为这有一个思维上面的“惯势”!于是就可以看到他们在与柳墨对弈的过程中,很轻易地就被柳墨杀得大败了。

    “呃,姐,还……还下吗?”

    柳落瑶被柳墨连赢了十场,这时候已经满脸泛红、柳眉倒竖了,于是注意到这一点的柳墨就迟疑地说道。——他这是怕自己的姐姐等一会下不了台面,继而是“恼羞成怒”啊!

    原来以往在柳府的时候,他基本上都是被柳落瑶“收拾”的角色来的!谁让他的这个姐姐是个大才女呢!所以说,虽然他也算是这个扬州城内的神童之一,才识远超一般的同龄人!可是他在柳落瑶的面前,那是从来都讨不了好去的!可是今天,他却是连赢了柳落瑶十多场,所以也难怪他会担心自己等一会是不是会捱柳落瑶“收拾”了。

    “不下了!哼,下棋不过是小道而已。做得学问才算是大道!唔,这么些日子没见,你的课业可有进步?”

    “呃……”

    果然,“恼羞成怒”的柳落瑶转眼就搬出了以往无往而不利的“杀招”来了,于是柳墨顿时“败退”,最后讪讪地向着柳落瑶告罪一声,然后飞也似地逃出秦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