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官人很忙 > 第006章 姐夫,以后要常来玩
    “什么?叫姑爷?”

    两个小丫头听到柳落瑶的话差点没有以为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因为按照她们小姐原先对秦永的态度,那是根本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转变的。

    她们可都还曾记得,当日柳家答应秦家的求亲时,她们的小姐曾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整整一天一夜的,最后出来的时候虽然也是咬着嘴唇答应了嫁给秦永的要求,可是两只眼睛都哭肿了很多。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们两个小丫头才会对秦永这个始作俑者是那么地怨恨。只是没有想到现在,她们小姐的态度却是发生了那么大的转变。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柳落瑶走近凉亭的时候,秦永和柳墨并没有发现她。直到她开口说话了,两个人才发现旁边多了一人。

    “呵呵,没什么,陪他玩玩!”

    秦永明显能够感觉到,柳落瑶的目光发生了转变。

    虽说她的态度依然有些冷淡,不过却并不像之前那样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姐,真的是你?”

    柳墨看到是柳落瑶,他顿时就高兴了,于是扑了上去惊喜地叫道。

    “哦?这小不点原来还是柳落瑶的弟弟?”

    秦永心里汗了一个,柳落瑶的弟弟可不就是自己的小舅子吗?可是自己和他玩了有好一会了都不知道。也好在是自己根本没有怎么得罪他吧,否则的话,自己与柳落瑶这稍有所缓和的关系恐怕又要恢复原状了。

    “呵呵,不是我还能有谁?你是不是又在捣蛋了?”

    柳落瑶对着柳墨终于是笑了。这还是秦永第一次看到她笑,果真是嫣然一笑百花迟!可惜这样的笑容并不是对着他的。

    “我哪有!下棋而已!”柳墨一撇嘴说道。

    “哦?”

    柳落瑶闻言,看了看坐在棋盘一边的秦永,心里有些奇怪。因为据她所知,秦永应该是不懂下棋的,可是看如今的这对垒双方所坐的位置来看,现场能陪柳墨下棋的人也就只有秦永一个而已。

    “那就好!围棋一途,博大精深,你可得好好学习!……唔,虚心讨教!”

    柳落瑶本来是想说,虚心向你姐夫讨教的。可是这一来,“姐夫”二字,她确实还说不出口,二来,她也不能肯定秦永到底是不是会下棋的,所以为了避免说错了话,引得秦永尴尬,所以干脆就把“姐夫”二字给省略掉了。

    “虚心讨教?姐,你不会是让我向他讨教吧?他又不会下围棋!”

    柳落瑶要考虑的东西很多,可是柳墨就完没有这个顾虑了,于是随口就说道。

    “你……”

    柳落瑶有些无奈,虽然明知道柳墨说的是事实,可是她也不能赞同柳墨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因为好歹刚才在后堂的时候,秦永是帮过自己不小的忙的。可现在才过了那么半个时辰的时间,自己却是给他“难堪”了,这未免就有点恩将仇报的意味了。

    “呵呵,没关系!他说的是事实,我确实不懂下围棋!”

    秦永也懂柳落瑶的意思,不过他倒是觉得无所谓,因为他不懂下围棋,这本来就是事实!而且他也不觉得自己不会下围棋就有什么好丢人的,不过只是一项脑力的运动而已,不懂得下围棋,可我懂得下五子棋和象棋啊!当然了,象棋在这个时代是还不怎么流行的,而且棋盘和棋子也有所差别。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所以说,你别以为赢了我几次就可以得意了,总有机会,我一定会赢回来的!”

    柳墨忿忿不平地说道。刚才他与秦永对垒已经超过十盘了,前九盘都是以其失败告终的,而最后一盘,虽然从结果上来讲是柳墨赢了,可是实际从棋面来讲,他输得是够惨了的。因为秦永有好几次都是故意放过他的,否则的话,他老早之前就输了。

    “是,是!我知道!”

    秦永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说道。

    他这个小舅子的好胜心,那可是出人意料的强烈。不过刚才的那一盘,自己确实是一时大意了,于是这才让他用自己刚刚教过他的一个“棋路”给套住了,最后不得不投子认输。从这一点来看,这小不点的智力确实是异于常人。

    “赢什么?”

    柳落瑶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感觉一时摸不着头脑,于是忍不住问道。

    “没……没什么。”

    听到柳落瑶问,柳墨的脸色马上变了,于是连忙矢口否认道。

    刚才他为了“挽回”面子,一时倒是忘记了柳落瑶这个姐姐也在身边的。现在既然回想起来了,他自然要矢口否认,因为不管怎么说,秦永在别人的眼里始终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而他柳墨在他们柳家可是出了名的神童的,现在神童输给了不学之徒,那不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吗?所以他自然不愿意告诉别人,特别是柳落瑶这个姐姐。

    “……”

    “官人……”

    柳落瑶有些无奈,于是问秦永道。不管怎么说,她心里还是有些好奇啊,因为在她的印象中,自己的这个弟弟可谓是聪明绝顶的,特别是在读书方面,那更是无人能及,可是现如今他却说是输给了秦永,而且还是几次之多,这可就真的是让柳落瑶觉得奇怪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他输给秦永几次呢?不得知答案,她心里也痒乎得可以啊。

    “不……不行,你不能说!”

    柳墨自然也明白自己姐姐看向秦永的意思,这秦永说出来,和他自己说出来有什么分别?所以他当然要阻止了。

    “呵呵,不好意思,你看到了,他不让说,我也没有办法的。”

    秦永一摊手说道。好歹柳墨这个小不点也是他的小舅子吧,为了要讨好这个小舅子,说不好他现在就要先“得罪”柳落瑶这个娇妻了,因为他是很清楚的,即便柳落瑶是生气吧,可那也是生气不了多久的,因为这件事情的“主谋”可是她的弟弟。而秦永如果能通过这件事情而争取到柳墨这个小不点的“同盟”的话,那对他日后驯服娇妻的大计无疑是很有帮助的。所以稍作权衡之后,秦永很快选好了站队。

    “哼!不管你们了,琴儿、棋儿,我们走……”

    柳落瑶顿时气结,一转身居然气鼓鼓地走人了。

    她是心里生气啊,因为她以往还在柳府里的时候,与柳墨的关系那是最为密切的,柳墨有什么秘密的话,那是绝对不会瞒着她的,而她有些时候也会拿自己的心情和这个人小鬼大的弟弟分享,可是没想到今天,他却是和秦永这个登徒子有了秘密,而且还不让自己这个姐姐知道,这可就让她的心里有些“吃味”了:怎么?自己这个姐姐,现在的地位还及不上秦永这个登徒子了?——所以,她心里自然觉得生气。

    “呃……小不点的,那再见咯!”

    秦永见到柳落瑶走了,他自然要跟上,因为他之前可是听柳落瑶说起过的,今天回门,他们先去后堂见了柳落瑶的父母之后,还要去晋见柳落瑶的祖父的。

    “哼!我不叫小不点……”

    柳墨听到秦永的话顿时怒了,不过还没等他叫出来,他突然就发现秦永他们已经走远了,于是他又急了,大喊道:“姐......夫,以后要常来玩啊!”

    “噗咚……”

    柳墨临末了喊的这一句话差点没让柳落瑶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上,反应过来之后她就欲哭无泪了:秦永那个登徒子,到底是给那小不点的下了什么迷药才能让他痴迷到这种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