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御兽灵仙 > 第957章 魔界之主(完)
    他虽动怒,那块黑色令牌却已经没了太多压力,否则以月初云的实力,早就撑不住了。

    “对不起。”月初云闭上眼,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我曾经,是真的爱过你,但我,始终是人类。我们这个世界,终究是人类的世界,为了恢复父亲辛辛苦苦创下的世界,我什么都可以做。”

    “啊!!!”龙魔王怒吼一声,终究是没舍得下手,那块令牌,虽然悬在月初云头顶,却始终不肯伤他分毫。

    月初云深情地看着天空,龙魔王也深情地看着那个女人。

    他们曾经那么相爱,可她却始终想要杀了他。

    “混蛋!”龙魔王突然伸爪,将月初云一把扯过。

    同一时间,一柄魔剑插入了龙魔王头顶的两根龙角之间。

    月初云怔怔地看着那柄剑将龙魔王的生命吸走。哪里还能不明白刚才发生的一切。

    原来是丰城帝君,趁着他们绞缠之际,竟然想用那柄剑吸取她身上的功力。

    龙魔王救了她,却牺牲了自己。

    “快停手,你疯了吗?!”月初云急吼:“他已经是你的魔兽了,你为什么还要杀他?”

    林忘忧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月初云身边,一脸同情地看着她:“你还看不出来吗?你帮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比魔王更可怕的人,他要做什么?你看不到吗?他的魔剑可以吸收别人的功力为己用,否则他怎么可能那么快达到仙帝?

    若是龙魔王不出手,现在被吸干的那个人就是你。”

    “不!这不是真的!”月初云心里明白,可还是不敢相信。

    林忘忧不介意让她看的更明白一点,以她的御兽王冠发出灵犀之镜,打在洛云城身上。

    洛云城身上,黑、白、红三色气息交缠,早已经成魔。

    月初云一咬牙,猛地冲向洛云城。

    正在此时,其他九位魔君业已赶到。

    他们看到的,是一场爆炸,一个仙帝以毕生仙力为引子的爆炸。

    这场爆炸终于打断了那柄魔剑对龙魔王的压制,可惜却并没有怎么伤到丰城仙君。

    反倒是龙魔王,气息奄奄,修为十去其九。

    “众位兄弟助我。”龙魔王眼中落着一颗颗血泪,落地成珠,他却顾不得去管,只是重新激发黑色令牌:

    九位魔王身上各出一道黑光,飞向令牌。

    这才是魔界的部实力,若龙魔王没有受伤,这一击足以击杀一位帝尊!

    饶是如此,现在这一击,还是将洛云城死死压住。

    洛云城高声呼救:“忘忧,救我。”

    林忘忧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龙魔王最后看了林忘忧一眼,飞身进入令牌,以自身血肉和生命之力,点燃最后一击。

    洛云城在这一击中肉身被毁,魂魄消散。

    只有那么一丝,流入魔剑之后,他最后看了林忘忧一眼:“我终于解脱了,如果你不想我再作恶,就收了这柄剑。以后,我们还能并肩战斗。”

    龙魔王与令牌分裂之时,身体也开始逐渐消散。

    在他彻底消失之前,下了最后一道魔王令:

    “众魔王听令,以后魔界将由吾主林忘忧主宰,任何兄弟若敢违背,以魔王令杀之。”

    他们的战斗发生在半空,虽然毁了整个魔宫,在龙魔王和诸位魔王的刻意引导下,并没有波及龙都其他地方。

    而龙魔王最后那句话,却传遍了整个魔界。

    龙魔王受伤太重,又受到洛云城主仆协议的反噬,死得凄惨,就连灵魂也受了重创。

    当林忘忧用御兽控魂之法收起他的魂魄,龙魔王真的已经变成了一条不但实力弱的可怜就连记忆都缺失了的懵懂小蛇,而且是兽魂状态,并非有实体的仙兽。

    林忘忧为了他,还重新打造了一张万兽图,就为了帮他凝练魂魄。

    可惜月初云自爆的太坚决,连魂魄都没剩下半分。

    林忘忧就这么迷迷糊糊地当上了魔界主宰,她最担心的问题还是剩下那九位帝君的反对。

    为此,林忘忧不惜通过神魔之井通到,请了刚进阶帝君的师傅酒剑仙来坐镇。

    谁知煤球一脸嫌弃地告诉她:“怕什么,我和小松他们都已经进阶妖帝了,他们要赶来,我们七个人排六合阵,还怕保护不了你?”

    “可是,为什么?”林忘忧都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龙魔王。”花姐满面含春,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达成心愿突破血脉桎梏,达到妖帝级别:“您的炼兽谱在最后时刻将龙魔王死去的身体炼化,反哺给了我们七个,我们就一起进阶了。”

    “所以你们现在都比我这个主人厉害?”林忘忧不爽。

    “蠢货,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半神了?拥有御兽王冠还蠢成你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煤球愤愤地吐槽。

    这次跟着酒剑仙一同前来的还有东华帝君和北极天的妖帝羽阙。

    妖帝羽阙是来捉女儿,顺便想要狠狠地教训把自己女儿怪带的那个混蛋人类。

    可是在看到她不足千岁的女儿居然已经达到妖帝,还给他拐了个同为妖帝的女婿,夫妻俩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的时候,羽阙已经放弃了原本的想法。

    特别是当小羽涵羞答答地告诉他:“您快做外公了。”的时候,羽阙妖帝更是心花怒发,忍不住问林忘忧:

    “御兽仙尊,您那还有位置不?”

    “什么?”

    “您看我成不?”羽阙帝君一脸贱兮兮的表情,还附送媚眼一双。

    煤球化身女王,一个巴掌甩过去:“滚蛋,想跟着我主人混,门都没有!”

    “这也太凶了,比我家的母老虎都胸。话说,大姐,你贵姓?”

    “哼,你这种低等生物,没资格知道本喵的品种!我是忘忧主人唯一的本命兽,而你,什么都不是!”

    呜呜呜,求别戳痛脚。

    “大姐,你结婚了吗?你看我成不?”羽阙帝君又换了目标,转而去勾搭煤球。

    “滚蛋,老娘对种猪不感兴趣!”

    “你是怎么发现的?”羽阙帝君好伤心。

    另一边,秦寻拉着林忘忧的手:“我们是不是该补办一场双修礼?”

    “连孩子都生了,还有这个必要吗?”

    “那我们,先去把星儿接上来。”

    “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