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园春 > 177|6.城
    81_81987天刚微亮,陆应钊就被宫人叫了起来。不多时,便洗漱完毕。

    他忍着睡意让宫人们伺候着穿衣。直到坐到桌前梳发的时候,终究是憋不住了,一个哈欠就这么直愣愣地冒了出来。

    有宫人看他疲倦,小声劝道:“殿下往后可别睡那么晚了。若是被陛下和娘娘知道了,怕是要受罚。”

    陆应钊一听这话,不乐意了,绷着小脸梗着脖子怒道:“以前受责罚,是因为贪玩晚睡。昨儿我是给媳妇儿做东西来着,可是忙的正事。父皇母后知道了,怎会责怪我?”

    宫人被他说得一时无言。

    旁边一位年长嬷嬷笑道:“殿下这话说得对。殿下昨儿做的,可是好事。但是殿下有没有想过小郡主的感受?”

    “媳妇儿?”陆应钊歪着脑袋想着那个如今吃了睡睡了吃的小丫头,思考了半天,摇头说道:“她能有什么感受啊。”望一眼桌上的东西,复又开心起来,“她看到了这个,肯定很高兴!”

    “老奴说的不是这个。”年长嬷嬷说道:“往后再过些年,小郡主长大了,也是要住进宫里来的。到时候她听说殿下为了给她做礼物,连觉也不睡了,她会不会伤心?会不会难过?”

    陆应钊想了想,有些迟疑,“……或许……会吧……”

    “那殿下为了小郡主往后不伤心难过,现在是不是就该好好休息呢?平日里若想做礼物送给小郡主,不妨下午的时候少玩一会儿,省出时间来做。”

    陆应钊想到那个漂亮的小丫头对着他哭,他到底是心软了,闷闷地点了点头,“好,就依你说的吧。”

    屋内伺候的人对视一眼,齐齐放下心来。

    这下子,大家不用被陛下斥责了。

    还是嬷嬷有办法!

    嬷嬷摇头,笑着朝永乐王府的方向指了指。

    不承认不行。还是未来的媳妇儿分量足!

    要知道,就算是把陛下和娘娘搬出来,这位小主子也没那么快松口啊!

    起床和用早膳的时候或许还能撑一撑,到了上课的时候,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平日里就觉得枯燥无味的功课,困倦之时听起来更觉乏味。

    陆应钊一忍二忍再忍,最后还是没能熬过那瞌睡虫去。一不留神,哈欠就冒了出来。

    教他功课的是齐学士。规矩大,管得严。

    一看陆应钊这状态,齐学士就板起了脸,问道:“殿下可是没睡足?”

    齐大人规矩严,陆应钊挺怕他,闻言老老实实答道:“是。”

    “为什么没睡足?”齐大人喝问道:“殿下的起居时间,不是早已定好了吗?”

    陆应钊的头垂了下去,低声道:“是。”

    “那为何不好好休息?”

    陆应钊张了张口,憋得脸通红,揪着衣角紧张地道:“给、给媳妇儿做礼物呢。”

    他说这话的时候,又是紧张又是害羞,声音有些小。齐大人乍一听,还真没听清。就低喝道:“大声说话。”

    陆应钊被他这一说,胆子突然就大了,豁出去般扬声说道:“我给媳妇儿做礼物呢!”

    捋着胡须的齐大人就愣了下。

    他没料到是这个结果。

    先前陆元睿与他说起这事儿的时候,他顺口问了句,殿下因何晚睡。

    陆元睿没有正面答他,他就以为陆应钊是贪玩,故而如此。

    哪想到是这个缘由?

    其实,齐大人早就知道陆应钊没睡好了。

    陆应钊殿里的烛光亮到半夜,帝后二人又怎会不知晓?

    不过是问过宫人们,知道他是在给那小丫头做礼物,故而没有当面责问他罢了。毕竟孩子是一片好心。

    他们将此事告诉了齐大人,让齐大人授课的时候,留意一下。故而齐大人这次问得比较详细。

    谁知,却问出这么个结果来……

    看着略显局促的陆应钊,齐大人一想到他刚才大声喊着‘给媳妇儿做礼物’时候那视死如归的小模样,就忍俊不禁。

    如今看陆应钊知道错了,也努力在听,他就也不想多为难这个小家伙。

    思量了下,教授完一段课文后,他从课文中引申出去,联系着一些奇闻异事,讲与他听,顺便教他一些道理。

    齐大人博学多识,所讲奇闻异事多牵扯到朝堂之事,几乎都是年幼的陆应钊未曾听过的。因着齐大人刻意为之,这些事情讲解得浅显易懂,陆应钊渐渐入了迷,听得津津有味,竟是忘记了瞌睡。

    整堂课下来,他还意犹未尽。也忘记了齐大人的严厉,走到齐大人跟前,笑眯眯问道:“下堂课您还继续讲这个么?”

    齐大人板着脸道:“课文是必须要讲的。”

    陆应钊垮了脸。

    齐大人想到刚才课堂气氛的融洽,又思量了下后半堂课陆应钊认真的模样,捋了捋胡须,轻飘飘说道:“不过,若你听得仔细,课文讲得快了,后面倒是可以与你再讲些有用的东西。”

    他没明说那‘有用的东西’是何物。但陆应钊却是想到了,当即开心地跳了起来。

    看着他那开心的样子,齐大人叹了口气,笑着与他说了几句话,就也离去。

    陆应钊从齐大人那里得到了好消息,心里头十分舒畅。晃着步子回到宫殿,看到自己花费时间做的礼物,越看越喜欢。当即让人拿了干净的布来细细包好,这便让人准备了车马,往永乐王府去了。

    双胞胎里的小哥哥还在睡着,小妹妹倒刚好醒着。

    陆应钊欢天喜地地去到小姑娘的床边,把包着礼物的布一层层仔细打开。约莫去掉三四层了,这才把礼物亮出来。

    竟是一个胡萝卜。它的表面,雕成了各种花朵。有单层的,有多层的。一个挨着一个,很是漂亮。花瓣轻薄,有的甚至微微透明,一看便知雕花之人花了很大心思在上面。

    小姑娘才几个月大,还躺在床上不会坐。一看到那橙红的颜色,就瞪大了眼睛。在看到上面雕出的各样小花,顿时咧开了小嘴,咯咯笑个不停。还不停地拍着手,样子十分可爱。

    陆应钊欢喜极了。就将手往下伸了伸,又低了些。

    小姑娘杨着手去抓。软软的小手在空中晃了半天,也碰不到那个好玩的东西。

    她伤心了,瘪了瘪小口,泪汪汪的,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陆应钊赶紧把手里的东西又往下移,轻声道:“不哭不哭。”手中握紧那物缓缓摇着。

    小姑娘眨眨眼,忽然一笑,伸手就去抓那东西。

    她力气不大,手也小。可是陆应钊拿得松,被她这猛一碰,没防备下,手中一松,东西就掉了下来,刚好到了小姑娘的被子上。

    小姑娘也不嫌疼,两个手并用,抓起了那橙红之物。小手拖呀拖,就将它给拉到了自己眼前。

    她眨着眼睛,好奇地看着上面的花纹。

    突然!

    张开嘴,一口咬了下去……

    陆应钊没料到她动作那么迅猛,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小姑娘发觉自己啃不动,就又挪了下小嘴,换了个地方继续啃。还伸出小指头,去揪去抠上面的花纹。

    等到陆应钊缓过神来的时候,那胡萝卜已经被毁得七七八八,没有先前得漂亮模样了。

    “不是吃的不是吃的。是玩的。”陆应钊急得眼泪都快哭出来了。

    花费了那么大的功夫,还被齐大人训了一通,结果,小丫头三两下就给他啃坏了。

    虽然……虽然因为她没牙齿,没能咬下来。可是上面原本凹凹凸凸的花样子,却没了先前的模样。

    想到自己花费了那么久的时间和心力,她根本不放在心上,陆应钊嘴巴瘪了瘪,也泪汪汪的了。

    旁边响起一声嗤笑。

    廖鸿先抱臂倚在墙边,哼道:“居然嫌弃起我家宝贝来了。我没嫌你用的刻刀不干净、入口后会让她腹泻就不错了。”

    陆应钊用袖子擦了把眼睛,大声道:“我怕寻常刻刀不干净,特意要了把崭新的,还特意洗干净了,才用它来刻的!”

    “这不就得了。”廖鸿先斜睨着他,“你在刻的时候,就已经想过了,她可能拿起来就咬,所以尽量给弄得干净些。既然如此,现在又在伤心个什么劲儿?”

    陆应钊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廖鸿先又道:“这东西是你送给她的。既然送给她了,想怎么处置,还不是她说了算?那她喜欢啃,你为何不乐意?”

    陆应钊彻底呆住了。

    鸿叔叔这话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

    可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这个时候江云昭刚好过来了,听到廖鸿先这番说辞,也是没辙了。

    她躬下.身子,笑着在陆应钊身旁说道:“钊哥儿,你怕是不知道吧?她这是喜欢钊哥儿的礼物呢。”

    “喜、喜欢?”陆应钊瞪大了眼睛。

    “是啊。她肯把东西放嘴里,那是喜欢。你想想,平日里那么多人给她东西,她能看到许许多多的。那么些个,她能什么都去咬么?小孩子不会说话,喜欢一个东西,只能这样来告诉你。”

    陆应钊听了她这话,越想越有道理。越想,越觉得自己花费了两个多时辰的时间,换来这小丫头临了的一口,真是太值了。

    廖鸿先见陆应钊被江云昭几句话哄得服服帖帖,在旁哼道:“你就惯着他吧。”

    江云昭笑着唤了人来,与陆应钊道:“我准备了点心和果子,让人送去凉亭那边了。你过去吃吧。”

    陆应钊自从在江家待过那段时间后,就最爱吃江府的点心了。王府这边,自然也学了他最爱的那几种的做法,每次他来,都会给他备好。

    听闻江云昭如此说,陆应钊嗷呜一声蹦了出去,欢欢喜喜地去净手。

    廖鸿先回头看看自家宝贝女儿,再往前看看陆应钊,拧着眉问江云昭:“真要把女儿嫁给他?”

    江云昭问道:“你不高兴?”

    廖鸿先沉吟了下,说道:“总觉得他不够好啊怎么办。”又仔细想了想,叹道:“傻乎乎的,还得当皇帝!”

    一想到皇宫里头内宫那么大,有那么多宫殿,他就觉得闹心。

    “我倒觉得,钊哥儿长大后,或许会是一个十分专一的夫君。而且,有月华姐姐她们看着,错不了。”

    江云昭见廖鸿先没接话,就问他:“若不选他,那你觉得谁好?”

    廖鸿先想了想,道:“谁都不够好。”

    他怎么觉得,无论是谁,都配不上自家宝贝女儿呢……

    “那不如就他了。好歹知根知底,往后你也能看着点,不是吗?”

    廖鸿先望着在亭子里吃点心的陆应钊,扶额叹道:“也只能如此了。”

    江云昭看看他,又回头看看已经开始瞌睡的小姑娘,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