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无上仙魔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化婴
    铛铛铛罗川的脚尖和通天骨柱每一次触碰,都能发出空灵清脆的声响,仿佛踩在一根中间透空、流淌河水的铜管上。

    而他头顶的白骨灵光,在遇到通天骨柱后就一直颤抖不停,像是不安,又像是兴奋。

    罗川的心思正放在南幽教子的一番话上,并没有留意通天骨柱和白火灵光的异常。

    一层和二层相距也就百丈,转眼功夫,罗川上了白骨天牢殿二层。

    刚入二层,一股炎灼的气息扑面而来。

    罗川站稳身形,放眼望去,目光所及竟是一片火海。

    火海中的火是白色的,火焰的形状仿佛一串串白骨骷髅,不断地有火焰从地底喷出,飞溅落地,化作身高五丈的白火骨兵,手持火焰刀,肩背三口飞羽矛,在方圆二十步之地来回巡逻。

    “真丹四阶的白火骨兵,光是普通的白火骨兵,就能淘汰九成的修士。”罗川施展天门意念,扫过满层白火骨兵,终于在千步外,发现了第三集团的修士。

    第三集团的修士数量在千人左右,他们能通过第一层,说明他们实力并不算弱。这一集团皆是天南域品宗门、世家里的佼佼者,修为普遍都在真丹四阶。

    上千真丹四阶的年轻修士聚集在一起,即便在天南域历史上,也算很少见,足以说明此次白骨天牢殿试炼的盛况空前。

    “开始吧。”

    罗川头上顶着白中透红的灵光,向前冲去。

    一路上。罗川不断遭遇白火骨兵。真丹四阶的白火骨兵,在罗川的拳头下土崩瓦解,化作白骨火源,被罗川吸入腹中,充作先天本源,用来修行。

    行出千步,罗川击杀的白火骨兵已超过五十头,头顶的白骨灵光再度高升,达到二十丈。

    第三集团的修士在白火骨兵的截杀下,举步维艰。不少人已经放弃。只等七日期限过后,试炼结束,撤离白骨天牢殿。

    呼

    罗川的身法快得只剩下一道残影,在空气中发出阵阵破风声。

    残影所到之处。白火骨兵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崩散、瓦解、融化。

    而罗川头顶的白骨灵光也在飞快增长。转眼已超过二十丈。

    “你们看那是谁”

    “不知道。像是刚刚从一层上来。”

    “不会从一层来。此人的功力远超我等,难不成他是青仙榜上前十的强者”

    “不可能。他头顶的白骨灵光比周不臣、宁天行还要高。”

    “你傻啊你怎么知道不会是他们为了摄取更多的白骨灵光,而回头再杀一遍。你忘了开始试炼前执法盟会长老说的话白骨灵光对于通关很有帮助。越往上层,白骨灵光越能发挥奇效。”

    “那也不可能。只有天华宫小怪物凭借一人之力,仅用二十合就打散了最大的那头白火骨将,第一个通过二层。除此之外,就连浪心剑仙和谛命侯爷也是联手才斗败了那头白火骨将你觉得他们会冒着生命危险独自重走一遍”

    二层的修士们议论纷纷。

    被罗川一番冲击,修士们的压力减少了许多,得以继续向前迈进。

    当罗川到达二层尽头时,通天骨柱前,空无一人。

    第三集团的修士虽然强过停留在一层的修士,可和第二集团的修士仍有很大差距。第二集团的修士已经全体进入三层,第三集团的修士却连二层的玄梯入口也没能达到。

    亏得罗川一番冲杀,旧的白火骨兵被毁去三成,新的白火骨兵还没有复活,给了第三集团修士可趁之机,终于有一批修士开始接近玄梯入口。

    玄梯入口前,罗川停下脚步,看向悬浮在通天骨柱前的那头白火骨兵。

    和一路所遇的白火骨兵不同,这头白火骨兵身高二十丈,全身上下燃烧着骷髅鬼火,双肩套着白骨刺铠,左手骨刀,右手骨盾,气息深厚,超过一层的白骨守卫,达到化婴一阶大圆满,只差一线便能突破化婴二阶。

    这显然不是普通的白火骨兵,相比较一路所遇的白火骨兵,它已能称作白火骨将。

    “哈哈哈”白火骨将发出一阵凄厉的笑声。

    一道道白色的火气从它口鼻中喷射而出,竟像一场席卷天地的冰雪。

    不远处第三集团修士被火气所慑,不敢上前,纷纷后退,直退到百步外才停下,胆战心惊地望向白火骨将。

    白色火气击中罗川,罗川纹丝不动,肉身中的极寒血性爆发而出,将漫天白色火气凝结成霜,轰然落地。

    白火骨将眼中闪过一丝惊疑,眉骨皱起。

    背对第三集团的修士,罗川手腕一翻,被南海仙葫炼制的三丈青叶刀落入掌心。

    手拖法宝长刀,罗川向白火骨将走去。

    以罗川如今的修为功力,越过大境界的桎梏,击杀寻常化婴一阶不成问题。至于化婴一阶大圆满的存在,罗川尚没有战过。

    放在平时,罗川或许会试一试。可今日罗川一心只为第四片地龙骨和激活圣猿的灵饵,丝毫不给白火骨将机会,直接取出三丈青叶刀,手腕一抖,长刀卷起百丈流光,宛如洪水泄堤,斩向白火骨将。

    白火骨将眼神凝重,悬浮在半空,身体一抖,瞬间崩散成一片白色火海。

    第三集团的修士们老远看着,满脸惊疑,不知白火骨将要做什么。

    刹那后,从白色的火海中升起一根根过丈白骨。

    那是白火骨将自己的骨骼,在白火中分裂、重组。转眼化作一口长达百丈的法力骨刀

    骨刀像是刚从沸水中取出,从刀刃到刀柄,都冒着丝丝白烟。白烟升上半空,化作一股灰风,风中鬼哭狼嚎,隐隐还能看见一头头面目狰狞的骷髅鬼怪。

    “法力通玄道法之力”

    罗川手中的三丈青叶刀已然下劈,就将碰上半空中那口法力骨刀时,猛地拉回。

    眼睛一闭一睁间,罗川脑海中闪过许多道法念头。

    有九龙君的修行理念,有罗川从远古天南域的天道峰上悟出的百道。也有罗川自己关于突破化婴境的猜想。

    在看到法力骨刀的一刻。这些道法念头渐渐聚拢在一起,就好像原本各自流向的水流,终于在最后流淌到了一起。

    罗川的修行之道,所学繁杂。光是九龙君的记忆中。就拥有许多不同的上道理念。这既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在于罗川能够学遍百家之长,触类旁通。

    坏处却在于。一个人的上道,永远只有一道。罗川注定要比其余的修士,多出一个漫长的整合过程――将不同的上道理念融会贯通,形成他自己的上道理念。

    仙道无情,处处凶险。

    从罗川继承九龙君记忆的那一刻起,凶险就已经埋下,无处不在。

    到如今,他已渐渐从九龙君的影响中走出,以九龙君为踏脚石,开始一条属于他自己的上道之路。

    这些上道理念,若能融会贯通还罢,若是无法融汇,罗川的道心境势必会受到冲击。

    这也是罗川一直迟迟没有去参悟通玄道法的原因之一,因为他知道,最好的时机尚未到来。

    眼下面对法力骨刀,罗川也不知哪个念头抽动,数年的积累在这一刻水到渠成,念头通达,空灵见性,一举领悟出属于他的通玄道法。

    面对白火骨将,罗川拉回三丈青叶刀,下一刻,再度劈下

    他的全身上下,萦绕着一圈奇异的光影,像是火光,又似雷华

    天雷地火从罗川下腹和胸膛钻出,分别来自黄庭和灵台。

    原本潜藏在罗川体内深处的先天本源,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将罗川的功力推上巅峰。

    转眼间,已经迈过了真丹四阶巅峰

    这一步迈出,水到渠成,毫无阻拦。

    嘭

    三丈青叶刀和法力骨刀激撞在一起,发出无比空灵的一声。

    “九死求一生原始证本真我的化婴之道,便从此开始。”

    罗川脚踩白骨殿,刀劈半空中的法力的骨刀,他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涌动着天雷地火,结合先天本源,淬炼着罗川的生命元气,将生命元气引导向另一个更高的层面。

    罗川这一刀,所使的依旧是功力,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再使用功力。

    青叶刀劈落,法力骨刀一分两半,化作一根根断裂的白骨,半空中响起白火骨将痛苦的嘶吼。

    轰隆

    雷声从天头传来,遥不可及,竟是来自白骨天牢殿外的无尽天穹。

    而罗川脚下的地面,开始变得滚烫火热,他隐隐感觉到地心之下,一股蕴藏着无穷古蕴的火焰正在升起,对准向他。

    化婴之劫,天雷地火,淬而成婴,洗炼法力

    罗川身处天雷地火之间,即将渡劫

    这时,罗川的天门意念被突破的契机引动,飞射而出,前后左右上下两百里之地,罗川的视野中。

    目光落向白骨天牢殿三层,罗川瞳孔一缩。

    三层之地,一场乱战第二集团的修士,正厮杀在一起

    很快罗川看到了几道熟悉的身影:华飞、吕伯牙、颜道名、洛飞、唐嫣儿、殷尘皆是空虚山界的核心弟子,此时正在天华宫、昆庭山、南幽教弟子的攻势下苦苦挣扎。

    除了三宗弟子外,第三层的白骨守卫也杀向空虚山界弟子,竟和天华宫形成联手之势,场面惨烈而又诡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