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无上仙魔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罗川来了
    “东七人,去攻它下路”

    “西十人,去堵白骨守卫西侧的退路,不要让它跑了”

    “南十人你们从正面进攻,隔百步射发飞剑,给它压力”

    “剩下的道友们,全都御剑游战小心不要被它缠住它的白骨烟罡中含有剧毒,碰上了就能让人真丹萎靡,身魂俱灭”

    南幽教的年轻修士发号施令,安排着团战的进攻方式。

    没过多久,从东面响起一阵惨叫,三名攻击白骨守卫下盘的年轻修士一不留神,被四翅白骨守卫一口白骨烟罡扫中,真丹萎靡,肉身宛如尸干缩成一条,扑通倒地。

    “池道友,我等撑不住了”

    “不行这样行不通”

    东边剩下四人不敢再攻,同时向后撤退。

    三人死,四人退,原本严谨的杀阵出现了一个无法弥补的破绽。

    四翅三头的白骨守卫眼中闪过血光,双臂张扬,瞬间化作两口十丈长的白骨罡枪,罡枪裹挟白骨烟罡,横扫向围攻它的修士。

    年轻修士们哪敢去挡,纷纷倒退回防,杀阵破散

    “池道友还是不行”

    “再这样拖下去,难不成我们要被困死在一层”

    “池道友你可有什么好办法”

    三十多名修士纷纷将目光投向那名南幽教修士。

    南幽教修士池宇眉头紧锁,他是南幽教这一代第十三教子。虽然在一众教子中排名垫底,可放在普通修士中,他绝对算是出类拔萃的存在。

    他所知道南幽教最厉害的杀阵战法,已经都试过一遍,十多套战法试下来,联合三十多名修士,也没能奈何得了眼前的白骨守卫头目,最好的结果不过是和白骨守卫战成僵局,其余无不是像刚刚一样,一败涂地。

    “诸位”

    池宇皱着眉。刚准备说什么。就在这时从身后掠来一路烟尘。

    那一路上白骨守卫形同虚设,在当先那人身前灰飞烟灭,没有半点阻碍。而在那人身后,跟着数百名修士。宛如一字长蛇。颇为壮观。

    “这是什么阵法”池宇一脸古怪:“一字长蛇阵”

    “哼。我们在这打了半天,累死累活。他们这时来,难道是来捡便宜的”

    “放心。玄梯入口狭窄,最多只能容纳五人并行,他们进不来的。”

    “本道倒是要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池宇身旁的三十来名修士面露不悦,纷纷抗议。

    还没到近前,那条“一字长蛇”就在玄梯前停了下来,数百名修士盯着通天骨柱上的白骨守卫,神色各不一样,却没有一人再敢向前。

    唯独“蛇首”那人依旧保持着之前的身法速度,像是一阵烟尘,掠过玄梯入口,直冲向通天骨柱上的白骨守卫。

    池宇和那三十多名修士愣住,随后笑了起来。

    三头四翅白骨守卫有化婴境的实力,即便是前面第三、第二集团,也是多人合阵联手,才将它打灭一次。

    那人独自一人冲向白骨守卫,是他没发现身后都已停下,还是他压根不知白骨守卫的厉害。

    白骨天牢殿一层,通往二层的通天骨柱前,所有人都用看傻子的目光看向罗川,唯独一人例外,那便是这一层的白骨守卫

    三头四翅的白骨守卫死死盯着罗川,三张白骨森然的鬼面上写满凝重,六只血红的眼珠子里透着浓浓警惕。

    普通修士自然察觉不出,可身为一层的关主,白骨守卫又怎会感觉不出来者身上隐隐流泻出气息有多可怕,仅仅是无意中流露出的一丝,就已经超过了两天前第一拨闯过它的那些天才修士。

    白骨守卫虽能死而复生,可每死一次,再被白骨煞气复活,其中的痛苦过程并非它想要承受的。

    噗

    又是四条白骨巨臂从白骨守卫双肩生出,六条长臂,化作六条白骨长枪,裹挟密密麻麻的白骨烟罡,快如闪电,攒射向罗川。

    白骨烟罡扑中罗川,转眼却像雪花一般崩散开,没有一颗能够钻入罗川体内。

    看向行动自如的罗川,白骨守卫脸色大变。镇守第一层这么久以来,它从没见过中了它白骨烟罡还安然无恙的人。

    白骨守卫心中杂念刚一生出,罗川已冲到面前,抬起肉拳,拳化流光,宛如星坠,砸向六条白骨长枪。

    嘭

    拳枪相击。

    罗川纹丝不动,一道裂缝从白骨枪的枪尖生出,随后向四面八方游走蔓延,直游走到白骨守卫的身上,密密麻麻。

    白骨守卫低下头,吃惊地看着自己正在破碎的身体。

    一声巨响,十丈来高的白骨守卫碎裂成千百块白骨,轰然坍塌。

    罗川收拳,盯着身下正在融化流失的白骨,手一扬,一块块白骨受到无形浮力的引托,漂浮在半空。

    罗川天门意念一扫,在他身前,大小白骨共有三千二百一十三块,其中有四十九块白骨晶莹如玉,通体透明,呈圆珠状,在这四十九块骨珠中,蕴藏着水流状的浓稠液体。

    似乎感觉到罗川的注视,四十九块骨珠全身一颤,便要向地下逃去。

    “给我定住”罗川低喝一声,悄然施放音攻二重境,天河般的气机涌出,将四十九块骨珠困在当场,动弹不得。

    一段记忆回闪过罗川脑海,来自九龙君。

    “寻常的白骨守卫死后,会化作白骨灵赟流泻。可作为守关的白骨护卫,如你。已经拥有了独立意识和智慧。就算被人杀死,只要留着这四十九颗装满最浓郁白骨本源的神珠,你就能入地重生。可若没有这四十九颗神珠,你就算彻底被杀死。”

    四十九颗白骨神珠像是听懂了一般,齐齐一震,发出嗡颤声,像是在向罗川求饶。

    “白骨天牢殿不允许化婴境之上进入,限制只在入口处。这里既然能存在化婴境的白骨守卫,为何不能有化婴境的修士。不如就在这,突破化婴境”

    一念生出。罗川再无法压下。

    大手一挥。罗川掌心多出二十九颗白骨神珠,指影弹动,白骨神珠纷纷破碎,就好像被敲开的鸡蛋。一股股白骨本源流泻而出。未等消散。就被罗川张口吞入腹中。

    二十九颗白骨神珠的本源之力差不多抵得上罗川三年的修行随着白骨本源炼化吸收,罗川的功力再度提升,距离突破化婴境的临界点。已然不远。

    “道友就这么私吞不太好吧”

    从罗川身后传来不悦的声音,池宇身旁的三十多名修士无比眼红的盯着罗川手中的白骨神珠。他们如何看不出,罗川手中的珠子是这一层最大的收获,比空气中所漂浮的全部白骨灵赟都要精纯浓郁。

    “我说道友若非我们在这消耗了那怪物成的元气,你岂会这么轻松”

    “就是那些珠子,理应分给我们”

    “道友已经吞食一大半,剩下也该属于我们了吧。”

    修士们说话间,罗川又吃了两颗白骨神珠。他的身体上下萦绕起一圈灰淡的罡雾,头顶的白骨灵光隐隐泛着血光,长达十丈,快要冲上一层殿顶。

    白骨灵光的浓度和高度,代表着击杀白骨守卫的数量,罗川头顶的白骨灵光比那三十人加起来还要高。

    三十来名修士虽然不满,倒也不敢和罗川动手,只能红着眼对罗川指指点点、骂骂咧咧。

    “池道友,你倒是说句话啊。”

    “这位池道友是南幽教教子,你若再不把珠子给我们,等池道友回去禀报宗门,你和你的宗门都别想安省。”

    “道友,你可是想得罪南幽教”

    三十来名修士看着罗川身上异象,眼红到极点,不由将池宇搬了出来。

    “闭嘴。”池宇脸一冷,打断修士们喧哗。

    盯着罗川的背影,池宇心跳加快,不知为何,他想起了一个人,可那个人已经惨死周京,绝没有可能出现在这里。

    沉吟良久,池宇拱手问道:“不知道友是”

    这时,罗川已经吃完了最后一刻白骨神珠,抬脚刚要登上通天骨柱,余光落向池宇的腰牌,脚步一滞:“南幽教的你这一路上,可曾见过周不臣”

    周不臣

    池宇身躯一震,眼中闪过惊骇之色,盯着罗川背影,心中那个名字已经呼之欲出。

    听到“周不臣”三个字,白骨一层的修士们都露出崇敬仰慕之色。

    击杀南幽教子,叛出南幽教,周京一役和罗上师同闯四方仙城阵,击败六部道藏第二的少将军,成为罗上师打穿四方仙城一战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

    “究竟见没见过”罗川转过身,盯着池宇。

    当那张在周京大杀四方,杀得六部道藏如同丧家之犬的面孔出现在众修士眼前,所有人都呆住。三十多个向罗川讨要骨珠的修士更是呆若木鸡,片刻后已是哭丧起脸,满头大汗。

    “浪心剑仙和谛命侯爷早在两天前就已打通第一关,那时还身处第一集团领先行列。”池宇平复下心情,毕恭毕敬道。

    他虽然出身南幽教,对罗川却是十分敬佩。

    周京乱局,古月峰身死,罗川亦传被大周国师击杀,天华宫小怪物成了最大的赢家。

    浪心剑仙和谛命侯爷虽也闯入白骨天牢殿,可在和小怪物的对抗中,却处于绝对下风。

    谁都以为,这次白骨天牢殿试炼的头名,将毫无悬念的被小怪物获得。

    就在这时,被传已死的罗川罗上师,再度出现,并以惊人的方式彻底杀死第一层最大的白骨守卫。

    点了点头,罗川转身,脚踩通天骨柱掠向二层,在他身后是近千双充满敬服和期待的眼睛。未完待续。。<dd>